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断天涯路

文/龙秀

烟波浩渺处,伞下执手,漫步于浪起的沙滩上,两相无语。往昔,山水隔不断的厥词诗赋,今日,戛然止住了平仄韵律。着急的波涛,猜不出缘由,只是顾自跌宕。

两手相扣,却没传感出应有温度,掠过的海风呢喃着,这人间四月并不暖。面朝大海,春宵瘦。我试着预放开那疏松的手,滑到指尖又被抓住,心的驱使,让我无力挣脱这不轻不重的力度,只是无声的默默跟随。

似火的骄阳,因到来的小雨,降低了温暖,蓝天被蒙上厚厚的层雾,春风十里缩短了尺度。一袭画外的风咒,淡了香醇的浓烈。世间最远的不是距离,而是无法逃遁面对面的冷。杂陈的五味,浸满被凉风吹透的胸口,哪一味都没有突兀。是谁种下了阴霾,是谁把春光剪破?

上万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这次擦肩,三生石上镌刻着前世的未了情。滚滚红尘,让我们奇迹般的相遇,在猝不及防时,喷出神奇的火种。你说是天意的遇见,我说是前世的冤家,你说今生依然还是。

兰舟畅饮,一场痴醉,冲走了思恋的苦,离别的愁。今生能否携手天涯,已不在重要,重要的是已相互拥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短暂的相聚,未及赏花好,未及见月明,酒气尚未散尽,就到分离时分。艄公阵阵催声起,十里相送有别时,不得不再次乘渡远行。

伫立在帆起的船头,回望那风中渐行渐远的身影,无言道出离别愁肠,只赋小诗一首,来表达内心的独白:

执手烟波处/相看无语/风起的浪涛/卷着红尘/潮湿了大好时光

兰舟乘渡/艄公催声起/多情总有伤别离/心落黄海深处

今日畅饮痴醉/酒醒不知何处/雾霭阴得花儿悴/逐浪催人回

面朝大海,风斜雨咒/厥词随风去/此去经年/望断天涯无归路

经年累月,南飞鸿雁声声,空中锦书云云。三千里云和月,总有辩不清的是与非,争不完的分歧,亦冷亦热不定时,分分合合无限期。两个都有相同倔强个性的人,做事风格有差异,又岂能尽善尽美。

我是前世一朵守在佛前的莲,因耐不住独坐云台的寂寞,贪念凡尘烟火,为遇见擦肩的那次回眸,来游历红尘,渡一场爱恨情仇的劫难。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每个人都是红尘的过客,谁又能陪谁走到终点,只能一切随缘。千帆过尽归为自然,情到深处化为平淡。能耐得住繁琐的躁动,守得住日常的平淡,把今生的情珍惜,把余生的路走好,才是真正的情归处。

沧海桑田,人生漫漫,积攒着经年的光阴。当步履蹒跚,银发飘逸,他日兰舟再渡,是否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