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般青年餐厅》(14)

忙过了除夕夜,张家伟给工人都放假回家过年,行前叮嘱道,

“大家在外忙了一年,待会儿领完工资就都回家过年吧,我准备了一点年货,每人一份,代我向你们家里的老人问好,我们正月十五开业,我一早会在门口等你们,大家都按时来,我给发开门红包,图个吉利,迟到的可就没有了。”

在张家伟的心目中,这些工人都是他团队的一分子,经过他的培训已经是熟练工人了,现在基本不用他在旁指导也能把工作完成得很好。二般青年餐厅是小本生意,给工人的工资是市场平均水平,没有什么优势,现在人员流动性很高,他担心这些工人回到家,和村里同样外出打工的人一比较,过年后可能就不再回来了,所以张家伟在不想提高工人工资的前提下,只能以感情留人,善待这些工人。

大年初一,张家伟去给丈母娘拜年,吃了中午饭就自己回家了。莹莹从小和外公外婆亲,放假后嫌家里冷清基本就住在外婆家。张家伟父母早亡,又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可以走动,以前妻子小梅在的时候,还可以跟着在丈母娘家混,现在方小竹回家了,他呆着不自在,也就早早告辞了。窝在家里看了一天电视,实在无聊,张家伟去二般青年餐厅里坐着,算是早早就开门营业了。过年前三天,人们都忙着团聚,没有人在外面吃饭,阳光商贸街其他的店铺都关门歇业了,张家伟白天在店里自己做饭自己吃,晚上丈母娘叫就去丈母娘家吃。到了初四,才迎来了二个客人:江大川和史小雨。

“家伟,我没有地方去,看你店里开着门就进来坐坐。”离婚后的江大川和张家伟一样,孩子被前妻带走了,家里剩他一个人,早就想到张家伟这里混饭,但大过年的,有点不好意思,忍到初四,才又过来了。

“我也是看到你店门开着,进来看看,原来水上漂也在啊,一天到晚打麻将太累,我到你这里透透气,刚才路上遇到蒋雯雯了,她说一会儿也过来。”

张家伟听说蒋雯雯会过来,就指挥江大川和史小雨帮忙,下厨房认认真真地做了一桌菜等着蒋雯雯过来。

“蚊子,你看你排场多大,我就给家伟捎了一句你今天要过来的话,家伟就抓住我和江大川下厨房,给你弄了一大桌菜等着你。”

蒋雯雯姗姗来迟,进门就被史小雨嘲笑。

“家伟,刚才去我姨家串了一个门耽误了,本来回阎良就想去你家看看的,碰到史小雨说你在店里,我就过来了。”

蒋雯雯先和张家伟打了招呼,才回过头理会史小雨和江大川,

“你们俩要端正思想,我是二般青年餐厅的厨房总监,我来店里就是检查工作的,张家伟就必须拿出他一身的本事来迎接我的检查,今天一桌,明天还要换一个花样再弄一桌,趁着我在阎良,我要把二般青年餐厅菜单上的菜全都吃一遍。”

蒋雯雯说笑着,走到张家伟身边的座位上坐下,张家伟忙着把茶杯倒了水端给蒋雯雯,

“当然,当然,欢迎你来检查工作,我还要向你请教呢。”

蒋雯雯一点也不和张家伟客气,端起张家伟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像主人一样招呼其他二位同学一起吃喝起来,转过身真的问起了这半年来二般青年餐厅的经营情况,态度和问题都很像专业人士。这让在座的几位都有点意外,张家伟不知道为了二般青年餐厅,蒋雯雯是下足了功夫,利用自己在上海的人脉关系,认真请教过很多餐饮业的专业人士,从中学到了很多先进的经营理念,这次回家过年,还真的准备专门和张家伟就二般青年餐厅的经营沟通一下,

“我们要把吃饭看做一种仪式,你想中国人尤其是像阎良这种小地方,一般人都习惯在家里自己做饭吃,随意自在,能去外面的餐馆吃饭也就二种情况,一是工作忙没有时间回家自己做饭,随便在街边小店混顿饭,只为填饱肚子,现在二般青年餐厅一层做的就是这些人的生意,菜品价格不能定得太高,卖得贵,利润是提高了,但客单会减少。第二种情况是人情往来,请客吃饭,二般青年餐厅的二层私房菜做的是这部分人的生意,那么我们就必须把吃饭变成一种仪式,让请客的人有面子,被请的人有感觉,私房菜就不能只在菜品的味道上下功夫,也要在形式感上下功夫。家伟,我建议二层餐厅的装修还可以更好点,工人的服装也要统一,你最好定制,做成电影里店小二的造型,服务员要重新培训,最好每一道特色菜都有一个可以讲讲的故事,客人来店里不仅是吃饭,还要给他一种全新的体验,要有仪式感。这样,菜品的价格还可以提高一个档次,利润自然而然就上来了。”

