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得挺好,你怎么就不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心路天空      微信公众号:xltk1126646424

01

小佳很小的时候就得了一种慢性病:强直性脊柱炎,属于一种风湿病。

以至于小学都没有念完,更不用说初中了。

逐渐地,她失去了自己行动的能力。她说我的世界就是四面墙和一张天花板。

她渐渐长大,已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自称风格是韩系。

家人觉得亏欠她什么,无论是谁,都把她当做是个小公举,照顾着她的生活起居,忍受她爱作的小脾气。

小佳已是成年人,现在最大的梦想是自力更生,找工作养活自己,于是在网上教育学院报名学习CAD制图,她觉得这个是可以力所能及的工作。

她这毛病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全身乏力,不能久坐太累。

家人是不愿意她去赚钱,以至于好心人建议她找残联求助,都要背着家人偷偷地打。

许多善良的人鼓励她,给她出主意,让她改变目前的状态。给她求医问药,给她联系工作,更多的是让她励志。

让她向出版了三本诗集的余秀华学习,余秀华出生于湖北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因出生时倒产、缺氧而造成脑瘫,使其行动不便。

现在是钟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一样的行动不便似乎很有学习参考价值,可现实是励志不是说能做到就能做到的,付出的艰辛往往比正常人都大。

小佳觉得自己是个平凡人,没有那样的毅力,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每天看看书,追追剧,和家人聊聊天什么的,觉得自己挺好挺快乐的。

她常困惑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别人总劝她开心起来?其实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呀!

02

恬恬的前夫是个情场老手,她一直没有看穿他。婚前,他对她很好很好,很浪漫,很懂得如何让她欢心。

都说,男人的甜言蜜语是女人的毒药,让视爱情为神圣的恬恬迷失了方向,最终成了他的新娘。

第一次发现不对,是在婚后怀孕时,他耐不住寂寞,在外面偷腥,让敏感的她觉察了。

中国人的婚姻,好多是能过就过,就这样她们的婚姻维持了十年。

终于有一天,她醒悟了,她虽然没有了他的爱情,但依然执着于爱情,一个人净身出户,而正常情况下是犯错的男人离开。

她背上离婚女人的烙印,一个人在外生活。

朋友们都为她不平,她却觉得没什么。

有次她说:为什么我都已经放下了,而你们却没有放下呢?我现在觉得自己挺好,一个人自由自在,看看书,学学摄影,织毛线给儿子,最近还迷上了画画。

还有个少女时迷恋她的同学在追求她,人家可是公务员。

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

而身边的人并不懂她,让她困惑不解。

03

我们总喜欢先入为主,用一种本不该有的目光去审视他人,觉得人家如何如何不幸。

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幸和快乐,但往往会忽视,甚至不承认自己。

移民国外的瞧不起国内的,大城市里的人瞧不起小县城的,城市的瞧不起农村的,有钱人瞧不起穷人,事业有成的人瞧不起普通人等等。

似乎自己高人一等,有优越感。

其实这些都是自欺欺人,人家的世界你不懂,人家的幸福不是你能看明白的。

正如莎翁所言:“世上本无所谓好和坏,思想使然。”

也许许多人(包括我自己)会说:“我是出于好心呀,才会这样关心你。”

其实我们并没有懂得一个道理:“每个人的生命和生活都需要尊重和理解。”

不然会适得其反,既伤了人家,又显出自己的愚昧和无知。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