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客官,我们要关门了,不做生意了,实在对不住。"小老头满脸歉意,对立于店门外的长身汉子说。

"我要喝酒。"长身汉子斩钉截铁般冷冷说出这四个字,眼睛直直盯着小老头,直将老人看得毛骨悚然。

小老头活了五十多载,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年轻人。这年轻人仿佛如铁打的一般,浑身散发着力量,身躯壮硕而高大,脸上却透出一种死人般的铁青和冰冷。但那一双眼睛,射出难以形容的寒光,似乎能将一个人看透,这绝对是极其恐怖的一对眼睛。

小老头仔细打量了一番年轻人,已然陡生寒意,不知所措,突又注视到年轻人右手的刀,那是一柄闪着森寒光芒的刀,这光芒恰如年轻人眼里射出的光芒一样恐怖。刀的形状极其怪异,如同黑夜里的幽灵鬼怪的头颅。

小老头的额头和手心已然冒出冷汗,木立在地上,就连他身后的老伴和女儿,也都被这年轻人吓得呆住了。

年轻人看着老头,突然哈哈一声大笑,片刻间左手已现一锭足足有十两的银子,递向老头,高声道:"拿酒来。"银子在夜里发出暖心的光,驱散了小老头心里的好几分寒意。

小老头虽然犹带惧色,但并不想拒绝银子。很少有人能拒绝得了银子。

所以小老头强作笑容,将年轻人请了进去。

年轻人刚坐下去,老太太就和女儿窜进了内室。年轻人并不在意,眼睛直直看着小老头的手,看着他将一个白瓷碗倒满,立刻端起碗,举头一饮而尽。

小老头不停地倒酒,年轻人不停地喝,不一会功夫,就足足喝了八碗。

年轻人铁青的脸现出红光,少了好几分恐怖阴森之色,倒多了好几分温暖之色。

"客官,你已经连喝了八碗烧刀子,不能再喝了。"小老头看着年轻人满脸的醉意,关切地说。

"只管倒酒。"年轻人声大如雷。但在说完这四个字后,他就倒在了桌子上。

小老头摇了摇头,将酒壶放到桌子上,喃喃道:"哎,又是一个酒鬼。"说完,他踌躇片刻,看了看外面的夜色,终于走出几步,将门关上,也不去管年轻人,就往内室走去。片刻之后,却从里面拿出一条毯子,披在了年轻人的身上,又自摇了摇头,转身走回。

天微亮时,年轻人已经不在了,那一锭银子却留在桌子上。门窗依然自里面上着栓,小老头抬头四处看了看,屋脊处的那个风窗半开着,年轻人自当是从风窗出去的,但风窗少说也有十多米,这年轻人果真是飞檐走壁的人。小老头叹息良久,不再去想,开始收拾酒厅,准备做生意。

就在小老头扫地时,却在桌子下捡到一支玉簪子,一身玉白,多加雕琢,极为好看。此簪最大的特点,还是簪尾的形状,是一对凤凰。而且,簪子相较别的簪子长了许多。

小老头自知是年轻人落下的东西,本有归还之意,却见女儿极其喜爱,又觉年轻人已离去,便将簪子给了女儿。

小丫头初到十八,自是花开年纪,又生的俊俏水灵,得到簪子,喜不自胜,戴在头上,更是增添数分丽姿。

少女对簪子万分喜爱,戴在头上,却是再也不忍心取下来。

却说这少女虽是女儿身,性格却有些像男孩子,总是趁爹娘不注意,溜出去到市集去玩,久而久之,老两口也对女儿没有办法,只能由着她,但却对女儿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当心安全。

却说这天清晨,小丫头又在市集闲游,一会看看唱戏的,一会瞧瞧卖艺的,身段容貌总能引来少年郎的注意。她本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却对留意他的年轻男子都没有回护之意。但不知为什么,那晚来喝酒的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却总萦绕在她的心侧,无法抹去。而她也仅仅只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就因恐惧而不敢再去看。可是就是那一眼,年轻人的脸庞完全就刻在了她的心里。

