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以前的话

“我要的自由,是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毫无顾虑地随时开始,随时放弃。而我偏不放弃。”

想到很久之前看过的一句话,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

那时候好像在做一些自己不喜欢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想来,我本就没有肆意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完全不顾现实的资本,觉得很累,但又,只能这样。



“梦到你问我为什么不找你,我开心的一下子醒过来,又难过的再也睡不着。嘿,不是我不找你,而是找不到,不是我不爱你,而是,你把我丢掉了。”

这大概是我许多年的执念,现在再看,也不记得当年那种喜欢的心情, 也无话可说了。



“我以为换一座城市换一种心情,但其实我还是讨厌的我从未变过。”

这座我从小生长的城市,容纳着太多复杂的情感,好的坏的,想要珍藏的或者迫切想要摆脱的。

曾经用到恶心这个词,其实并不严重。大概恶心的是幼稚一直做蠢事的自己。

往事总是不经意间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放映,你像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在里边扮演着各种蠢货的角色,做各种丢脸的事情,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

用尽所有的努力,换一场逃离,结果不过是,把另一座城市又变成记忆里恶心的地方。因为自己还是那个差劲的自己从没有过长进,所以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糟。

所以其实早该知道,想要重新开始,好好生活的首要矛盾是,让自己变成崭新的自己,而不是掩耳盗铃麻痹自我,逃开回忆。



“纵然无妄之灾,避无可避,也要好好生活,毕竟来都来了。”

写在16年10月份吧,那段时间,身边发生了太多变故,原有的生活轨迹也就搅得一团乱。

当厄运接二连三的降临在你身边的人的头上时,你会怀疑,是不是自己招致来了不幸。

那段时间,直到现在,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不过四个字,来都来了。

好在,身边有人陪着,至今仍庆幸,未来也仍会感动,那个会揭开自己的伤疤来安慰你的人。



翻看以前的日记,以前的随笔,边看边笑边觉得自己幼稚,脑海里想象出写的时候自己煞有介事的样子。能留下些什么东西供自己回忆和消遣,也是蛮幸运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