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荣国府,充其量就是个有钱人家

在红迷的眼里,估计大部分人都认为,荣国府才是贾府真正有权有势又有钱的人,而宁国府,不过是荣国府的陪衬罢了。更何况,《红楼梦》的主轴,是以贾宝玉和林黛玉的仙缘为中心来展开的,也就是说,是以荣国府为主叙述贾府及四大家族的兴衰。

更何况,荣国府还出了一个贵妃娘娘——元春。这一个身份,足以让荣国府的地位超过宁国府及贾府的权势高于其他三大家族的权势。

然而,这是个错觉。我们先来简单说一下贾府的权势是否高于其他三大家族,薛家自不必说,不过是皇商,并无实际权力,这也是薛家为何一开始走的是送宝钗进京待选的重要原因。薛蟠因为香菱打死冯渊一案,之所以很快被平息,看起来是贾政提拨了贾雨村、贾雨村报恩兼自保的结果。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雨村便徇情枉法,胡乱判断了此案,冯家得了许多烧埋银子,也就无甚话说了。雨村便疾忙修书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之言寄去。

结案之后,贾雨村写了两封信分别寄给贾政和薛蟠的舅舅王子腾。贾雨村为什么会给王子腾写信告知案子的结果?按理说,连贾政都攀不上的贾雨村,又怎么可能一下子认识王子腾?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贾政帮助贾雨村这件事情,实际上是贾政求了王子腾。换句话说,贾雨村之所以东山再起,是王子腾帮了大忙。

史家,贾母的娘家,也是因为元妃和王子腾的关系,得了皇上的恩典。然而实际上在走下坡路,这在史湘云出场的时候,已经从尽量减少使用下人,许多针线活儿是史湘云亲自去做,且常常要做到很晚了来暗示给读者了。所以,即使有实权也无法与王子腾相比了。

而贾家的盛世繁华与权贵无二,固然有元妃的缘故。但很多时候,也还仰仗王子腾的权势。比如鲍二家的自缢后,阻其娘家亲戚申诉,并左右都察院审理张华一案的,都是王熙凤依仗王子腾的权势所为。

虽然贾府在四大家族排名第一,其他三大家族都与其联姻,《红楼梦》的主线又是以贾府为主。但实际上,贾府不过是依靠祖先的功德,世袭了爵位来维护现世的繁荣罢了。尽管有元妃,也无非是得了至高的名誉、尊贵的身份而已,并无实权。真正有实权的,是王子腾,而且这王子腾一直是依靠自己的才能得以步步高升,初始为京营节度使,什么是节度使?相当于现在的一省书记兼军区司令。换言之,王子腾手握兵权。等到薛姨妈一家三口即将进京时,王子腾又升了九省统制,这个应该是作者虚设的职位,但还是掌管官兵的。后来还不断升官,又升任九省检点,继而九省总督,再后来荣升为内阁大学士亦即宰相,官居一品。

看一看护官符里说的: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官,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薛”,珍珠如土金如铁。包括贾家在内、并史家与薛家,说的都是世人想象不到的荣华富贵,就是这三大家族非常有钱的意思。但说到王家,“龙王来请金陵王”这极有可能是暗喻皇帝对王子腾的态度。为什么龙王要亲自来请王子腾?如果不是有实权、有极其深的关系,何必用“请”字?

无论是世袭了爵位的贾府还是史家,到后来的官职都与王子腾相差甚远。贾府里,贾政只是个工部员外郎,从五品之官。当初宁国公是个“一等将军,京营节度使”,宁国公的后代,袭一次官,就要降一等,所以宁国府贾珍所袭的官爵,也不是很高。贾赦的官爵可能与贾珍一致,或者仅仅比贾珍高一点。史家当初的爵位是“侯”,其家族的光景已大不如从前。所以,虽然四大家族的排名是贾史王薛,但后来真正有权有势又有钱的是王家。也就是说,贾家排名第一,发展到后来,不过得的是名分而已。就像元妃,带给贾府的,无非就是至高无上的荣誉,而这个无人能及的荣誉,使贾府更快地走向了衰败。因为早就内囊尽上的贾府,建一次大观园,就耗费了所有。

这是从四大家族来讲一下贾府的实际情况,就一句话,贾府不过是有身份有荣耀有钱的人家。这身份荣耀是祖宗和元妃带来的,这有钱嘛,大抵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得来的,即大部分钱财都是老祖宗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所以,贾府到了王夫人、王熙凤掌管家务的时候,已经入不敷出了,无非撑着脸面罢了。

那么,把视线从四大家族拉回到贾府,再来看看贾府内部的实际情况。贾府因为长房二房的关系,分为宁国府与荣国府。宁国府贾敬、贾珍世袭官爵,又是长房。荣国府是二房,二房的长子贾赦世袭官爵,次子贾政是得了皇恩,额外赐了个工部员外郎,从五品之官,并无实权,这也是为什么帮助贾雨村复职的时候,贾政找王子腾的缘故。

