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1-4章

“……摊位就在那边,只要玩游戏就有送小礼物。附近还有卖吃的。 等一下带你们到我学长那里去,无论他们讲什么,千万别理,都是一群想把妹的饥渴男啦。”

蔡沐有趣地听着好友的姐姐边走边介绍周遭新奇的事物。

已经高三的她,再不到几个月就要参加升学考试了;这个周末,同班好友问她想不想参加大学的园游会;在这么疲累的时候,刚好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于是她就愉快地答应了。

好友的姐姐念大一,虽然只有一年的差别,但高中生和大学生感觉上就有点距离了。

这所校风自由的第一志愿大学非常吸引人,蔡沐知道自己的成绩和程度,虽然并不是很差,不过要考上第一志愿恐怕有困难。她最大的目标是自己能力所及的最好学校。

途中遇上好友姐姐的几个直属学长姐,对方表达出对高中生活的怀念,一行人说说笑笑地往前走,途经挂着“综合大楼”牌子的一栋建筑物,几个学长学姐在一间教室前慢了下来。

“哎,那个学长还坐在那里啊?”

“真的耶!他真的好奇怪,我看是没人会去的啦。”

蔡沐听着那几个学长姐的交谈,好奇地从后门往教室里望去。

只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青年背对着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

“那是别科系的博士班学长啦。”

好友的姐姐用手掩着嘴,低头悄声对她和好友解释:

“我们都不认识他,也没有什么交集。因为这学期有一科刚好是那个博士班学长的老师教的,他就跑来跟我们说有一些很重要的课程内容要先告诉我们,不然我们上课时可能会听不懂……虽然也跟他说了,讲义发一发,大家看看就好,不过他好像觉得还是要用讲的比较清楚,所以才会坐在那里等。”

“今天是园游会耶,没人会理他的吧?”

“刚那个谁有进去拿讲义啊,还跟学长说,晚一点有空会再回来。拜托,最后一定不会去的啦。”

“学长自己有说不强迫啊,讲义他之后也会拿到教室发,所以是他自己要坐在那里等的,他突然来找我们就很奇怪了。”

“哈哈,他都那样说了,还有谁会去啊,等他发讲义就好啦。我想吃东西了,走吧。”

几个人压低音量交头接耳之后,没有多逗留就离开了。

原本就跟这一切无关的蔡沐收回了视线,跟着一群人往园游会的摊位前进。

在那有趣的园游会里,相当热情的大学生们带领着她和友人玩起来,被大学男生围说着希望明年能考进他们学校当学妹,于是从头到尾都是别人请客。玩乐的时间总是过得比较快。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蔡沐看看表,觉得自己该回去了,几个大学男生便说要送她到校门口。行至校门,她婉拒他们要继续跟到公车站牌陪她等车的提议,等他们离去后,她才又走回校园内。她一直想去洗手间,只是不好意思对男生讲。因为对这所学校不大熟悉,所以就快步走到之前曾经过的综合大楼,因为知道这栋楼一定会有对外开放的厕所。

去过洗手间后,她悠闲的喝着之前买的青苹果汽水饮料,漫步踏上长廊。

在经过某一间教室时,她顿住了。

穿着白衬衫的青年安静地坐在窗边的位置,一直望着窗户外面。

其实这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停住了。

“没有人会来的喔。”

她说。讲完之后自己还吓了一小跳。

那感觉就是她心里虽然确实这样想,但其实并没有打算告诉对方,结果却不知为何说出来了。青年闻声,缓慢地转过头来。他戴着一副眼镜,可能是距离或角度的关系,镜片反光,因而看不大到他的眼睛。

在望见她的时候,他似乎轻微地怔了一怔。

蔡沐有种按错别人家门铃的窘迫感,直想立刻跑走,不过她坚持忍住,试图正常、自然地离开对方的视线——

“请问,”青年启唇叫住她。“……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青年的问话令蔡沐愣住,下一秒,她差点噗哧笑出声。

因为拥有甜美相貌的缘故,她很清楚男生追女孩子大概会有什么招数,要说这当中让她觉得把妹方法最差劲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了吧。

她侧首,瞥了青年一眼。

“超老套。”

丢下一句话后,她跨出步伐,很快地走了。

对她而言,这只是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然后发生了一小段不重要且毫无干系又微不足道的事。

所以她不会知道,青年当时一直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

她好想回家。

隐身在比人高的装饰阔叶盆栽之后,蔡沐第九次在心里喊着好想要逃回家。

为什么她会在这个地方呢?

