[古风]蓉千风传奇(29)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10.15 13:30* 字数 1857

上一章-情魇尽落

小说目录

第二十九章-拓南情缘

想不到第一个来“看望”她的,竟是老奸巨猾的上官云嫣!不过那不叫看望,叫冷嘲热讽,叫毒打。上官云嫣命人打开牢门。她双手放在臀后,悠闲自在大步跨进牢房里。然后走到千风跟前,半弯着腰垂头瞧那可怜兮兮的千风,不自然而得意地边摇头边打量千风,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后嬉皮笑脸地说:“哼,怎么样?现在知道什么是天伦了吧?执着!!你看你,人不人的,竟敢暗恋我弟弟,真是不知羞耻,他只是出于好心,你还把自己不当外人啦?!”

见千风没苏醒,她便叫人端了杯水来,狠狠地泼醒了千风。她瞪大眼,继续逼真地说:“蓉千风,落得如此地步,一切是你因为你的非分之心。花脖鬼,就是令人没有半点可怜惜之处,你记得,我会让你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这上官云嫣好像和她有仇似的,恶狠狠地对待她。从上官云嫣知道身为花脖鬼的千风暗恋尘夕之时,云嫣边恨透了她。

“你想干什么?”千风显得纤弱,虚虚地问。

“干什么!我要一点点磨灭你!”上官云嫣咬牙切齿,瞪青了眼,双额间青根爆出。

“你可以杀我,但我求你不要杀他们!他们是无辜的……”苦苦哀求,却遭云嫣一掌给打得溅血。

她一动不动地晕死在那儿,嘴角留着些血。

……

千风感觉撕心裂肺一般,身上似乎没有一处在流泪,可她却还想着要如何坚强;也许,真的要到他遍体凌伤时,才甘愿死心吧!她已陷得够深了,在地上挣扎,一丝血迹刻在地面上。

沙土一般漆灰的地上,荡着一种沉重的脚步声。她已发觉有人迎来,她再也没抬起头来,就如双目失明了般,双肘挎在地上,趴着在薄干草上,问了句“是谁?”这一声音显得苍白无力,这这证明了她心如磐石,磐石正要压碎她的心。

“千风……”这熟悉的声音。她方才知道这是昨日的他。

“阿拓哥……”她那和着血的牙齿露了出来,这让她有一些些喜出望外,“你还知道来天牢看我……如今,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不要为荷贺兰姑娘的事伤心。”

“不,千风。我好好活下去,那你呢?我一定会为你报仇雪恨,洗清冤屈的!你明明就没有错。”

“不要、不要。万万不可以,对也好,错也罢。事情到这个地步,就结束了吧,你不要再做任何无畏的牺牲了!大家都收手吧,各退一步。我们不要再去做任何无关紧要之事。但至少你能来看看我,维护我们之间的缘分,那便也足惜了!”她带着有些透彻的失望,甚至是为绝望,她处处只想到自己只死换毕和平。这番话使宇文拓哑口无言,启发颇大。看着他抹着眼角些许的泪伤心地离去,千风既是安心又是不舍。

隔了几个时辰,似乎又有人来到——

明南端着几样可口的饭菜悄悄地走进来,踏入牢门里面。然后随即半蹲在地上,把菜放在将要香销玉殒的千风跟前,安慰般且愧疚地说:“千风,一切的一切皆是大哥的不负责任。我知道,事情已经没得弥补了,这些菜,乃是我最后的一片心意,我希望你能吃下。”明南的心中是多么寒酸,默默地自责:千风啊!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你不吃下这些,你绝不能挺过明天的酷刑的,对不起,请原谅大哥。

“生生死死,又何如赌这一顿饭呢?若可挽回,那便好矣!明南大哥,你知道吗?你算是我唯一的朋友、亲人了!你找到柳夏后,和她说,我和她,来世也再做好姐妹……”她哽咽了。有些泣不成声,明南也从话中读出来了,这世间有多么残酷,至刑,亦不过是分离!

他的眼里蹦出泪来,紧紧地搂住了千风,细声说“一定,一定”

所谓缘定拓南,不过是与明南、宇文拓有过后世之交,这份情意,伴随着她,像一只零落的飞蝶,飘飘洒洒,一不小心却浸没于水花之中。

千风吃下明南的那些菜,心中感到无比畅快。可她却不曾想到明日,她会迎来怎样的酷刑,虽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却不知她还能笑着走到生命最后一刻么?她这一生的最后一句话又是什么?这种种无疑关乎生死的结果,不断地环绕在她的脑海里。

次日,接连一阵的呐喊命令声,再加上一股泼辣臭酸的污水洒在脸上,一个健壮的侍卫用他那刚劲有力的手狠狠地拽起她,“醒醒!”他叫道。

千风眼圈红红的,眼白中泛着几根血丝。嘴唇干白,显得憔悴不已,一副朦胧惺忪、无精打采的瘫软样子迫使那侍卫抡起拳头来,狠命地揍了她一拳!啊!这一拳,灼灼巨痛,闪在嘴角——从刚刚不定神的眼睛变成了圆大的眼瞳!鲜血四溅横扫,她站得踉跄,差点坠倒,鲜红的血洒透在四壁上,一滴一滴得滴在一堆干草上。

“今日我昆仑山除花脖鬼。走!”那人瞪着千风说。

“什么?!”

只见他推着千风走出牢房。

不知要去哪里,这让她很不安,一会儿揍一会儿踹,她真不知道下一刻自己是声是死,这可怕的人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处置自己?

这种种疑问真是戳骨,她心中无声地喊着:苍天!快给予我生的希望!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