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来了,又到了旗袍脱销的季节

高考马上到了,每每这个时候,主角不仅仅是孩子,妈妈们也成了一道风景线。

以往送孩子们去高考,都是人头涌动,敲锣打鼓,鞭炮齐名,各种玩法。

只是这次疫情影响,送考妈妈们低调了很多,不过有项优良传统却没拉下,那就是穿旗袍

至于为什么穿旗袍,那是因为“旗开得胜”嘛。

还有更高级一点的玩法,就是手里再举着一枚向日葵。

这叫“一举夺魁”。

还有更夸张的,一到高考期,某宝上的紫色内裤也开始紧俏。

因为“紫腚能行”啊。


在所有的紫内裤中,这种带“对号”的最好卖。

因为“紫腚全对”啊......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确实有理由相信,在这个时期,有些品牌会火一点,而有些则会惨的一比。

网上也开始出现不少人批评的言论,认为这些家长太迷信,竟然把希望寄托在一条裤衩、一件旗袍上。

我倒不这么认为,如果凡事都以“经济”行为来对待,你会发现,这也是场交易。

表面是家长付钱买内裤,买旗袍,其实是家长花钱买了一段时间的安心。

一条内裤没几个钱吧?可是高考学生的家长有多焦虑?用一丁点的钱,换来焦虑减少,这交易很划算啊。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迷信对抗的是不确定性。

面对不确定性,我们无能为力,往往就会很焦躁,总想做点什么来拥有掌控权,此时“迷信”就来填补了。

正如高考这事儿,家长没一点儿掌控权,只能通过买内裤的方式,来参与其中。

说白点,迷信就是人类在和不确定性争夺控制权。


1、

关于迷信对抗不确定性的说法,在很多领域可以证实。

比如在体育界,很多体育明星都有一套迷信机制。

C罗一定要先穿右脚的袜子,还坚持用右脚先迈入球场;

费德勒遇上重大比赛必须穿红T恤、戴黑头箍。

这就是因为竞技体育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除了实力之外,还要一点点运气。

沿海一带的人比内陆更容易迷信,这也与不确定性有关。

因为沿海多渔民,需要经常出海,这属于高风险行业,当然更容易滋生迷信。

比较典型的就是香港和潮汕地区,你如果看电影够多,就会知道,这两个地区普遍比较迷信。

其实,他们就是用这种迷信行为,来与不确定性抗争,以获利某种控制感。

这在心理学上,这叫做“控制错觉”:我们总相信自己能控制或影响那些根本无法控制的东西。

商家都很会利用人们的这种底层心理。

你去星巴克,会发现他们不是竖着排队的,而是横着排,这样顾客可以看到制作咖啡的整个过程,而不会因为排队而变得很焦虑;

你还会发现,很多街道过马路时,都有个红绿灯按钮,其实这些按钮很多都没用的,但是你还是感觉在控制信号灯;

你在ATM机上提款时,总能听到“哗哗”的钞票响声,其实这是刻意制造出来的,这种声音本不必要存在,但是听到后你会有种莫名的欣慰;

而你所在的办公大楼的中央空调调节按钮,多半也只是个摆设,虽然每层楼每个房间都有这个按钮,但是真正的控制按钮却在机房。

这不是说人们都很蠢,而是说,控制感是我们的底层操作系统,而迷信行为只是一种界面而已。


2、

“控制感”,重点不在于“控制”,而在于“感”。

人类的感知有个特点:对那种奇葩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往往具有更深的感知。

所以,当一个算命的,说你有两个姐姐时,你会大吃一惊,因为你真的有两个姐姐,而你并没告诉给他。

你很容易折服在这种神奇之下。

然而,很可能的情况是,那位仙人给10位施主都是这种说法,只是你恰巧有两个姐姐。

这只是个概率问题,你却因此震撼不已,也会对那位仙人深信不疑。

我就曾目睹过这样的事件发生。

那是我来深圳的第一份工作,整个公司去搞团建。

老板带着我们一通狂喝,又到KTV唱歌。

第二天早上,老板才发现自己的包丢了,里面装有银行卡和几万现金,去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由于我们是刚刚搬的职场,老板觉得是风水出了问题。

下午就请了一位大师来看风水,那大师果然看出了些破财的迹象,让老板重新摆设一番。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老板刚刚送走风水大师不到2个小时,他就接到一个电话。

是一个环卫工人打来的,说捡到了一个包,还送了过来,里面的钱分文不少。

老板本来对玄学风水就有兴趣,这下次让他更铁了心,而且变得非常夸张。

一次我请他和我一起去见个客户,他看了一眼黄历说:今天不吉利,不能去!