很多时候,女孩都会想很久,只觉甜蜜无比,完全没有那一眼时的害怕。但每一次想过之后,也就不再去想,只觉多想也没什么用。

这一天,女孩却觉得很不寻常,她确切地感受到,好几个面目狰狞的大汉,都在注意她,且看到她时,还显得很害怕的样子。

女孩少经世事,哪里经得起这些怪人的注视,于是立时就要回家,但一路下去,却发现这数名大汉都跟着她,这让她内心大感惧意,遂加快步伐,只想片刻回到家中。

就在她离开市集时,数名大汉就截住了她,共有五人。

女孩吓得花容失色,已然停下脚步。却见五名健硕大汉齐齐对着她跪了下去,这让女孩更加摸不着头脑。

"白玉夫人,得遇您的仙驾,我等实是三生有幸。"一名虬髯汉子道。

白玉夫人,这,这又是谁,到底怎么回事?女孩完全懵了。

"白玉夫人,楚州门已然愿意为夫人鞍前马下,只等夫人一声令下。"一个无须汉子道。

女孩思索片刻。却道她本就是古灵精怪之人,本对人们口中所说的江湖有几分向往。见这阵仗,已知这五个汉子都是江湖人,也知道他们都把她错认成了所谓的白玉夫人。

于是,女孩内心一喜,一声轻笑,壮了壮胆,镇静道:"好吧,既然你们知道我是白玉夫人,那么,你们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

"我们哪敢向夫人提要求?只不过我们门主苦于难见夫人真容,亦想得到夫人法旨,这次还请夫人移驾而往。"

女孩本想打发掉这五个汉子,怎奈心中好奇心和顽皮心作祟,竟不再有一丝害怕,点了点头,说:"好吧,那就见见你们门主。"

五个汉子满脸堆笑,磕头如捣蒜。

女孩跟着五个汉子穿过一条斜道,只见数名劲装卫士骑着骏马、赶着马车而来。

少女没有半点犹豫,径自上了马车。

数个时辰之后,马和车俱停。少女下了马车,只见一座雄伟的山庄立于群峰之下,当真是金碧辉煌。

几人走近山庄,却见正门上一横匾,乃是"楚州门"三个草书大字。

大汉热情相请,少女跟着进了山庄,直觉如仙境一般,哪里还有一丝害怕之意。

一进山庄,早有大汉前去通报,不一会,一个不高不矮的中年人已到少女跟前。

但见中年人身着一身蓝衣,一副不怒自威之态,看到少女后,立时带上笑容,躬身道:"夫人法驾敝庄,万坤好生惭愧,夫人请。"

少女不动声色,跟着这万坤经过花园亭台,进了正中大殿。

坐定后,万坤正色对少女道:"属下一直想请示夫人,怎奈夫人法驾难寻,是以很多事都搁浅了,今日正好请示夫人。"

少女顺口道:"你说。"

万坤清了清嗓子道:"自夺取燕州之后,为防止遗留祸患,但凡和燕州门有关的人众,已遵循夫人法令,尽数除掉了。不过燕州其余之人,不知该如何处置?"

少女一听这话,立时骇得不轻,方知这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人,但她冰雪聪明,此时强壮胆子,反问万坤:"依你之见呢?"

万坤面无表情,朗声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一定要杀绝,否则会生祸端。我想,夫人也是这个意思。"万坤看着少女。

少女内心一阵战栗,面上强做镇静,遂说道:"我看,其余的人就算了吧。"

"夫人,这……"万坤看着少女,显得很是吃惊。

"就这么定了。"少女立时打断万坤,只想救下许多条人命。

"好,那好吧。"万坤叹息一声,又道:"那么,还请夫人早日将白玉圣使派来,一举歼灭长安武林各大派,如此,我们才能遂夫人之志,一统武林。"

"等我的消息吧。"少女一本正经地说。

却说少女生得天生丽质,又加爹娘对她十分疼爱,所穿都是优质布料,看起来便是高贵之态,是以万坤未加怀疑。

少女在楚州门行为举止多加留意,生怕露出破绽,逗留半日,终于向万坤辞行。

一出了楚州门,走出数里,才开始大口喘气,骇得不轻。同时,更不知道该如何走,才能找到回家之路。

正在焦急之时,便听到一声冷笑,转身一看,不远处的山丘上,站着一个长身年轻汉子,正是那晚醉酒的年轻人。

年轻人一跃就到了少女面前,少女一阵大惊 却又觉满心欢喜。

少年又冷笑一声,冷声道:"你这丫头可真是不怕死,居然敢假扮白玉夫人。"

少女看了看少年铁青的脸和他手里可怕的刀,一时害怕起来,却还是问:"假扮了会怎么样?"

