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对所有人开放着,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往那条路上走

“张部长,这是你们组新来的实习生。”

......沉默。

“你就坐在这里吧,这位是张部长,他是李英才,以后这里就是你工作的地方。”

人力资源部长的像洋娃娃一样精致的王苗苗带着我穿过6条走廊后,在这里停下,在这个改变我命运的地方停下。

她指着办公桌后面那张黑色黝黑宽大的桌子告诉我:“那是你的领导”。又指着我右边侧身一个微胖的男士告诉我:“他是你的领导。”我笑着点头鞠躬,希望他们对我的第一印象至少是可爱的。

“你们好,我叫孙莱,请多多指教,你们好。”我说话的时候因为紧张吞了口口水,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王苗苗用左手的食指卷了卷自己的头发,有点尴尬的对我笑了笑。

.......沉默,可恶的沉默。

“苗苗你先去忙吧。”我右边侧身的领导吩咐道。

王苗苗看了看我,转头对着他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转过身又回过头对着我笑了笑。

“你坐吧,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吧......算了,你先在网上了解一下。”这位叫李英才的领导非常和蔼可亲的吩咐我。

我连连点头尴尬的坐下。这是我离开体操队后的第一份工作,准确的说,是第一份体面的工作,虽然它现在看起来超过了我的能力范围,但它跟以前送外卖,送快递,整理货物的工作比起来要体面的多。我把书包放在椅子背后,拘谨的坐下,就像去男朋友家里见家长一样屁股只坐了椅子的一半。坐下过了好一会,我才偷偷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我看到我周围的每个人都像在打仗一样眉头紧锁,说着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话,每个人都像一个军师一样在每一分每一秒说出那些让敌人投降的神秘语言。我察觉到没有人像我这样将背包放在座椅背后,于是我轻手轻脚的将它拿下来放在我的左脚旁边。

“放在柜子里吧,行政部每周一都会来检查个人办公桌的卫生情况,放在那里是不合格的。"

“啊,好的。”我立马俯身去找桌子上面的抽梯柜钥匙,我慌乱的把4格抽屉全都拉了一遍,但是它们每个都牢牢的上了锁,而钥匙不在上面。

“请问,这上面的钥匙放在发哪里,柜子都是锁住的。”

..........尴尬的沉默。

他的电话在我问完话之后半个小时才结束,我觉得非常抱歉,从他的谈话中我知道他现在已经兵临城下,他急需要有人帮忙,而我却还在为了一个无处安放、无关紧要的背包占用他的时间。

他抓抓脑袋,又翻了翻自己的抽梯和柜子,他起身走到张部长的位置旁,拿起她桌上一个红色的铁盒开始翻找。

张部长把眼睛停在那双肉呼呼慌张的手掌上面,她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他。他看了她一眼立马转身面向我,看他的表情,就好像那个浅浅的精致的铁盒犹如一个无底洞一样深不见底。他一边翻一边嘟囔:“明明记得放在这里的,所有的钥匙都在这里,怎么找不着了,奇怪。”张部长仿佛刚刚发现我的存在一样,她盯着我看了几秒,把铁盒从他手里夺走,她把手伸进去,精准的拿出一把钥匙道:“何必打开它呢,下午她就不在这里了。”他没有为我辩护,只是接过了钥匙。

我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气息向我逼来,我不由自主的用手抓住了背包。

“你不用看了,下午你就不在这了。”我听到她在跟我说话,马上站起来面向她。

“为什么。”

“没有原因。”

我们离的很近,我能清楚的闻到她身上橄榄味的香水,她比我高半个头,妆发精致,衣着看上去很贵,我因为紧张不敢与她对视,只能强迫自己看着她的鼻子。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睛像一台扫描机一样把我从头到脚扫描了一份,只是她不愿意存档就删除了。

“跟人力资源部的吴静说我们部门现在没有业务,不需要人手,把她调到别的地方去吧。”说完她就走出了办公室。

偏见和轻视,从我踏进这里开始它就一直围绕着我。

“你在这里呆着哪里也别去,我等会回来。”李英才担心我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他用一种鼓励的眼神对我说。

