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恶意》:爱与恨的双生花

​“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这句是东野圭吾《白夜行》里的一句话。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与其说是在推理破案,倒不如说是在剖析人性。《白夜行》小说的结尾定格在桐原将心爱的剪刀插入了自己的胸口,雪穗沿扶梯上楼如白色幽灵一般再也没有回头。童年的梦魇将两个孩子结为共生,从此女孩成为白天的伪装者,男孩变成黑夜的独行侠。虽是东野圭吾的一篇推理小说,推理痕迹却不明显,反倒是作案动机令人不胜唏嘘。


东野圭吾 《白夜行》

《白夜行》是东野圭吾一大力作,2000年入围第122届直木奖。此书出版之后引起巨大轰动,使东野圭吾成为天王级作家。本书讲述了桐原亮司因母亲与自家当铺雇的人在家里偷情,跑到废弃大楼的通风道里玩耍,却看到了父亲对自己好友雪穗实施侵害的不堪一幕,扭曲的恐惧与愤怒使得11岁的他用长剪刀刺死了自己的父亲,之后西本雪穗的母亲及“母亲的情人”也“意外死亡”,随后她被优雅独居的唐泽礼子收养。没有了完整家庭温暖的二人,为了不让自己的罪行被发现,用尽各种手段把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一除掉。

小说以上帝视角围观了整个故事的开端、推进与高潮。在故事情节进展中,读者会震惊于雪穗与桐原的冷血与狡诈,明处的雪穗与暗处的桐原配合得天衣无缝,全神贯注地游走在刀刃上,因为稍不留神就是万丈深渊。作者直到最后才揭秘了作案的动机,他们明明是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他们明明触犯了法律的底线,却让人对其不幸的命运生出了些许的不忍与同情。《白夜行》背后依托着雪穗与桐原的感情线,这份感情因命运的波澜变得错综复杂。

如果《白夜行》中的爱情极度炽热,令人粉身碎骨,那么东野圭吾的另一部《恶意》中的怨恨则无比深沉,令人万劫不复。《恶意》被媒体和读者列为东野圭吾的巅峰之作,与《白夜行》共享光辉与荣耀,这两部作品恰如爱与恨的双生花。


东野圭吾 《恶意》

《恶意》讲述了畅销书作家出国前一夜于家中被杀,凶手很快落网,对作案行为供认不讳,却对作案动机缄口不言,并一步步引导刑警走向自己伪造的故事中。凶手处心积虑终究源于嫉妒,步步反转,令人始料未及。

我就是恨你,明明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明明你是那么善良,明明你知道我猥琐的过去还帮我保密,明明你一直在帮我实现理想,我就是恨你。我恨你抢先实现了我的理想,我恨你优越的生活,我恨我当初如此不屑的你如今有了光明的前途,我也恨自己的懦弱,我恨我自己运气不够用才能不够,我恨我自己还没来得及成功就得了癌症,我把我对自己的恨一起还给你,全部用来恨你。

那么,在我死之前杀了你,让你带着世人的骂名下地狱,在你死了以后,我再来继续恨你。

这明明就是现代版的农夫与蛇啊!人性何其丑陋,读完让人不禁生出一股冷意。

作为东野圭吾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加贺恭一郎刑警总结道:

“这股恨意到底从何而起呢?我非常仔细地调查了你两人的过去,然而发现没有任何理由让你怨恨日高。他是个非常好的少年,又是你的恩人。你和藤尾正哉曾经联手一起欺负他,他却反过来救了你。

不过,我知道这样的恩德反而招致了怨恨,因为在他面前,你不可能没有自卑感。”

题外话,在下雨天能躲在家里看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你不觉得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