"会送掉你的小命。"少年斥声道,却开始四下打量起少女,直从头打量到脚,将少女看得面红耳赤,立时低下头来。

"好,不错,你果然很符合传说中的她。"少年笑声道。终又问少女:"你可知白玉夫人是什么人?"

"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少女喃喃说,终于抬起了头。

"不错,白玉夫人蛇蝎心肠,杀人无数,一心要吞并武林,这万坤就是替她卖命的。"

"万坤为什么一定得替她买命?"少女好奇地问。

少年叹息一声,道:"白玉夫人大不简单,她最擅长的就是搜集武林人情报,她手中有很多武林人士的把柄,所以有把柄在她手里的人,只能听命于她,做她的傀儡,替她做尽坏事,万坤就是其中之一。"

"好可恨的女人。"少女恨声道。

少年又道:"武林中谁也没有见过白玉夫人,只因为她太过神秘,她总是通过四大圣使向别人下命令,是以想铲除她的武林正道人士,亦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做下一件件恶行。"少年说完,长叹一声。

少女突然看向少年的眼睛,问:"你也想杀她?"

少年眼神迷离,道:"我只是想阻止她。"

"我帮你。"少女天真地笑了,她根本没有感到一丝害怕,她只是注视着少年的眼睛,觉得似乎能从里面看到许多东西。

"好。"少年点了点头,却突道:"算了,这太危险,你还是回家吧。"

"我不怕。"少女坚定地说。

少年迟疑良久,终于点了点头,道:"好,不过你得听我行事,我也会暗中保护你。"他笑了笑,道:"对了,我叫华阳,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也笑了:"我叫贺小雪。"

不到一个月时间,楚州和博州数十门派掌门都见到了白玉夫人,都被命令从此不得滥杀无辜,各大牢中关押的所有无辜之人都被释放。天下纷争杀伐顿时大减,白玉夫人开始为武林正道称颂。

夜色下,贺小雪独自一人经过一条古道。

突然,一条白影鬼魅般自空中落下,到得地上,却是一白衣女子,白衣少女的头上,有一个和贺小雪一样的长簪。

白衣女子怨毒地看着贺小雪,鬼魅般扑上去,就在这时候,一条人影突然袭来,然后,白衣女子一声惨呼,跪在了地上。

来人正是华阳,华阳看着倒地的白衣女子,惨色道:"果然如我所料,会是你。"

白衣女子负痛,道:"对,是我,这就是我对你的报复,你现在满意了吧?"

华阳失声道:"以无数人的生命为代价来报复我?"

"对,是的,这就是我,我就是要你明白,我是多么的爱你。"说完,她的袖口滑出一把尖刀,然后插进了自己的腹中。

"诗若,不,诗若。"华阳惨呼着倒地,抱起了诗若。

"你还保留着簪子,说明你还爱我,我,我很高兴。"她闭上了眼睛。

贺小雪呆立在地上,听着这个叫做华阳的男子的哀嚎声,每一声哀嚎,都会使她心如刀割。

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两家是世交,青梅竹马,自小定下婚约,一对白玉簪成了他们的订情信物。

但就在他们成年后即将婚配的时候,男孩却爱上了另一个女人。于是,女孩一气之下,就失去了踪迹。

直到男孩为情所伤,重新想起女孩,才发现心是那样的痛,于是开始寻找女孩,从此游走江湖……

华阳走了,抱着诗若的尸体走了,他没有告诉贺小雪他去哪里。

贺小雪回到了家中,每在晚上,她都会拿着白玉簪子,她在等着那个醉酒少年再一次来喝酒。

他会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