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爱情2(上)

文\一十三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路过了那些年有你的岁月,那些萌芽的青春里,我们都是那么的羞涩地怀揣着属于自己暗恋,在另个地方时,在无人的时候,我们总能静静的想起那时惦念已久的脸,可是再也没有那么的清晰了,因为时间把一个人的模样会磨掉,何况是一颗年少不曾结果的心,那时惊喜与悸动的心跳,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时间海里被流失了。

夏颖以为她再也见不到顾长柏了,她恨极了那时心灰意冷的自己,如果勇敢一点点,我们是不是就不会错过那时芬芬的季节了。

顾长柏,我以为我们是两种人,后来才发现原来我们都是一个爱情里的路过人而已。

坐在靠窗的位置,每天早晨那刺眼的阳光总是在嘹亮的朗读声中渐渐的拉长挺直的身影,她总是恍惚着顺着阳光望向窗外,那斑斑驳驳的光影总是细数的洒在那细腻嫩白的脸庞上,有着淡淡的悲伤。到底是她做错了吗?

开学那一天,她还是一个人拖着行李箱默默地来到开阔的校门口,那时候太阳正当头普照着,汗水随着她的发梢缓缓的滴下来。眼睛竟然被刺眼的阳光的睁不开,而那指缝间的漏光映入了顾长柏的脸,她顿时呆滞了,嘴巴可以塞上一个苹果了。

她就那样望着他,顺着阳光走向她,高大的身躯倒是挡住了迎面而来的火辣光线。

“嗨,顾长柏”不自然的向他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

“你变了”他看着她红彤彤的脸庞,没有那时的单薄和青涩了,他没想到她厚厚眼镜后竟然藏着一双那么好看的眼睛,闪烁着比着阳光还刺眼,眼睛忽然生疼了起来。

他听说她和林白在一起了,那是沅瞳和他说的。

她望着他刚刚闪亮的眼睛忽然暗淡了下去,心里堵着一堵墙怎么也开不了口,她好想问问他有没有喜欢过她?她多想在此刻告诉她是多么的喜欢他……

可是转眼看看在转角冒出来的沅瞳,她咽下了即要吐出口的话,眯起旧时的微笑,爽朗的和他说笑着。

看着走近的沅瞳,她亲昵的挽起顾长柏的手臂,那长长的花裙在阳光下恍惚了她的眼睛,夏颖那是时候心里黯淡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好,而她还是一样的是低在尘埃里的花儿,那么的卑微。

沅瞳说“夏颖,我和顾长一起了”。清脆的声音怎么却如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插进她掩藏的心事。即使已经预料到了,心还是痛的血肉模糊。

望着站在沅瞳身边的顾长柏,微张的唇却没有争辩。抬头望着刺眼的阳光,眯着双眼轻轻地说了一声“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不要辜负了沅瞳”

那时候顾长柏转身再也看不见她低下头,那垂落在脚跟边的眼泪,在炙热的夏天里幻化成魂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嬉笑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和林白在一起了?”或许是年少的骄傲,又或者是那时不懂事的青春里,她默许了。

他不再说话,她也不再说话。他倔强的牵起沅瞳的手,头也不回的逆着光走远了,她来不及说一声再见!

自那次以后再也见不到顾长柏了,在那些群上总是能看到他和沅瞳还有其他人的互动,可是他的头像却没有一次为她跳动过,她以为他已经忘了她,可是少年的心事,少女怎么能知晓呢?就像少年不懂少女的心。

高一那一年夏颖徘徊了,那旧时缠绵的少年还有满怀的心事,她不再只是学习,吃饭,睡觉了。她总是用大把时间去幻想着她的青春,而这所有的一切必须付出代价,她不在有引以为傲的成绩了,那多尘埃里的花再也绽放不了灿烂的花了。

翻看着那时的照片,夏颖总是喜欢眯着眼睛,望着窗外,那是另一个少年告诉她——窗总是会给人更多的想象,那样我们就不用那么悲伤了。

那个少年是——席睿南,可她还是把他弄丢了。拿出他那干净的照片时,鸢尾正盛,他摇曳而笑,干净的笑容,不似顾长柏那么狂肆。

那时席睿南总是安静的看着她,一脸正经的说“夏颖,你怎么可以那么忧伤呢?”

