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运还是借孕?早就计划好的阴谋?丨冰箱里的舅舅5

文/蔡海山

上一章回顾

第五章:借运还是借孕?早就计划好的阴谋?


-1-

“爸,你怎么来了?”马子博又惊又喜,这是自孩子住校以来,马东岳第一次来学校看他。

“没事,正好在附近见个客户,顺便过来看看你。”

“哦。”

“这么长时间了,周末怎么也不回家呀?”

“和同学约好出去玩了。”

“男同学女同学呀?”马东岳警惕的抬起头盯着马子博问。

“男同学女同学都有。”马子博回答的漫不经心,而且还有些不耐烦。

“我跟你说,你现在主要任务是学习,别给我玩什么早恋啊。”马东岳严肃的说道。

“谁早恋了?爸你怎么这么烦呀?比我妈还啰嗦。”马子博将头歪向一边。

“怎么跟你爸说话呢。”马东岳本来心情就不好,听儿子这么说真有点生气。

马子博看着玻璃窗外,喝着饮料。饮料就剩最后的一点根,他把吸管吸得‘呼噜呼噜’直响,这响声让马东岳心烦。

‘呼噜呼噜’的声音,让马东岳想起了自己几个月前肢解肖强尸体的时候。

事情已经过去了,赶快忘记吧。想到这里,马东岳这次想起自己来找孩子的真正目的。

他趁着马子博看窗外的时候,很仔细的端详着他的脸。不知道什么原因,马东岳现在怎么看马子博都像极了肖强。隆起的鼻子、分明的唇线、一点点的招风耳,尤其是那双眼睛,分明活脱脱的就是肖强。

马东岳的手使劲握着咖啡杯,还有点哆嗦,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儿子,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如果不是这次鬼使神差的基因检测,自己可能永远都要被蒙在鼓里。


马东岳开始非常后悔,他后悔自己知道了真相,如果不知道,他还可以开开心心的生活,不会像现在这样心里堵成这样,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好像自己时时刻刻都处于缺氧状态。

他宁可自己不知道这个真相,这个真相太伤人了。

他有时候对自己还是很佩服的,为了家庭,为了自己的妻子,可以处心积虑、心惊胆战的隐瞒杀人抛尸这样的真相,不被任何人知道。

但是他万万没有没有想到,李冰洁隐瞒的功力远在他之上,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十几年,儿子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这个隐瞒让自以为是的马东岳无地自容。


“爸,我小爷呢?他很久没来看我了。”马子博突然转过脸看着马东岳问道,他一直称呼肖强为小爷。

“恩?哦  ......你......你小爷呀,他......他去南方了。”马东岳被问的很突然,赶紧把思绪拉回来支支吾吾的回答。

“真不仗义,也不跟我打声招呼。”

“哦?他经常过来找你吗?”马东岳假装很自然的问道,他感觉儿子和肖强关系要比自己近。

“是啊,他经常过来,我们常在附近吃饭喝啤 ......”马子博把酒字活生生吞了下去,然后有些紧张的偷偷看了一眼马东岳。

“哦。”马东岳并没有因为儿子喝酒而发怒,只是哦了一声然后不再说话。

这完全出乎马子博的意料,他刚才都已经做好了挨骂甚至挨打的准备。他哪里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内心已经是翻江倒海,儿子喝酒这事根本不值得一提。

安静了很长时间。

“小爷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哼,他不回来了。”马东岳狠狠的说道。

“他不是已经死了吧。”马子博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马东岳心里一惊,抬头看着马子博。这时马子博的嘴角突然上扬,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这个微笑马东岳太熟悉了,正是那个在挥之不散的噩梦中,从冰箱里走出的肖强冲他的诡异微笑。


-2-

从马子博学校出来开车回家的路上,马东岳仔细在记忆中搜索关于马子博的一切。

当年马东岳和李冰洁结婚,要了两年的孩子都没有要上,两个人尝试了各种方法,戒烟戒酒、锻炼身体,中医西医,针灸按摩,甚至一些偏方也都试过,弄得精疲力尽,两个人最后都放弃了。还好他们感情还不错,两个人商量着如何做个丁克家族或者做个试管婴儿。

