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村庄

我一直热爱阅读一些反映农村的文章,关注底层人民生活的文章。

我很喜欢刘亮程的书,尤其是《一个人的村庄》他被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和“乡村哲学家”。

村庄是一个人的隐秘处,你的不堪,你的贫穷,你的疲累,村庄都有一一见证。

村庄是一个人,年少想逃离的地方,年老又想回归的地方。随着城市化进城的步伐,无数村庄会淹没在历史的进程中,大多如同一个个迟暮的老人。

那些逐渐消失的村庄,很多年后曾出生在这里的人们,如何去寻找他的精神家园?

我的老家是有着20户人家的屋队,人称"齐老屋队",都以齐氏姓为主。曾经有网友说你是我认识姓第一个姓齐的,这姓真少,我回道,我们一个村庄都姓"齐"。

很小的时候,曾记得队里有两位长辈腊月会去祠堂去祭祖,据说是在安庆边上的怀宁县,我们的老祖宗祠堂在那里。

我们的"齐屋队"是某一个齐氏分支,后来落户在此,定居繁衍,生生息息,于是就有了我们这个小队,80年代后,有了其中一个"我"。

有生之年,我也去祠堂拜一拜。那是我们生命的源头。

一个个小队组合成为一个个村庄,一个个村庄的组合成为一个镇,N个镇的组合成为一个县,县级市,地级市,省会,二十多个省会组合成为一个"中国",成为一个社会。

我们安徽桐城市就是县级市,属安庆管辖。由于市的不断扩建,从我们齐屋队骑电瓶车约十来分钟可到市广场,我们队很多人每天骑车去市里面上班,早出晚归。

如果开车也就几分钟时间。如果从田间水泥路步行四五分钟走到公交车站,每隔半小时有去市里的公交车。

我的邻居几位叔叔,他们在外边都发展得非常好,但是他们依然在老家盖了不错的小洋楼,独栋独院。

我的大伯大娘也前几年离开了奋斗大半生的安庆,在老家重新盖了房子,围了大院子,种花养草,修篱竹下,远离城市的纷扰,自有一番乐趣。

前几天,腊月二十四回到老家,我们的小村庄又有了新的变化,这人口越来越少的小队,中间还搞了水泥道,小广场,打球的活动休闲场所,停车场。沿路有路灯,夜如白昼,如同新闻联播里面的美好乡村。

后来我在饭桌上听说是我们小队某位叔叔从合肥拉到的一个项目投资,他们在省会定居多年,但一直惦记村庄。

总会有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们,想到老家村庄小队,建设村庄,守护村庄,为让自己的出生地更美好出一份力量。

我想,我的村庄齐屋小队应该是不会消逝的,至少在这一两百年是不可能消失的。但愿永不消逝。

我很庆幸自己喜欢文字,热爱文字,成为了一名专业写作者,我要用文字记录下记忆和成长中的点点滴滴,生活里的所思所想,村庄的一草一木。

希望我出生的村庄会在文字里能成为永恒,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