好像是上个星期的某个中午,她跟平常一样,和公司同事在餐厅里边吃午饭边聊天,话题也一如以往,又是哪个作业员和哪个工程师在一起,然后谁分手,谁有新欢,谁又被抛弃。

对,就是讨论到感情,话题不知何时兜到她身上,自由之身的她被问到有没有对象,她当时给的回答似乎是“没有,还在等”。那并不是最诚实的答案,但她并没有说谎。

只是这样,她的回答让人资部那个被昵称为“大妈”的主管给听到了。

大妈是个三四十岁的妇女,看起来已有欧巴桑的样子,只是,大妈喜欢牵红线,爱点鸳鸯谱。只要是没结婚的,一逮到机会,大妈都会想要介绍对象。目睹几次同事被大妈缠上的窘况,那时她还觉得好好笑,万万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受害人之一。

  每天,只要看到她,大妈就抓着她不停地说服、不停地讲述,内容她都会背了。

  于是这个周末,她应邀来喝那杯“美其名是交朋友,实际上等同在相亲”的咖啡。

今年才二十四岁的她居然要相亲!

蔡沐心里满是不愿意,光是从大门走到这盆栽后就花去她十分钟。

然后,在落地窗旁,她发现了自己即将要见面的对象。

虽然和公司网站上的照片有一点点细微的差异,但大致上看得出是本人。

……她真的想回家了。

才准备要走,身后忽然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蔡沐吃了一惊。

“怎么站这里?”

大妈豪爽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她知道自己错过了最后逃脱的机会。

“啊,我……”还挣扎地想要找个借口走人,却已被拉出盆栽后头;她只能闭嘴,任由大妈亲切热情地带她走向窗边的座位。

“哈啰!”大妈向那白衬衫男人打招呼。“哈哈,让你久等啦!”

表情彷佛温水般平静的男人有礼地站起身来。

男人瘦瘦高高的,但背脊不够直,虽然还没到驼背的程度,但就是无法予人挺拔之感,反倒觉得他贫瘦,像是一支有点弯曲的竹竿或公路上垂着头的路灯。

“副理。”他使用的是大妈在公司里的职称。

“唉哟,告诉你这小子多少次,叫我大妈就行啦。大家都这么叫的。”

“不,还是不好意思。”男人道。

“这位是蔡小姐,我们公司坐柜台的啊,今天有空,就找来一起喝咖啡了。”

蔡沐被一把拉到跟前,和男人面对面。

一瞬间,她尴尬万分,移开了视线,睇了睇桌上用餐巾纸折成的纸鹤,然后才困难地将视线移到男人身上。

近看才发现男人嘴角下方有一颗小痣,和他的外貌相当不协调。蔡沐觉得那有点滑稽。

在四目相接的瞬间,他很明显地停住了一下子,之后才彷佛回过神来般,道:

“你好,我姓宋,宋晨。”

他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她。

虽然她没相亲过,但一般在这种场合会从交换公司名片开始吗?蔡沐愣了愣,她迟疑了下,还是收下了。

“啊、哈哈,小宋你真是的!我知道你没交过女朋友,但也实在太不上道了。”大妈在旁边制造活泼气氛。

蔡沐却意外听到惊人的事实。

没交过女朋友?三十二岁了没交过女朋友?若不是这个男人说谎,就是这个男人本身有让女性不想和他在一起的问题吧?

大妈又笑谈了几句,便找个借口径自离去。

蔡沐站在桌边,还没有入座。因为本来就不带任何期望,她也没有兴趣去认识对方。

在思考着要怎么结束这场可笑戏码、然后回家时,宋晨走到她身旁,帮她拉开了椅子。

“请坐。”

“不好意思。其实我有事。”连说出自己名字都觉得浪费时间和不需要,她挤出笑容婉拒。“很抱歉,这么匆忙,没办法和你聊些什么。我不好意思告诉大妈我今天真的有其它要紧事,下次也许还有机会。”她说着标准的客套话。

她本来就是被强迫来的,反正大妈不在了,她也要走了。

闻言,宋晨用理解又体谅的语气对她说道:

“不要紧。那你……快点回去办事吧。”

“谢谢你。”

蔡沐转身要走,却被叫住。

“蔡小姐。”宋晨唤。

她回过头。“什么?”

“我们以前……”带着一点迟疑,他还是说道:“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公司以外的地方。”

闻言,她一呆。半晌,才笑咪咪答道:“是吗?”

她既没肯定,也没否定,随即转头推门走出咖啡厅。

身后的门才关上,她就忍不住翻白眼。

那是什么骨灰级的招数!已经没有人用这招骗女生,也没有女生会被骗了好吗!

“怎样怎样?被大妈抓去相亲的结果怎样?”

星期一,一到公司,蔡沐马上就被平常休息时间时一同行动的同事兴奋追问。

她将食指贴在嘴唇上,轻嘘了一声,转移话题道:“上班了。”

早上就这样暂时逃过,不过到了中午又被同事们围着问。

“怎么样嘛?说啦。”

“对啊,说嘛!结果你是跟谁见面啊?”