在过去,即使二房拥有荣耀无比的身份地位,在进行一些正规的大型事务时,仍没有资格参与。书中有几处的描写,都说明了这种情况。比如: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中,描述了贾母与子孙进宫的描写。

已到了腊月二十九日了,各色齐备,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次日,由贾母有诰封者,皆按品级著朝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着众人进宫朝贺,行礼领宴毕回来,便到宁国府暖阁下轿。诸子弟有未随入朝者,皆在宁府门前排班伺侯,然后引入宗祠。

至次日五鼓,贾母等又按品大妆,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兼祝元春千秋。领宴回来,又至宁府祭过列祖,方回来受礼毕,便换衣歇息。

这段描述四次提到宁国府,出发时从宁国府出发,回来时也是先到宁国府暖阁下轿。即使那些未随入朝的诸子弟,也必须在宁国府门前排班伺候。


随后,贾母又带领众子孙祭祀:

只见贾府人分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垫、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兴拜毕,焚帛,奠酒。礼毕,乐止,退出。众人围随贾母至正堂上,影前锦帐高挂,彩屏张护,香烛辉煌,上面正居中悬着荣、宁二祖遗像,皆是披蟒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像。贾荇、贾芷等从内仪门挨次站列,直到正堂廊下,槛外方是贾敬、贾赦,槛内是各女眷。众家人小厮皆在仪门之外。每一道菜至,传至仪门,贾荇、贾芷等便接了,按次传至贾敬手中。贾蓉系长房长孙,独他随女眷在槛里,每贾敬捧菜至,传至贾蓉,贾蓉便传于他媳妇,又传于凤姐、尤氏诸人,直传至供桌前,方传与王夫人。王夫人传与贾母,贾母方捧放在桌上。邢夫人在供桌之西,东向立,同贾母供放。直至将菜饭汤点酒茶传完,贾蓉方退出去,归入贾芹阶位之首。当时凡从“文”旁之名者,贾敬为首;下则从“玉”者,贾珍为首;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首:左昭右穆,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些空地。鸦雀无闻,只听铿锵叮当,金铃玉佩微微摇曳之声,并起跪靴履飒沓之响。

我们看一下贾府祭祀的排名: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垫、守焚池。贾敬贾赦均为长房,贾珍贾琏贾琮也是长房之子,作为二房的子孙即使再受宠,也只有捧香的份儿。而身为远房子孙的贾菖、贾菱,就是做展拜垫、守焚池这类活计。

另外,那个时代,即使同一家族之人,男女也是不能随便见面的。但作为长房长孙的贾蓉却可以随女眷在槛里。而且,独他随女眷在槛里。直至将菜饭汤点酒茶传完,贾蓉方退出去,归入贾芹阶位之首。当时凡从“文”旁之名者,贾敬为首;下则从“玉”者,贾珍为首;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首:左昭右穆,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

在贾母率众打醮看戏这一事件中,又是宁国府贾珍贾蓉父子抛头露面负责在清虚观打点上下一应事务,而不是贾赦、贾政、贾琏等人。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告诉大家,宁国府世袭官爵,又是长房,去宫里都是宁国府长房一干人陪着贾母、邢夫人、王夫人。有重要事情,都是宁国府贾珍贾蓉父子俩负责。贾母作为贾府的主母,邢夫人、王夫人又是诰命夫人,所以,这三位女主,贾母是贾府当家主母,这个自不必说,而邢夫人和王夫人,才应该是荣国府当家媳妇。但贾赦与邢夫人不受贾母待见,所以给派往别院居住,荣国府的正房由贾母和二房贾政住着。也难怪贾赦后来用一个笑话来暗示贾母偏心,这在讲究长幼有序的过去,是不合规矩的。

当然,也只能仗着贾母在贾府的权威,家族里可以不合规矩。在面对诸如进宫朝贺、祭祀、去清虚观这些大事件上,贾母必须遵守长幼有序的规矩。由此可见,宁国府比荣国府有实际的权力,至少,宁国府必须担当家族重任的。而荣国府,如前面所讲的,尽管出了个元妃,不过是得个虚名上的荣耀罢了,并无实际的权力。因此,我才说,荣国府不过就是有钱人家而已。然则,这个有钱,也是依靠祖先及上一辈人积攒下来的财富得来的面子。再往大了说,整个贾府,也就是个拥有至高荣耀却无实权的有钱人家。所以,元妃一死、贾府的钱财也彻底亏空之后,就算不被抄家,贾府也势必如山倒,再难起家。所以啊,无论你现在多有钱有势,又有多显赫的荣耀,都不要得意忘形,上帝让谁灭亡,必先让其膨胀。人之所以会膨胀,就是太容易得意忘形。即使是个人,也如此,切记切记,小心方能驶得万年船。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