蒋雯雯滔滔不绝地说着,一套一套的,说得张家伟开始迷糊起来,这蒋雯雯什么时候变得像妻子小梅一样这么讲究吃了。方小梅让张家伟觉得幸福的就是非常讲究仪式感,家里每个人的生日,每个节假日,每个有意义的日子,方小梅都记在心里,都会在这些特殊的日子里送上她真心的祝福,方小梅因此很会做饭,对做菜很愿意花心思。

“嘿,嘿,你们不在家过年,怎么都在张家伟的小店里啊。”

一个头顶染了一缕黄毛,戴着金边眼镜,衣着光鲜的矮胖中年人走进店里。

“郑成功啊,小鱼儿,你的老搭档花无缺来了,我们刚才还说到你呢,阎良这地方就是邪乎,说曹操,曹操就到,来这里坐,我去给你拿双筷子,你也一起喝两杯。”

第一个站起来招呼郑成功的是江大川,小鱼儿史小雨和张家伟都坐着没动,蒋雯雯也只是对郑成功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有几年没有回阎良过年了吧。”江大川给郑成功添了一套碗筷,把酒也给郑成功满上了。

“看样子,你这是发财了,来我这里炫耀。”

张家伟看着郑成功脖子上拇指粗的金链子,没给郑成功好脸色。这不能怪张家伟不把郑成功当同学对待,郑成功和张家伟是高中一个班的同学,后来还是方小竹的老公,和张家伟是一担挑,以前二人的关系好得很,张家伟把郑成功当亲兄弟,无话不说。但自从郑成功和方小竹离婚后,因为妻子方小梅的态度,张家伟对郑成功的态度改变了。据方小梅说因为妹妹小竹结婚多年一直没有给他们老郑家生下一男半女,很不受公婆待见,经常受婆婆的闲气,郑成功也不替小竹撑腰,婆媳关系很不好,最后二人离婚,诱因是方小竹炒股票赔了很多钱,但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婆婆在中间挑唆,尤其是离婚时方小竹被净身出户,更让张家伟看不上郑成功了,男人不能这么自私吧,二人结婚都快二十年了,翻脸翻得一点情义都没有,虽然方小竹是好吃懒做的主,张家伟也瞧不上,但心里还是替方小竹打抱不平。

“是,我离婚又再婚了,离开了方小竹这倒霉娘们,我还真时来运转了,这两年生意好,把钱赚到了,小媳妇今年怀孕,快生了,过年领回家准备让我妈给伺候月子,我去医院找过你,听说你辞职下海开餐馆了,我才找到这里,不管怎么说我们俩以前都是兄弟,我回家来总要找你喝一杯的。”

“谁跟你喝啊,郑成功,你就是坏人,方小竹怎么就是倒霉娘们了,是你始乱终弃,想当年你是怎么和我保证的,你说你这辈子都会好好对待小竹的,你们结婚都快二十年了,你说不要就不要人家了,你就是一个坏人,花花肠子,你是不是真想做花无缺,你想睡几个女人啊。”

还没等张家伟发话,已经喝得有点上头的小鱼儿史小雨先发飙了。

高中时,史小雨和郑成功关系最铁,一个外号小鱼儿,另一个也弄了花无缺的绰号,那是当时热播的电视剧《绝代双骄》中的二个主人公。年轻时,郑成功曾经也追求过校园女神方小梅,和方小梅同学的关系还不错,后来因为闺蜜蒋雯雯说张家伟人更帅也实诚,方小梅最终才选择了张家伟。郑成功追求方小梅不成,转而去追求方小竹,方家的二个女孩长得都好看,本来史小雨先追求方小竹的,没想到郑成功不顾兄弟情义从中间插了进来,二人为此打了一架,后来史小雨妥协了,同意各凭本事,公平竞争,让方小竹自己选。

那时候的郑成功就很有商人头脑,上大学时就已经开始做些贩卖盗版磁带的小生意,手上有些钱,一次和方家姐妹还有史小雨结伴去景德镇玩,方小竹看见一个高仿的梅瓶,上面绘满青竹,很漂亮,说这个梅瓶很配她,当时标价2万,对他们这些穷学生来说就是天价,方小竹也就是嘴上随便说说,并没有想真的掏钱去买。郑成功却记在心里,回家后东拼西凑地弄了2万,专程去景德镇把方小竹看上的梅瓶买回来送上,方小竹感动得一塌糊涂,也不听姐姐的劝告,毅然投入了郑成功的怀抱,

“男人爱不爱你,要看他舍不舍得为你花钱,姐姐,你不要对郑成功有成见,你看不上他,不等于我看不上他,我就喜欢郑成功这样有胆色有魄力的男人。”

方小梅从小就溺爱这个比自己小了6岁的妹妹,虽然对郑成功做自己的妹夫不是很愿意,但妹妹自己愿意,当时也就没有出手阻挠。方小竹嫁给郑成功后,最初几年过得还是挺幸福,因为郑成功和张家伟方小梅都是同学,二家人平时走动得比较勤,张家伟是直肠子,把郑成功当亲兄弟。

