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明天,我将重新做回自己的奴隶

明天,是我生命的第一天。

明天,我将重新做回自己的奴隶。

大海的浪潮回到起点,渔夫撒下欲望后的悲欢,打湿了我的衣衫。我把自己归还给另一个自己,有人隔着漆黑的窗户看见了我,那里有铁锁和高塔,还有谁也唱不灭的黑夜?

我将醒来,带着生命的永恒与光辉。太阳为我点燃八月的蜡烛,有些阳光温柔,像湖波漫过你的头发。我要哭泣,为所有死去的老人,他们安息,他们长眠,这谁也不愿意面对的逝去,依旧在某些人的生命里疼痛。

听,有人在黑夜里高呼孤独,糜烂的城市在灯火中气若游丝。我脱下鞋子,死水和苍蝇是如此美丽。我看见,黄昏是灯火前最干净的时刻。我们都在被时间挑逗、侮辱,然后,我们变得肮脏不堪。我要借着秋天的月亮,冷如冰雪的月光从我的心脏切下,灵魂处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咬着牙,在痛苦中为自己的干净而感到开心。

从明天起,让我去流浪吧!我要放下所有的花朵,无论是昨日的绽放,还是今天的凋谢,我都想放下。这个世界,云朵太高,天空太低,我只有一个夜晚的小溪需要守护。

我把所有能呼吸的田地轻轻地抱在怀里,这冰冷的体温在我们之间传递。我相信,我会在风雨中长出枝叶,而后成为一堆灰烬的母亲。我有无数的孩子需要哺育,我下垂的乳房在烈火中焚烧,像撒哈拉沙漠一样贫瘠。他们告诉我:“这是爱的馈赠。”

明天,这是谁的明天,无情的天地从河水里生长了出来。你看我头顶的火把,从我的脊骨里抽走血液,这样的燃烧像千万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将死去,也将醒来。有人说是青海湖替我承受了所有,我爱它,可是我更爱敦煌和沙漠。

当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躺下,我的头枕在荷花上,荷花里走出一位少女,她在河边终于洗干净了她的第一件嫁衣。我把所有的梦折叠整齐,准备与她遇见,她却做了别人的新娘。红盖头是南方最黑的夜晚,红蜡烛哭得死去活来,我在一棵树下坐了整整一个晚上。那个晚上,那棵树随着我的爱情一同悲惨地死去。

过了许多年,有人带着迷人的笑容路过,我仿佛回到了那个夜晚,是心动,也是疼痛。我闭上眼,决心重新做回自己的奴隶。

我在心里重新种下一棵树,春天发芽生根,夏天枝繁叶茂,秋天落叶纷飞,冬天花团锦簇。这是个温暖的冬天,河水里的鱼愿意跳进我的碗里,雪白的瓷碗在黑夜里奔跑着,流着汗水。一夜雷雨,皆成幻象。我醒了,在梦与现实的边缘徘徊许久。

我不是自己的奴隶,这是我肉体腐烂前,我脑海里闪过的唯一的一道光。那道光是那个夜晚带来的,云层被劈开,天空龟裂,熟睡的人们与我的任何一丝疼痛都无关。我抚摸着被时间感染的伤口,发热发痒,一些白色的脓汁挤在伤口处,痛,能摧毁整个世界的痛。我默然,是死神向我发来了邀请函吗?既然如此,还是让我做一个奴隶吧!我要苟且偷生。

从明天起,我将重新做回自己的奴隶。我将长跪不起,我的脸上将被刺字,我的手脚将被戴上镣铐。我是丑陋的奴隶,不配爱上任何一个人,或是得到任何人的爱。我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从此,我的一生是奴隶的一生,我将以奴隶的身份活着,我将以奴隶的身份死去。

我端茶送水,我扫地洗衣,我做饭洗碗,我溜须拍马,我贪赃枉法,我杀人如麻。

千百年后,我若死去,请将我曾经汹涌的内心留下,那是山河万里的豪迈与壮阔;请将我的骨头磨成齑粉,涂在日月星辰所能照耀的每一个角落。请将我的血肉之躯用太阳之光焚烧成灰烬,扬撒在祖国的大江大河里。这是我的新生与最后的热爱。

2020年8月13日于内江,竹鸿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啦啦啦,今天是重新做回自己的第三天了呢!今天呢,和往常一样,睡懒觉,玩游戏,睡午觉该做的懒懒的事都做了,但是不得...
    杨衡之阅读 43评论 0 0
  • 呀哈!哈哈哈!第四天了,今天是我决定重新做回自己的第四天,而今天,我也终于踏出了家门,而我踏出家门的原因,虽然只...
    杨衡之阅读 57评论 0 1
  • 黑色的海岛上悬着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毫不嫌弃地把温柔的月色照在这寸草不生的小岛上。一个少年白衣白发,悠闲自如地倚坐...
    小水Vivian阅读 1,679评论 1 5
  • 渐变的面目拼图要我怎么拼? 我是疲乏了还是投降了? 不是不允许自己坠落, 我没有滴水不进的保护膜。 就是害怕变得面...
    闷热当乘凉阅读 2,633评论 0 12
  • 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衰弱,总是觉得手机响了;屋外有人走过;每次妈妈不声不响的进房间突然跟我说话,我都会被吓得半死!一整...
    章鱼的拥抱阅读 940评论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