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的:

刚刚过去的周末在广州上江浩老师的私教课,周六的晚上我们大家在老师房间喝酒聊天。

酒酣时分,兴致正浓,大家纷纷要求老师帮自己用排列的方式看看今后的导师方向。

在我的呈现中,我对课程有投射,因此无法吸引来学员和市场。投射成什么呢?投射成我堕胎的孩子。


第二天中午没有休息,下午上课没多久就撑不住了,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恍惚中好像回到我家的厨房。我站在水槽柜子前面,弯腰打开了柜门。左侧靠墙处放着一个硕大的纸质手提袋。我很好奇怎么会有这样一个袋子,就伸手把它提了出来。就在袋子拿出来的同时,我看到里面有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我不记得他有没有哭,好像没有的。孩子的眼神有点伤心和幽怨,就那样看着我。顿时,我非常愤怒,心想:谁这么残忍,把这么小的孩子放在这!然后,我就突然惊醒了。


面对堕胎孩子是我必须要做的。去年秋天在私教课上第一次做排列的个案,议题是金钱。我挣不来钱,也留不住钱。最后排列呈现出来的是,其他人都看着坐在地上的堕胎孩子的代表,而唯独我不看。场域是凝固的,而我呆若木鸡。

我知道在我这个梦里,那个孩子就是我堕胎的孩子,那个厨房水槽的柜子就是我的潜意识。我一直不看他,所以被放在那个手提袋里。现在,我把他拿了出来……

写不下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约摸我是已经疯了。 昨晚准备睡觉的时候,脑海中飞速的闪过许多许多恐怖的幻象,许多许多许多,快到都看不清楚了,而且接...
    嫏嬛素素阅读 15评论 0 1
  • (一) 明亮的洞房点着将近一百只红色的蜡烛,五对大红的喜字贴在窗户上,婧瑢脱下洁白的婚纱,换上大红的凤穿牡丹旗袍,...
    婳珏阅读 55评论 2 1
  • 马小河经常做梦。 小时候马小河很孤独,他找不到人说话,于是内心憋着的话语到了晚上就变成了梦。这些梦大多色彩绚丽,迥...
    Kris阅读 133评论 0 3
  • (文|大小简) 1. 下班回家,看到阳台上晾着男式红背心,我心里咯噔一下:糟糕! 晚饭时,我对老爸说: “谁给你买...
    大小简阅读 230评论 1 0
  • 你们是落入凡辰的星星 闪耀着独特光芒 你们的世界如此奇妙 要我们用心才能不缪 我的星星啊! 你将如何表达情绪? 追...
    静待一朵花开阅读 5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