我看着他们离开这里,对他们的离开我一点也不觉得烦恼,反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也许我应该到别的地方去。

“她来这里还不到两个小时,你说话不要太直接了,至少让她试试,如果她不行在让她走,心服口服。”

“我管她服不服,我不服,凭什么那么多部门不给非要塞给我,谁不知道她是空降兵,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24年的人生一片空白,这种靠家里活着的人,我是决对不可能要的。”

“她是董事长推荐的人,至少给他一个面子。”

“不给,我是对事不对人,我们部门不像其他部门,做超市的只做超市,做科技的只做科技,我们什么都得做,要的是全才,不是要这种来这里消耗时间的小姐,你每天累的跟狗一样,还要在来一个这样的人让你从头开始教,你是想累死自己还是累死我。”

“会绣花的小姐至少会绣花,也许她有别的技能呢,我们先跟她聊一聊,工作我慢慢的教,如果今年不能达到营业目标我们部门就得解散,多她一个也不多啊。”

“少她一个也不少,她不来,我就不用为了她浪费这个时间去处理这些事情,这栋楼里有多少人为了来这里工作挤破了头,连清华北大都得经过层层筛选,就说你吧,你当初来的时候光是面试就经过了五轮,这栋楼跑了多少趟才能站在这里,现在一个一无事处的空降兵说来就来,对其他人也太不公平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人力资源部的门口。

李英才见张部长推门就要进去,急忙拉住张部长道:“你要开除她总得有一个理由啊,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董事长安排到我们部的,你就这样冲进去直接驳了董事长的面子,不是正合了其他人的意吗,大家都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你好好想想,为什么整个公司这么多部门都不放,偏偏放在我们这里,你好好想想。”

张部长听完这话,顿了顿,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说:“你是说董事长是故意的?”

“肯定是啊。”

就在两人激烈的争论时,远处走过来一群人,张部长一看立马转身大步就走。李英才跟在后面小跑,两人走过了人事部,经过事业2部时,事业2部的吴部长拦住她道:“张部长,董事长今天来公司,我们一起过去打个招呼吧。”

“我刚刚想到我还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我先走了。”张部长说道

“你说你怎么这么倔啊,公司拆分你们部门那是为了更好的发展,你不要为了这种小事去得罪他们,你的业务能力这么强,事业部经理的位置早晚是你的。”

“是吗,不应该是你的吗?”

“不管是谁的,总之我们都是一起的,我们......我们应该一切以公司的利益为主,坚决服从公司的安排,他突然把压低的声音切换成满分。”

”张董好。”

张部长闻声转过来,看见各部门的负责人点头哈腰的跟在张董的身后,她退了一步站到吴部长的身后。

张董看了一眼她,他笑着问王部长道:“工作都还顺昨吧,有没有什么困难。”

王部长把脸笑成了一团,激动的汇报着自己的工作。

他们一边说一边走,很快就把张部长留在了后面。张经理转身朝自己的位置过去,她生气的说道:“不管她是人是鬼,她都活不过实习期。”

张部长和李英才离开坐位之后,我一直保持她们最后见到我的样子,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不知道该她的话感到难过还是生气,我就这么直直的,呆呆的站着。

“站着干嘛,好看吗?”张部长对我的呆立感到厌烦。

李英才用手轻轻的往下摆了摆示意我坐下,于是我就乖乖的坐下了。我不想离开这里,我想和大家走在同一条路上。

一整个上午我都保持着这个坐姿,坐放在键盘上,身子直直的落在椅子上,我没有走动,没有喝水,没有去洗手间,没有看其他人,甚至连呼吸都尽量放轻拉长。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李英才叫张部长一起去吃饭,然后他也友善的叫了我,他说:“吃饭了,一起吧。”我连忙回道“:我妈今天早上给我准备了午餐,我就不去了。”张部长率先走出去道:“快一点,没有你妈你也不会吃饭了?”