就在他们结婚后一年,小舅肖强就来他们所在那座城市打工,因为是亲戚,又在同一座城市,所以他们经常见面,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

有一天约吃饭,肖强带来一个叫赵钰的女孩,说是他女朋友。饭桌上大家聊的非常开心,当话题说到结婚生子的时候,李冰洁绝望的说,她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

急于拉近关系的赵钰马上接过话茬,说她认识一个大师姓臧,臧天朔的臧,算的可准了,她可以让大师给马东岳夫妇算算看。赵钰认真的说,很多东西其实早就是命中注定的,要孩子这事也是一样,是要看子孙缘的,臧大师可以通过批八字看出子孙缘的。

马东岳心里觉得很不屑,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相信算命这种事儿,他觉得赵钰就是那位什么臧大师的托儿,不过碍于肖强的面子就笑而不语了。而李冰洁则表现的非常感兴趣,拉着赵钰的手问东问西。

进入一条胡同后,一行人七拐八拐的走了一阵,来到一个破旧的木门前,赵钰说就是这里了。

算命先生跟马东岳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并不是一个带着墨镜的盲人,就是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中年男人,头发有点长,梳着中分,油腻腻的,不是发油,是很久没有洗头的那种油腻腻。

“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算命先生头都没抬的说道,李冰洁赶忙拿出在赵钰提示下早已写好的字条递了过去,神情显得莫名的紧张。

“还有你爷们的。”马东岳听到这话感觉到非常的厌恶。

“我只知道阳历,咱算命是不是得用阴历呀?”李冰洁轻声问道。

“臧大师会换算的。”肖强说到。

臧大师快速的在纸上写着,时而掐着手指头算一算,时而拿出手机看一下。

马东岳心说:看来这大师功力一般呀,还得用手机。

终于大师停下笔,纸上潦草的字迹就像医生的处方一样,估计也就臧大师自己能够看明白。

“大师,您看 ......”

“按八字推断,你们命里是不会有小孩的,你们的孩子没在自己的位置,一直在外面飘着。”李冰洁和马东岳对视了一眼,都皱起了眉头。

“八字在四柱上显示孩子是金命,而你和你老公都是火命,火克金,你俩在一起火加倍,孩子本来就在外面飘着,看到这么大的火,更不敢来了。”

“放他妈的屁,肯定是赵钰提前透露了信息给他,他这是在给后面收钱做铺垫,我们做市场营销也都用的这种套路,别以为我没看出来。”马东岳心想着,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讲出来。

“那有什么破解的办法吗?”李冰洁着急的问道。

“有是有,不过......”臧大师闭着眼睛若有所思,那个女孩给李冰洁递了个眼色,李冰洁连忙拿出五百块钱放到大师面前。

马东岳心说,这就是你的目的,这钱里肯定还有赵钰的那部分介绍费。

“方法是有,我可以告诉你破解之法,行或不行的我不敢保证,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一切都要看缘分。”说着臧大师把钱收了起来。

“借运。”臧大师说道。

“借孕?怀孕也能借吗?”马东岳疑惑的问道。

“不是借孕,是借运,借运气。”


-3-

从臧大师处出来,送别肖强和他的女朋友赵钰,李冰洁问马东岳:

“大师说的儿女双全、德高望重的人哪儿找去呀?”

“你还真信啊?”