其实,我挺理解老板,换做是谁,遇到这么神奇的反转,都很难相信这是种巧合。

甚至目睹了整个事件的几位同事,有不少也开始相信风水玄学,因为眼见为实嘛,这事儿太有冲突性了。

然而,当我回顾这20多年来,认识那么多信风水的人士,这种“立竿见影”的事,也只有这一件。

不得不说,这就是一起随机性事件,只不过我们赋予了它特殊的意义罢了。


3、

我并不是在批判迷信行为,在其中我们其实是可以收益的。

就说我那位老板,他脾气不好,信了玄学之后,他说自己变了。

尤其是大师赐给他一个开了光的手串后,他说,每当自己想发脾气时,都能控制住自己了。

我当时年少无知,也就直话直说了。

“你每当激动想拍桌子时,自然会注意到自己的手串,这时你摆脱了情绪环境,在这心理学上叫意识楔,和手串本身并没关系。”

“另外,你那手串也不叫开光,正规的叫法是加持。”

老板很认真的听完我说的话,然后让我滚蛋。

虽然被骂,但是我也有点顿悟了,脑中蹦出一个词“殊途同归”。

无论你是花钱找一个心理咨询师,还是请一位玄学大师,其实都是在为自己找一份控制感,好摆脱焦虑,就这一点来看,怎么定义谁好谁坏呢?

如果要说唯一的区别,那就是成本。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很多癌症患者,一边接受正规医疗,一边对民间偏方来者不拒。

因为那些偏方一般成本不高,却总宣扬疗效神奇,患者当然想尝试,万一成功了呢?

单说这种安慰效果就是一种价值啊。

这里所说的成本,不仅仅指的是金钱,还有付出的代价。

那些偏方用的东西基本都是一些日常食物或草药,对人的身体没什么副作用。

如果你的偏方含有半斤砒霜,还告诉患者,这偏方一定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你看有多少人信?

当然没人信了,因为这副作用太大,付出的健康成本太高,迷信不代表傻啊。

所以,如果你转发一下“锦鲤”,买一条紫色内裤,这种小迷信无所谓,我觉得还是一种正能量。

但是那种让你付出巨大代价的事儿,还是算了吧,不然你真就是又迷信又傻了。

所以,“迷信”要一分为二地看,我本人不迷信,也不会制止别人迷信,当然这个前提是,迷信不会带来什么损害。

毕竟,人都需要一个精神寄托,有人用科学解释这个世界;有人用艺术解释这个世界;有人用不可知力解释这个世界......


4、

如果你脑子活一点,利用别人的迷信思维,你也可以收获不小。

比如,某些淘宝商家,只需要在适当的节点,做一点小小的创新,就能让销量倍增量。

我认识一位职业讲师,他给自己冠名“锦鲤讲师”,并宣传自己总能带给别人好运,去企业培训完,那企业的业绩总能莫名其妙的增长,一时间他的生意竟好的不得了。

我的一位学长,来深圳多年,财务自由后,开始投资房产。

深圳人都知道,市中心黄金地段有一个楼盘,房价比周边低近一半。

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位置,传说以前是刑场,不吉利。

学长在这个楼盘买了一层,然后以比周边便宜20%的价格,出租给外国人,很快就全部出租完毕。

因为外国人不信这个,觉得这个位置好,又便宜,当然喜欢。

房价比周边低一半,租金只比周边低20%,这笔投资非常成功。

聊起这件事,那学长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他说:

“想要赚钱,不见得要多聪明,只需要比多数人理智一点点,就能赚钱。”

这话很直白,但是,我觉得蛮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