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行走日记(25)

96
一时想不起好名字
2016.02.20 23:31* 字数 1744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晴

在者相牌坊岔路口坐车去贞丰,然后从贞丰去兴义。下车后一路打听寻找飞凤洞。到了洞里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坡下的一戸农家的老大爷在洞口看着我们,操着本地口音和我们对话,勉强能明白彼此的意思,帮我们从洞外捡柴帮大伙儿们生火,还帮从他家里背来了水。

原来大爷姓秦,是据飞凤洞最近的一戸人家,多亏了老人家的柴和水。我们才能埋锅造饭,填一下长途跋涉后饥肠辘辘的肚子。

饭后,在篝火旁,简单的review之后,营主安排安营扎寨,洞里潮湿、阴冷。这就是喀斯特地貌噢。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男生的帐篷在洞口扎了一圈。

躺在帐篷里,背包走了一天,太乏了,不一会就睡着了。山顶洞生活正式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晴

今天不是太顺利。早起大厨发现昨日在兴义买的几斤肉不翼而飞,旁边的大香肠上还有一排不知名动物的三角牙印,一大早,就引起了大伙儿的猜测与出谋划策杜绝再发生类似事件。

八月出洞时不小心擦伤了小腿,庆幸的又是伤得不重,做了包扎并向大本营做了医疗报告。

鸽子帮大家烤土豆,赵总在蹲着用嘴吹气好使火更旺点。突然,赵总站了起来,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啪的倒地失去意识,我和鸽子急忙轻唤他,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还好,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赵总醒了过来,问他怎么回事,他竟也不知道,一边安排他做下休息,喝热水,吃些糖。一边让当天鸽子给大本营做医疗报告。分析了一下应该是因为缺氧、低糖所导致。一场虚惊。

真是一波不平又起。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总是不尽人意,发生之前我们从未预测到会发生什么,我们能做也就是提前学习一些技能,有一颗冷静的心态。

饭后,因为山洞里缺水,我和阿炳小心的试探着去洞穴的里面寻找水源。洞穴里面更潮湿,不断有水滴从洞穴岩壁顶滴落下来。在一个陡峭的石坡的低洼处发现一片小水潭,看来能够做两顿饭的了。发现洞内壁不断有水滴下来,就拿了几个洗脸盆在下面接着,滴水之恩,洗漱的水就靠这些水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晴

装备到了,西南地区蓝天救援队的成员给我们培训绳索技术。 这些救援队成员都很赞,他们也是义工,平时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曾以专业救援队的身份出现在汶川地震的第一线。十足的佩服并惊叹于他们对绳索技术的痴迷:家装修没有沙发,只有垂下的粗麻绳。

带头的是个精瘦的四十岁左右中年男子,戴着黑框眼镜,自我介绍圈里朋友都喊他老枪。副队长则是一位大姐,来自广西,还有一男一女两名教员。女生叫畅畅,笑起来很迷人,来自湖南;男的叫顽石,兴义本地人。老枪演示了一下单绳技术,他像猴子一样灵敏,抓着绳子三两下就上去了,真是身轻如燕、攀若猿猴,小伙伴们都看呆了。

上午主要科目是练习横渡岩壁,我和糯米与老枪他们开了个小会, 决定把小队再分成了两队,糯米带一队在绳索上继续练习,我则带另一队横渡岩壁。仅靠岩壁上老枪他们事先拉上的绳子和身上用牛尾扣连接的两条绳,岩壁下面还是岩壁,约有几十米的高度。飞凤溶洞中垂挂着的水滴,听老枪说有些水滴十年才酿一滴,不要因为好奇或者欣喜拿手去触碰它,这样的奇迹应该让其他人也能欣赏到,我们只把美好的记忆留下就行,大自然的归大自然,而不应把这些美好占为己有。

我们队有两个女生身体比较柔弱,一个是小妹,一个是李仪;原本很担心更娇瘦的小妹横渡时难度很大,不过比我预期的很好,还算顺利的通过了 。

倒是到了李仪时,却屡屡在第一个点过不去,下面的队友一直给她打气,我也提前上到岩壁上尝试鼓励她和打保护。但是不行,她眼里含着泪花,嘴里一直说着自己不行,担心、害怕。一想,她这样一个状态不行,得先过心理上这一关。于是和她商量着说是否我们先下去聊聊天,让别的队员先练习。她点头,取下挂在绳子上的牛尾。

问了她一下感觉怎么,她说还好,就是一直担心,还讲述了她高考时的一些状况。我没怎么说话,只是一直静静地倾听。听她陈述过,笑着问了她一个问题,其实同时也是在问自己:当我们担心或恐惧时,担心或恐惧的是什么?在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并不清楚我们担心或恐惧的是什么。像横过岩壁,我们担心什么:是担心绳子不够结实,还是担心教练教授的技能的实用性,还是担心我们具体操作时会丢东落西不能按照教练传授的做。

没有,我们也许并没有怎么认真思考清楚我们的恐惧,只是对不熟悉的事物无端、莫名的感到恐惧罢了。

很开心的是李仪通过了整个岩壁横切练习。

有时候,阻挡我们突破的仅仅是一张纸。

醒来|行走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