我看着刚刚站场上面的同事一个个离开这里,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我到顶楼从下望,看着下面像小蚂蚁一样的人,有的成群的往东走,有的小蚂蚁成群的往西走,大家说说笑笑看起来非常幸福快乐。


实际上我没有吃饭,我妈在我出门时特意给了我钱,她说第一天上班要跟同事们一起吃才好,如果不算贵的话她让我一定要主动请客,我不是不想听她的,但是我认为我现在的情况这个主意并不好。我没有吃饭,但是也不觉得饿,摸着胸前的工作牌,我有点想哭,到底还有流多少 泪才可以和大家站在一起。

下午,我也是那样坐着,等待着被工作需要。李英才的电话一直不断。

“你跟她们说,预算超过二十万我们就另找其他供货商.......什么,最低不能低于25万..........”。他捂住电话转头看向张部长,张部长点点头。

“王总,这个项目的城本价都快达到一百万了,你们的预算实在是太低了,就算我们把人工全部都免掉也差的太远了,您总得给我一个合作的机会.........不行,真的做不了,您先去向公司申请试试........”

“李工,上次那个材质和我们要求的差了一点,麻烦你们在帮忙把控一下,好....好....还有一定要小心不要发错货了啊......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没错过,我只是提便一下,好好我不说了,谢谢谢谢......”


他淹没在一个一个的电话中,我听着他将一件件神秘的事情串起来,然后在一件件的解开,他的随机应变,有时强硬有时客气的沟通方式让每件事情都能朝着他希望的方向走去,我忍不住拿起笔,把他的每一字都记录了下来。

张部长一个下午都对着电脑,她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在李英才需要的时候给他一个眼神和指示。在李英才终于挂了电话之后,张部长把他将过去道:“这是今天的两个项目,一个是海鲜一个是儿童玩具,项目的市场背景和模式我都分析过了,这两个项目的市场估值和回报也计算出来了,你就按这个方案去细化执行,下周一我要看到具体的结果。”

李英才看了看那几张纸,高兴的对她说道:“这两单如果成了的话,咱们部门要扩大吧,这两个都是国际项目啊。”张部长没有搭话。

我虽然背对着他们,但对他们打赢战争之后的胜利心情也能感受到一些,我真为他们高兴。

终于过了许久,我迎来了我的第一个工作任务。李英才在忙到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我,他对我说:“孙莱,这里有几份合同,你去帮我复印两份,在扫描一份发给我。”

我点头答应拿起合同就走,只想着执行任务,但是连任务的地址我都不知道在哪。我回过头想在问问他,但是他实在是太忙,我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分散他的时间,我只能拿着文件先出去,打算问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但是办公室里除了我,每个人都很忙碌,他们实在是顾不上与我多说一句话,时间一点点过,就在我开始着急的时候,有人主动帮助了我,一个看起来约30岁左右胖胖的男人打量我道:“你是新来的吗?”我点点头。他看了看我的工作牌,笑着道:“你是张部长的人?”我笑着点点头。他发现我没话要跟他说转身就要走,我连忙喊住他道:“请问一下,你知道复印机在哪吗?”他惊讶到:“你今天一天都没有喝过水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说自己喝过了。

原来复印机就在茶水室的里面。

他倒了杯水看着我,我得寸进尺道:“请问,这个要怎么用呢?”他很好心的教了我使用的方法,最后他干脆帮我完成了我的第一项工作任务,连手都没有让我伸过。他帮我复印完之后满足的对我笑了笑道:"以后还有需要帮忙的可以直接去找我,我是事业7组的李亚。“我连连表示感谢。等我整理排序好文件回到工作岗位上的时候,张部长和英才都用一种想杀了我的眼睛的看着我,我高兴的把文件递给他,他看了看,看我在去把文件碎掉。

去碎掉吧,可能用不上了。

为什么

因为事业7组会去跟这个单,我们不愿意和他们去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