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趣

熟悉我的人都说我象小孩儿,我不知道她们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她们是不是觉得我心眼儿不如她们的多…,没办法,我可能真的是永远的小孩儿…

这可能与我小时候得过一场肺炎有关?我妈说我四岁那年打了不少麻药,从那以后人就有些发呆…,对此我不太认同,我哪儿比我哥哥姐姐们差了?是爸爸妈妈故意贬低我,弱化我,压根儿不想让我成财…,我读的书可比哥哥姐姐们都多…

在很小的时候当她们在外边玩耍或者闲逛的时候,我呢往往闷在屋子里头看书,看什么书呢?主要是小人书童话之类的,他们也看,往往是翻几下子就扔一边了,我却傻傻的看完一遍,接着再看…再看…

白雪公主灰姑娘小红帽…这些故事大摡你也知道,人家看完往往就忘了,我却当真了,“妈妈,小红帽进大灰狼肚子里怎么还活着出来?”“真有会说话的小魔镜吗?”“为啥只有灰姑娘才能穿上水晶鞋?”我一遍遍问妈妈…,我的妈妈好像故意哄我开心,从来不揭穿,给我留下想象空间…我还读过森林里的小房子,女孩的母亲去世了,继母对她特别不好,大冬天让她穿着一身纸做的衣服到森林里去挖菜,冬天哪有菜啊,小女孩在森林里走啊走,冻的全身发抖,忽然见到了一个仙女住的小房子,仙女们叫她去房后扫雪,结果把雪扫开发现雪下面全是青菜呀…,读完这个故事,一到下雪天,我就想一个人到村里山坡上的树林里转一转…

还有糖果屋的故事,可怜的小姐姐和小弟弟失去了双亲,在森林里啊走啊走,饿得头昏眼花,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小房子,饼干做的墙,面包做的房顶糖做的窗户…总之都是用糖果和点心做的…,姐弟俩于是扑过去饱餐了一顿,这个故事让我回味无穷,那个小房子该多美妙啊,妈妈怎么不给我做个那样的房子啊…

还有莴苣的故事,还有井娘娘…可笑的是每个故事我都当真事,我也想留一头长发,像那个叫莴苣的姑娘一样;我想村里的水井底下会不会也住着一位井娘娘…,看见爸爸在劈木头,我想那木头会不会也变成个会说话的长鼻子木偶!匹诺曹每说一句谎话,鼻子就会长长,后来鼻子长的屋子都装不下了…,看完这个故事后,我人变得非常诚实,以至于到现在都不敢说慌…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些故事的诱导及哄骗中度过的,好多年还对里面的情节念念不忘…

我不知道人家说我像小孩儿,是不是和这有关联呢…,但我还是感谢这些童话家,让我的童年多了几分魔幻色彩…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