这回来凑热闹的女同事又多了几个。

“不知道。我没有多跟他讲话,也没去记他的名字。”蔡沐回答。

“咦?真的吗?”大伙儿失望地拉长音。

“真的。”蔡沐点头。事实上对方给她的那张名片,她根本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一定是我们不大认识的人吧,否则多少会听到风声的。”同事说。

虽然可以去问大妈,不过就怕问不到答案,还成为大妈心血来潮时的下一个目标,所以大家都很心有灵犀,不会去自找麻烦。

“我们公司有多少人啊,能认识百分之一就算很多了。”

“多知道一些人总是有好处的嘛。工作之后才知道人脉的重要性。”

“唉,别说这个了。我告诉你们喔,我今天早上又看到那个工程师了,他又跟我点头打招呼了耶。”

这个新来的小姐之前就提过有个工程师看到她都会对她点头,每个月总是只有一个星期会现身,天天都跟她打招呼,被她说得彷佛是一种邪门的仪式般。

“老实说我现在有点害怕了耶,不知道那人到底什么意思。他也不是每天会出现,但总是有一个礼拜天天向我报到耶。”

“是想追你吧。”人资部的同事断言道。“我们公司的柜台小姐都挑过长相的,我相信你们都被追过啦,只是都不讲而已。”

才没有呢。蔡沐在心里嘀咕否认。虽然这地方阳盛阴衰,很多人都认为她们柜台小姐绝对很抢手,但是说真的,几乎没有人会来追她们。工程师会追技术员,会追同样是工程师的女同事,却不会追柜台小姐或者秘书。

听别人说,好像是因为她们比较会让人有高不可攀的感觉。

几个人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团,话题继续从工程师怎么把妹、工程师讲的笑话不好笑,然后一路讲到园区里很多工程师都是宅男。

说起来,其实她们也不是很了解“宅男”是什么,一般只有笼统的印象,无法详细解释,但当看到的时候就会知道那个人就是“阿宅”。

因为太多人讲话,蔡沐个性虽然还算活泼,但每次同事们一聊起天来,她却是那种属于很少插嘴讨论的角色;不过,她突然忆起,那天在咖啡厅里用餐巾纸折纸鹤的男人,就是有点那种宅宅的形象。

不过,她也不用想那个人怎样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面。

才这么放下心,傍晚下班的时候,大妈又来找她了。

“小沐啊,上次见面感觉好像不错哦?这星期再跟对方见一次吧。”

“嗄?”本来以为大妈疼她,所以才带她到小吃店吃饭的蔡沐,闻言登时差点被送进口中的豆腐噎到。她掩嘴咳了咳,道:“大妈,我——”

她还没讲完就被打断。

“原来你以前和他认识啊,真是巧啊,怎么不告诉我。”大妈说。

蔡沐一愣。

“……什么?”

大妈笑道:“小宋跟我说的啊。后来我问他对你印象如何,他想了好久,才慢吞吞地告诉我,他以前认识你。真的好巧呢。”

蔡沐可没那好心情。她瞪大眼,好半晌才重复道:

“他说……说我和他以前……认识?”

在看到大妈点头之后,蔡沐心底一股火气升了上来。

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她根本就不认识他的啊。

如果说是看过她,那还有可能,毕竟她是柜台接待,但说成“认识”,那就太过分了。

虽然心里很生气,但她也不会让大妈看出来,只是婉转问道:“周末……要跟他见面吗?”

她知道不管怎样自己都会被大妈缠着拖去,那就再去一次,把事情问个清楚。

气呼呼地决定要当面责备对方一顿,很快地便到了周末。

这次约在晚上,同一家咖啡厅。

一进门,蔡沐环顾店内一周,那男人又提早到了,今天仍旧穿着白衬衫,坐在窗边的位置,正将纸巾摊开在桌面上。

她这次没有犹豫的走上前去,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

她突如其来的出现似乎令男人微微惊讶了,他有点反应不及地道:“啊,你好。”

没有理会他的问候,她立刻不高兴地说道:“我想请问你一件事。”

“……咦?”宋晨困惑地望着明显不悦的她。

她劈头就发难道:“我明明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说我们以前认识?”

