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佛法,与无神论的我

0.406字数 2093阅读 6

来到国外,我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一种在我以前的想象中近乎神奇,而在现实生活中却时常存在的一个事物——信仰。

它像是一种内心的救赎吧。

抛开信仰不谈,所有的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并不会因为信仰而改变决定。通常情况下,是因为决定而选择的信仰。

1.

第一个触动我的,还是在国内时。我家在四川的一个边陲小镇,交通枢纽,我曾在这里遇见一位朝圣之人经过,她身着褴褛的衣衫,许是裹了许多层,略显肥大。只见她背上一个包裹,腰间斜挎一个水囊, 头发裹起仍然凌乱不堪,目光沉稳又坚定。

每三步,叩首,五体投地。

我转头望向背后的路,千千万万条路。来往纷杂的人群最多在她身上稍作停留,最多耳语两句:“这是在干什么呢?”“嘘。这是在朝圣。”“就她一人?”“就她一人。”

我不由得些许感慨。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信仰,不知道她去哪,不知道她从何而来,只知道有一个特别的客人从我们小镇经过,她将会选择千万条路中的一条,忽略所有过往的车辆人群,到达目的地。

可是那然后呢?不得而知,但目送她离开时,我竟能感觉到她内心的安然。

后来大学毕业,找工作时偶然出国,我时常惶恐不安。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惧,对经济飞速发展的恐惧,对自身落后的恐惧,一切都让我很慌张。我不断安慰自己,人生只有一条路,飞逝的时光只要心安变好。

后来消解我的一切恐惧的,便是只有时间而已。

2.

到新加坡之后,接触最多的还是基督教徒。

一位向我传福音的基督教徒说:“我入教是因为看见过圣谕。”接着说了一段我认为几乎荒诞的故事,譬如日记本恰好翻开,阳光正好照在她心间之类。

我家人中有基督教徒,曾遗落在家中一本圣经,从小无事乱翻书的我也读完过那敦厚又生涩的一整本。所有当那时那位门徒向我传福音时,我极有兴趣,却因突发之事耽搁,并没有跟她前去教堂,与主失之交臂,颇感遗憾。

我人生中所接触的人大都是充满善意的,包括有着慈祥和蔼双眼的基督教徒。

我曾经问过他们为什么信基督教,为什么进教堂?

一位基督教徒说,当时家里出事,心里极度彷徨,几欲自杀。是基督教让她内心沉静,终究将她拉出了深渊。

一位基督教徒说,那时离家远,思念母亲和故乡的情绪让他每晚难以入眠。最终在教堂中,他仿佛回到母亲怀抱,失声痛哭。

我点点头,有些时候,生活很难走下去的时候,总是想在什么地方寻找一些寄托。这块浮木拯救你的时候,你也希望它能拯救别人吧?

新加坡的教堂因为新加坡是个移民国家,便以各色的人种不同有着分类。比如我家门前的基督教堂,是印度基督教徒的聚集地,那如果有其他人种进教堂的话,在其中的教徒,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兄弟姐妹们,也是不会像同僚一样热情的。

入教仪式便是所谓的洗礼仪式,基督教徒说洗礼仪式是非常庄严肃穆,一般是不会让普通人去看的,我便还没接触过。但我耳闻新加坡如今的基督教徒的洗礼仪式,已经大都从浸入式改为用洒水式的洗礼了。

基督教的洗礼仪式没看过,但我看过摩门教的洗礼仪式。

3.

我去摩门教的经历颇为有趣。

起先是我认识一个基督教徒,她却误打误撞的带我认识了一个摩门教徒。我对这教派分类并不是特别的了解,晕晕乎乎的便也跟着去了教堂。我坐进去之后四下一看,便知道不是一派,他们也叫自己Jesus Christ,可是他们是不读《圣经》的。

他们有自己的《摩尔门经》,而这刚好是个中文教堂。摩门教在中国,不在官方承认的列表上,教义也有着多种类的演化,内容与基督教也算是一脉同根。

摩门教有着很多不被现代文明接受的观点,可是他们却发展得很好,在《福尔摩斯》第一章便有出现过,还有著名的杨百翰大学。

到教堂去看的第一次,便有人告诉我说周六有洗礼仪式,邀请我去看。我没看过,很开心地同意了。

洗礼是浸入式的。

在洗礼之前,受礼人细细讲了她是如何接受到上帝的旨意,生活又是如何带领她一步步走向摩门教,教会是如何帮助她在家庭和工作之间的平衡。

歌唱,吟诗,兄弟姐妹(教徒)们的陪伴,有名望的主礼者诵文,接受洗礼的人便将全身浸入水池里,只一瞬,她便起来了。

这时间真的是非常短,只是从这时开始,她便成为教会中正式的一份子。

人生不易,有众多兄弟姐妹们的陪伴,祝她安好。

4.

我也及其有幸接触到了小乘佛教。

中国基本上没有小乘佛教了,我们进的寺庙都是大乘佛教。

我认为小乘佛教的衰落大都是因为它不传教,并且渡己自救。它固化,不与本土融合,不拜佛为神。所以笼络不到世内之人,便由穷到无了。

大乘佛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佛教,有时也与道教混淆。

比如我就分不清文殊菩萨和文昌菩萨,也不知道为什么财神爷要在供奉在佛教堂里,更不知道送子观音又是属于哪个教派,似乎进去拜一拜就心安了。

但这心安又是从何处而来?

我听一位小乘佛教的大师讲过课,举的例子也生动有趣,相对来说小乘佛教也简单多了,化缘,修行,观心,自救。佛法是佛陀奔走而传递的善念,它不是神,无法保佑你,没有心有所求,没有点灯祈福,没有长生不老。

小乘佛教迅速的衰落了,无它,世人所求总是太世俗。

5.

一次在公交车站等公交的时候,一个印度的姐姐随口问我:“你的信仰是什么呢?”

我说:“我是无神论者,不信宗教。”我回答得很轻易。

只见她一怔,便满心满眼都是同情,稍提高音量,道:“对不起……”

我望着她的眼睛,正想说这没什么对不起的,便见她已经踏上了她回家的那趟公交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