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六十六)

杨建生和方慕相视一望。

他站起身,往大门走去,笑道:“我不开门呢?”

“那我只能硬闯了呗。”楚淮同是一笑:“这个旧友对我师父可是很重要的呢。”

杨建生打开门,挑明道:“谁告诉你,她在我这儿?”

屋外站着一个少年,十七、八岁,身材单薄,穿着一身红色的唐装,满脸笑意,“宁家大公子让我们来这儿接人呢。”

又是宁桓。

……

京城,北区。

宽敞的酒店套房里,灯火通明,两个男人对面而坐,一个面容含笑,一个神情淡漠,手指夹着一支烟。

“宁大公子,你找我什么事?”

宁桓唇角笑声更甚,开门见山道:“白六爷,就让我俩赌一赌,谁才可以给她一个太平盛世。”

白漾将指尖的烟摁灭在烟缸中,眉头微皱,“拿什么赌?”

“拿她的生。”

白漾唇角微扬,端正身子道:“宁桓,你可以拿任何东西跟我赌,但别拿她的生死来做赌注。”

“可是她的行踪,我已经告诉楚庭啦,怎么办?”

“真的?”他眉梢微挑。

宁桓冷笑道:“白漾,我不信,你是什么有情有义的人,说白了,就是你野心大,想利用她,干掉楚庭,吞掉北方这条线。”

“幼稚!”白漾站起身,“宁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向她证明你现在有能力,还她一个太平,甚至不惜,让她去以身犯险,但是,你别想错了,在我们都没有参与的十年里,她活过来了。”

宁桓瞳孔一怔。

白漾径直坐到他面前,俯身攥住他的衣领,眼神中的杀气在霎时溢出,“宁桓,别以为老子不敢动你。”

“那你动我试试?”宁桓亦是一脸冷肃。

在他心中,白漾到底都是一个穷要饭,而他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他凭什么跟自己较劲?

白漾直起身子,“把宁大少给我绑了。”

话音一落,原本看似寂静的房间,顿时多出数十人,黑色的西装,其中两人手中拿着尼龙绳,二话不说,真的将他捆了起来。

这个场面,显然是他始料未及。

宛如此时正独身去杨建生家中找方慕的楚淮。

楚淮认为,京城范围,无人敢动他,哪怕是鬼王杨建生,都要忌惮楚庭几分。

所以,在杨建生默认他的回答,打开门之后,他肆无忌惮走了进去,哪知尚未将屋中的场景看清,头上便重重挨了一记。

醒过来时,他在一个简陋而陌生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放桌再无其他,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女人正坐在床边翻弄着他的手机,手机惨白的灯光照着她的红唇,如夜间鬼魅,令人生畏。

这时女人抬起头,向他看去,面容在微微后倾的长发中渐渐明了,“你是楚叔叔的徒弟?”

楚淮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闭着嘴不回答。

“你一个小男生穿什么唐装?难看死了。”她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你才难看!”楚淮大声回讽道:“你这女人长得跟鬼似的,我要长得像你这样,夜里也不出门了!”

女人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挑眉问道:“谁难看?”

楚淮吃了亏,不再说话。

女人又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问你话呢,谁难看?”

楚淮“哇”得一声哭了,“你欺负小孩,算什么英雄?”

女人又给了他一巴掌,“连我是女人都看不出来,找打呢?”

楚淮想,这女人可真凶,他好想深深姐姐。

如此一想,他便想打电话求救,这发现他身上的手机不见了,往女人手中一扫,那不是他的手机吗?上面好像是一个微信聊天的界面。

“你干什么?”楚淮都快跳起来了。

“你不是说,你师父想跟我这个老朋友了吗?我就跟他聊聊呗。”女人凑近他笑道:“你说,聊点什么好呢?”


不过节,勤劳码字。

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头的吴轶悻悻挂断电话,看向蜷缩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宁桓道:“大哥,这姓白的拒绝我了呢,说什么,给我介绍货源可以,但是...
    周灿_阅读 31,940评论 134 103
  • “宁桓,出去走走吗?”方慕看向宁桓,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此时,窗外一片漆黑,寒风呼啸。 “去温泉会所吧。...
    周灿_阅读 33,322评论 148 93
  • “你是方慕?”楚淮眼睛一瞪,宛如铜铃般错愕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下巴尖削,黑发反射着淡淡的光芒,含...
    周灿_阅读 30,924评论 104 118
  • 我掏出来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今天下午和一群女同事聊天 , 突然有人说我不是男人, 我火了,怒道:“你说我不是...
    范末末阅读 116评论 0 0
  • 社会集体的发展贵在和谐,风湿病的治疗控制贵在平衡。 风湿病多为免疫系统失衡所致,免疫系统与生俱来,相伴相息,所以很...
    竣风阅读 1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