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我的卡路里——中产阶级的健身焦虑

1

Dawson是金融机构的投资总监,35岁,年薪百万+。

熟悉他的人叫他老王,他特别反感,又不好发作。

上班没那么忙,不像IT狗,老王下班回家常常能看见晚霞,逗一会儿小孩,再吃下两荤两素的晚餐,然后窝在沙发上刷一部美剧。

在金融机构上班,每天要穿衬衫西裤,老王衬衫最上面的两粒扣子不扣,也从不把衬衫塞进裤子里,塞进去太紧了,勒得浑身不舒服,而且还不能遮肚子,肚子太大了,中间再系上一条皮带,丑。

他们公司里的那些海归小青年,也穿衬衫长裤,但是他们穿小脚裤,露脚踝的那种,小角的衬衫一直把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对,他们也总是把衬衫塞进裤子里,像时装店的广告画。

老王看着这些穿着笔挺的小青年们,愤愤地想,等你们一过了30岁,就会跟我一样了。

金融机构福利好,给员工安排最全面的体检。

老王拿到体检单一瞧,不得了,脂肪肝,尿酸高,各种讨厌的字就在纸上,打眼一看,都是胖出来的问题。

老婆没工作,孩子还上着1个月2万的幼儿园。家庭支柱,哪有什么得病的资格。

减肥!

晚餐的米饭去掉了一半,又跑去办了一张健身卡,听说私教效果好,老王专程去问了一下私教的价格,一节课300块,真是抢钱,比家里小孩的一节课外班都贵!老王舍不得报私教,但是自己练也并没有什么方向,索性健身房也不怎么去了。

这个减肥,主要靠饿,没想到结果还挺有效。

半年后,老王体重从160斤降到了140斤,身材一好,老王的着装也骚起来了,虽然没穿小脚裤,但是老五把衬衫塞进裤子里了。

一年后,130斤的老王,体检单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老王挺高兴,心里想,“健康就是福啊,这下也不需要担心老婆孩子的生活了”。

一边想着,一边转过头去,亲了亲坐在副驾驶座上的Lisa。

2

老李是互联网大厂的产品总监,也是35岁,年薪百万+。

厂子里流行互相叫花名,他别出心裁起了个特别的花名,叫卢瑟。

厂里最近在搞“60小时fighting”的大运动,运动也不特别,就是每周打卡要在60小时以上而已,做惯996的他们,长舒了一口气,哎呀妈呀,减负了呢。

卢瑟异常勤奋,做完这60小时,他还在写公众号,分享自己做产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知识付费那一阵,卢瑟也算是火了一把,除了写公众号,还有一大堆的论坛和沙龙邀请卢瑟去分享经验。

虽然不赚钱,卢瑟还是去,给公众号涨涨粉,说不定有知名度之后,能被有眼光的别家CEO瞧中,摇身变成副总裁什么的。

现在的互联网大厂福利也不比金融机构福利差了,他们也给员工安排最全面的体检。

卢瑟拿到体检单一瞧,不得了,脂肪肝,尿酸高,各种讨厌的字就在纸上,打眼一看,都是胖出来的问题。

天天坐着,过劳肥。

老婆也是大厂民工,体检单一看,问题竟然还挺像。

不得不说,两个人真是有缘呢。

也想减肥。

但是问题来了,勤奋的卢瑟连睡觉都没有时间,哪有时间健身?

于是决定早上起早一点,长跑,晚上两点钟睡,早上六点钟起,跑它个五公里。

坚持了一个礼拜,然后……

然后就起不来了,夫妻俩默契得很,健身的事儿,半个字都不再提。

两年后的某一天,这两口子早上醒来,不,是卢瑟的老婆早上醒来,发现勤奋的卢瑟已经再也醒不来了。

3

老头老太喜欢说养生,中产阶级喜欢晒健身。

健身是朋友圈里,最政治正确的话题,晒娃惹人烦,政治不能谈,但是,健身,是骗高赞的最佳手段。

吃草、撸铁、夜跑、马拉松……

中产阶级,人人都想健身。作为家庭支柱的中坚力量,不死不病就代表着大把的钞票进帐,身体强壮就意味着比同事更能加班能拼命,更有可能升迁。和上一辈比,虽然工作场地换了,但最后的结果,大家都是在拼体力赚钱。

但是想往上走的中产阶级,大多数的他们,没时间健身,也没钱请私教——他们的时间,奉献给了白天的工作和晚上的邮件;他们的钱,奉献给了学区房、私立学校和失败的理财上。终于,在超越上个时代的人所能理解的忙碌中,在常常出现又甚少实施的“健身焦虑”中,中产阶级度过了他们肥胖的中年。

很多中产阶级在朋友圈晒健身照;但那些天天晒健身照的,却没有一个是以薪水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中产阶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