“干嘛不信啊,钱都花了,孩子我是要定了。”李冰洁眼神很坚定。马东岳怕伤她的心,就敷衍着说道:

“我们董事长就是儿女双全的,旗下有七八家公司,员工都算上也都上千了吧。这算是德高望重了吧。”

“真的?这不就是大师说的借运的人吗。”李冰洁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真是天意啊,这事你必须给我办好了。”李冰洁用命令的口气说。

“要董事长的字很容易,签名很好搞到,文件上就有。但是在大师规定的时间内,让董事长亲手写指定的字,这就有难度了。而且大师不是也说了吗,会让被借运的人福气下降,这事儿干起来我我良心上过不去呀,何况我这还拿着人家的工资。”

“我不管,你必须让你们董事长把大师说的‘申’‘亥’‘辰’‘卯’这四个字写出来,然后我挂在南边的窗帘后面,这样咱们家的宝贝就会来找咱们了。”

“这......”马东岳本来想着挖苦一下李冰洁,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连这种江湖把戏也相信。但是看到李冰洁充满希望的眼睛,实在不忍心说出口了。

“我试试啊。”

“什么叫试啊,必须完成,对咱家孩子上点心行不。你要是觉得良心上过不去,你玩命给公司干活补偿,不要奖金不就完了。”李冰洁有点生气。

“好,好,为了咱家的孩子顺利归位,保证完成任务。”

“对了,以后让小舅多来咱家吧。”

“为什么呀?”

“小舅不是说他是土命吗?土生金啊,咱们偷偷的借一下他的运。”

“大师没说这样管用吧,你怎么还自学成才了。”

“我不管,能用上劲我都要用上,不能让自己留下遗憾。”


马东岳本想自己随便写点字给李冰洁交差,但是想到中国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阴阳五行几千年来还留存于世,或许真的有他的道理呢。如果因为自己没有尽力,导致孩子没有真的到来,真的会遗憾一辈子。

“董事长,我们需要您的帮忙啊。”

“直说吧,什么事?工作上的事我一定会全力支持。”

“我们市场部做活动,想用十二生肖做主题,设计宣传海报的时候遇到点困难。现在电脑里的字体都太难看,设计师都看不上。后来我们想到,董事长您的书法出众,自成一派,如果直接用您的墨宝,不单设计问题解决了,而且PR那边还会把这事写成文章做推广。用董事长亲笔书写的字作为企业的展示,那真是一举多得啊。”

“哈哈,市场部的嘴真是太厉害了,这马屁拍的。”

“这真不是拍马屁,我说的都是实话,这是我们下一步的推广计划,希望得到您的支持。”

“好,想让我写什么字,说吧。”

“得嘞,都给您准备好了。那个小王,笔墨伺候,赶紧的。”


-4-

半年后,李冰洁竟然真的怀孕了,马东岳觉得这一切太神奇了,那位臧大师的借运的方法莫非真的奏效了?还是他们要孩子的决心和努力感动的上帝?

怀孕后,他们想请肖强和他女朋友赵钰吃饭表示感谢,甭管是不是因为臧大师的指点还是巧合,反正表示感谢也是应该的,没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呢。

但是肖强说他们已经分手了,从那以后马东岳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叫赵钰的女孩。肖强说因为分手心情不好,需要离开这座让人伤心的城市,随后离开,并没有说自己去哪里。直到几年前再次回来,在这边做起了快递员。

马东岳和李冰洁去那个七拐八拐的胡同找过臧大师,想当面表示感谢,但是房东说臧大师交不起房租,已经被他赶出去了。不知道臧大师有没有给自己算出来自己会被赶出去呢,或许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

赵钰,赵钰。

马东岳突然一个急刹车,直接将车停在马路上,后面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后面的车差点追尾,接着又传来一阵狂躁而暴怒的喇叭声。后面的车在从马东岳车旁经过的时候,还放下玻璃窗破口大骂极其难听的脏话。

马东岳已经根本顾及不到这些了,怪不得在父亲葬礼上看到那个神秘女人那么眼熟,他一下记起来了,那个神秘女人就是赵钰。

找到赵钰,必须找到赵钰,马东岳不停的说着。他隐隐的觉得,赵钰或许知道事情的真相。

儿子马子博、妻子李冰洁、小舅肖强,肖强的死,马国强和肖淑芬的死,自己的抛尸计划,这一切好像都有着某种联系。

好像一切都从臧大师的借运开始的,好像一切都是从认识赵钰以后开始的。莫非这一切都是一次早就计划好的阴谋?

(未完待续)



(我已委托“维权骑士”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转载请注明或私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