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南-36

沿承德桥底下前行,其右侧是大方里。彼时还不见高楼,但见一垛垛齐胸高的红砖,连接成一道长长的红墙,成为明显分界线。墙内是黄沙,是红砖,是建筑工地,但不闻人声机器响,显然还不到动工的时候。

这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世界,一阵旋风卷起沙子,迷了眼睛,正欲加快脚步时,里面传了打斗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