“史小雨,你不会吧,事情都过去20年了,你还惦记着方小竹啊,如果你还惦记她,方小竹现在是单身,你还有机会。”

郑成功是在江湖上走动的商人,才不把平头百姓的史小雨放在眼里,也不生气,反而给自己和史小雨的酒杯里都倒满了酒,要和史小雨喝上一杯。

“我不跟你喝,你以为我像你,我现在是有家有口的人,即使我还惦记方小竹,我也做不出抛妻舍子的事情,我和方小竹这辈子的缘分就是被你这个坏人断送的,我不和你喝酒。”

史小雨很不客气地推开郑成功伸过来的酒杯。

“小鱼儿,你们俩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我来说句公道话,事情都过去20年了,人都是会变的,婚姻是二个人的事情,老郑和方小竹离婚,也不一定全是老郑的错,你看我最近也离婚了,没处去,整天来家伟店里混,我是好人,你不放心方小竹,干脆把方小竹托付给我吧,我帮你照顾你的小竹妹妹,你同意,我们就干一杯。”

江大川见一桌同学都不待见郑成功,大过年的也不和谐,于是,站了出来,端着酒杯来给郑成功打圆场。

“你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没有郑成功花心,郑成功这小子花花肠子太多,你知道小时候我尽被他欺负了。”

这阵子,史小雨经常在二般青年餐厅和江大川喝二两,不好意思不给江大川面子,只好端起酒杯和江大川碰了一下。

“你知道上初中的时候,我和郑成功一起去抓知了猴,拎了一个大袋子,二个人沿着那条郑国渠走,抓了一晚上,都快走到临潼了,等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路上我不小心掉进水渠里,弄了满身泥,刚回家就被我妈抓着揍了一顿,没有来得及把袋子里的知了猴平分,这家伙看着我妈揍我,也不帮我解释解释,独自拿走了一大袋子知了猴,这家伙从小就坏,坏透了。”

“那袋子知了猴当时我没有分给你,是怕你妈在气头上全给扔了,我后来回家洗干净,让我妈用油炸好,不是带到学校给你吃了吗?”

提起往事,郑成功有点委屈,见史小雨不理他,悻悻地自己喝干了杯中的酒。

“一大袋子知了猴,你只给我了几个,其他的都被你送给方小梅了。”

史小雨现在想起来,还有点生气。

“好像有这事,我记得方小梅也送了我很多,我还转送给了张家伟几个,郑成功,你妈做的油炸知了猴味道很不错呢。”

提起同学间的往事,蒋雯雯也插嘴说道,她不待见郑成功,纯粹是因为她和方家姐妹俩关系好,站的立场不同。

“我记得我也吃了,全班大多数人都吃了,当时教室里弥漫着油炸知了猴的味道,班主任高老师还过问了这件事。”

江大川见蒋雯雯态度转变了,赶紧继续和稀泥。

“原来在座的诸位都吃了我带到学校的油炸知了猴,那我独吞知了猴的黑锅就不应该我一个人背吧,我要求平反昭雪。”

郑成功又给自己倒上了酒,第二次端起酒杯向史小雨示好。

“小雨,20多年前的事情了,我看就算了,刚才都说了方小竹现在归我照顾,没有你什么事情了,你还和老郑怄哪门子气啊,今天当年吃了你的知了猴的人都在场,我们一起敬你一杯,感谢你当年辛苦一晚上抓的知了猴吧。”

江大川趁热打铁,提议大家一起干一杯,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今后见面还是好同学好朋友。

阎良是一个很特殊的城市,号称中国的航空城,当年从全国各地迁来了很多人建设它,老一辈虽然因为历史原因错把他乡当故乡,但到了他们的下一代考上大学的都会重归故土,现在,这些年轻一代又在过年的时候回来看望留在阎良的父母。很多同学此时来到二般青年餐厅,坐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喝上二两,重温他们在阎良度过的学生时代,其乐融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了缘大师在九鼎新材的股票上赚到了很多钱,对二般青年餐厅项目没有以前那么热心了,因为在同学中的众筹已经完成,大师不好...
    经济的草根阅读 142评论 1 8
  • 第一次股东大会后,秦家大娘先找张家伟辞职,因为放在她那里的钱差不多都用完了,她这个财务无钱可管,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经济的草根阅读 141评论 1 5
  • “姐夫,你让我投资二般青年餐厅,真的能赚钱吗?” 方小竹虽然好吃懒做,但不是傻大姐,聪明着呢,面对钱的问题,脑子尤...
    经济的草根阅读 95评论 0 6
  • 张家伟把脑外科门诊部的工作想错了,他原本以为就是不做手术了,每天还是有很多病人需要他看的,其实,一般医院门诊最忙的...
    经济的草根阅读 272评论 2 11
  • 张家伟回家一个人无聊,开始经常上微信,他给自己弄了一个电影《佐罗》中演员阿兰德龙的头像,因为他觉得阿兰德龙和他一样...
    经济的草根阅读 223评论 1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