他顿住,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是将嘴唇合起来,用沉默回应。

那样很容易被当成是默认,蔡沐于是更笃定他是故意误导别人。

“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本来我们或许可以作朋友,现在却作不成了。”在发现对方说谎之前,她其实也没意愿和他交友,但现在变成这样,知道他是那种人之后,她得清楚让对方明白,一切的“或许”都已经不可能了。

宋晨怔愣许久,启唇道:“介绍……作朋友……”他像是不明白什么,想了一想,忽然间低下头去。“原来……原来如此。”他轻声道。

没多久,他抬起脸来,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但面颊却同双耳般红通通的。

“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或者,你要喝饮料?”宋晨把桌上的meun轻轻推到她前面。

大概因为刚好是晚餐时间,所以他这么问了,不过却显得有点不会看气氛和状况。

“没有。”她断然摇头,完全没有要和对面男人进餐的打算。

“那……走吧。”在结完自己一杯法式牛奶的帐后,帮她推开门,一起走了出去。

步出门口的蔡沐,不晓得他要做什么,但她话已经说完,没留着的必要。

转身正要走,却听到宋晨开口说:

“你可以……陪我稍微走一下吗?”见她似乎露出警戒的眼神,他赶忙道:“不会很远的,就只是从这里到前面的便利商店。”

蔡沐看着前方的便利商店,大概有两三百公尺;这条街被路灯照得很明亮,路人来来往往,是没什么危险的疑虑。于是她并未做得决绝,点了点头。

“谢谢。”宋晨对她道,然后开始往前走,即使蔡沐和他保持距离,他也不介意,只是缓慢地说道:“那个……你可能不相信我,不过,我并不晓得你特别被请来和我作朋友的事……副理只是跟我说,想找我喝杯咖啡而已。”

蔡沐一顿,的确不怎么相信地皱眉望向他。

她落后一小步和他走着,只听他又低声说道:

“副理她……大概是关心我没和人交往过的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应该要早一点发现……不好意思,让你陪我走一段。副理很热心,也很有童心,有时候会在附近观察状况的。”

“什么?”蔡沐瞪大眼,下意识地左右张望。

宋晨目视前方,说:“像这样走一小段路,如果她看到了,她就会觉得我和你已经聊过了。我会好好地跟她说明,你以后就不会再被勉强来了。”说完话后,他停在便利商店前。

蔡沐瞅着他。

“……你说你不知道……今天也是吗?你看见我的时候,并没有问为什么大妈没来。”她站到他面前,提出质疑,想要仔细观察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呃,那是……”宋晨忽然撇开脸,用手盖住嘴。

蔡沐见状,以为他因为被追问而有些恼怒,顿时吓得心里一跳。

他掩着面部道:

“因为你上次说有机会再见面,所以,今天我以为你有什么事要找我……不过我刚才知道弄错了,你虽然那么说,但其实并不是那样。是我误会了。”

“嗄?”蔡沐傻了一下,就因为她上次随口的客套话,所以他才来赴约的吗?这个人……把那种随便挂在嘴上应酬的客套话当真了。

这样说来她自己也有责任。不知该如何回应对方,她有些难以反应。

他放下手,脸有些红,温温地问道:“请问,你现在是要回家吗?”

话题被转移了,蔡沐如释重负,很快答腔道:“是啊。”

“那我送你吧。”宋晨说。

“咦?”没那必要吧。她道:“不用了,很近,走路就到了。”蔡沐说的是实话。她住在园区附近的小公寓里。

他点了点头。“我还是送你一下。”

这人听不懂人家讲话?蔡沐再次拒绝:

“不用了,谢谢。”

宋晨没有再回话,蔡沐以为他是表示不会送了,礼貌道别后便往自家方向走去,没想到他却离了一段距离跟在自己身后。

“我……说不用送了。”她回首瞪住男人。

宋晨望着她。

“嗯,抱歉。”他道歉了。

蔡沐继续往前走,却发现他还是诡异地跟着。

讨厌!好恐怖!

她开始加快脚步,在绕过几条路后,男人依然没有放弃,直到进入自己住处、把门都锁好,她才安心地松了口气。

在阳台上,她望见男人还在楼下,她吓了一跳,往后退回到客厅,在落地窗旁观察着。

楼下的男人等待几分钟之后,转身慢慢地走了。

当男人红着脸向她解释的时候,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很坏的人;她有那么短暂的时间感觉对方虽然先前撒了谎,但或许对她说明的那些是真话。

怪人一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395评论 122 222
  • 原创:长篇小说 沐浴阳光 ...
    雅贤阅读 4,815评论 0 4
  • 十月的事业,从一开始就不好,初次找工作频频被据,没有优异的成绩,没有拿得出手的项目,其实十月是名校毕业,只是她在名...
    骄傲又可爱的猫阅读 18评论 0 0
  • 一 “仙女,明天我生日,我能许一个愿望吗?” “所有愿望我都能帮你实现的。” “我想要变漂亮,像小龙女那个样子的美...
    蔷薇藏于后世阅读 26评论 0 1
  • 一瓣接着一瓣地在空中不断旋舞,形成了一片耀眼夺目的花雨。落下的浅色花瓣,依然还留存着缎的光泽和脂的质感。她...
    冰夫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