其实她也不知道,她记得以前她是一个笑得没心没肺的人,可是时间却把她最美好的东西带走了,她学会了伪装自己,一个人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望着窗外的一小片蓝天,一个人迷茫惆怅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在祭奠那远去的岁月。

在高一的第二学期她认识了席睿南。

她因成绩的跌落被“护送”到了那时的普通班,记得那时候一个人搬着沉重的桌子,早晨的有点寒冷,穿着厚重的衣服一拐拐的拖着桌子慢慢的在走廊上移动着,那时候整栋教学楼都是一片片的读书声,只有她一个人落寞的在寒风里摇曳着,那时候她就想自己怎么变得如此狼狈呢?

生气的用脚踢了桌子那被岁月弄得伤痕累累的桌角,身后的一个男生的声音想起来了“有这么暴力的女生,看着不像呀”满满的讥笑融在语调里,听起来特别不舒服。可是夏颖不想招惹任何人,她自求在这三年里安静静的度过。

继续的拖着那笨重的桌子在走廊上走着,那声声摩擦的刺耳的声音听得人的骨头牙齿发酥着,而一旁的席睿南搭着两手就那样好笑的随着她走在走廊里。

在楼梯的转角边,不耐烦的抬起头怒视着面前的大男孩,180的高个,浓浓的眉眼,高挺的鼻子,棕褐色的眼眸那么的深邃,可是她还是看懂他眼里的的戏味。穿着一身单薄的校服,窗口的风钻进他敞露的衣领里,腻白的肌肤冻得发紫了,可是他还是那样酷酷的的看着忽然停住脚步的她,眼里面写满了好奇和讥笑。

她不走,他也不走,就像两个倔强的孩子一样。可是高三那年,她走了,他也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

垂下眼眸,生气的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就一劲把桌子提起,靠在脚上,跌跌撞撞的加快了脚步,可是当到达门口时,那个男生还在后面。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讲台上班主任的审判,所幸是一位儒雅温和的人,并没有责怪她的迟到,而是贴心的帮她安排好座位,还贴心的鼓励着她不要放弃学习。

那时她才知道席睿南是这个班的同学,是老师最头疼的学生,总是喜欢无故旷课,喜欢在走道上对着走来的女生吹着口哨,幸得他长有一身好皮囊,总是能惹的那些女生声声的尖叫。

坐在座位上低蔹着眼眸,看着书上的一字一句,无聊之极,可是却不想说一句话,就那样看着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

而这时一个女生闯进视野,那是一个狂放不羁的女生,一头清爽的短发,帅气的侧脸,比班上大多数的男生还要养眼,那是我知道她叫——柳墨,我的新同桌!倒是一个好名字,只是有点不应人了。

当然坐在角落的我只能这样静静的探索着那窗外,门外人的故事,就像我为顾长柏和沅瞳想象的故事一样。

总是在课间上无聊的望着窗外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那时候就常常想起顾长柏在篮球场上的打球的样子,而这时的他身边总是有一个笑颜如花,亭亭玉立的沅瞳吧。

每想到这里,总是不免的地叹了口气,而柳墨总是取笑着“夏颖,你怎么像是个老人一样呢?每天都是愁眉苦脸的”。

在这个新的班级里,幸好班主任好意的安排她来和自己同桌。那时候她也不愿与柳墨说过多的话,可是柳墨总是开心的,好意的和她分享着她的所有,拉她走进她的世界里。而她渐渐地敞开了心扉,其实她知道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安静的女孩。

记得有一天晚上,柳墨要她陪她去吃夜宵,可是她确实不怎么想去,因为回家的路有点黑了。可是看着柳墨期待的眼神不忍心就点点了头,可是就那个晚上她又遇见了那个叫席睿南的男生。

当柳墨熟络的和席睿南招手的那瞬间,然后拉着她要钻进他坐的的那张桌子时,她那瞬间有点后悔了,她不应该答应柳墨的。

那一晚,柳墨和席睿南兴起的点了一瓶酒,两个人就一杯杯喝喝着,还互相说着话,夏颖就那样安静的坐着,没有说一句话。他知道席睿南一整晚都在审视着她,而她从来都不喜欢那种被审视的感觉,那就像是她偷了他什么。

可是最后她还是偷了他的东西,当他那审视的眼光又落在他的身上,灼灼的悲伤淹没了她头顶。

那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就一个爱情小偷一样,就像顾长柏一样偷走她的青春一样,她偷走了席睿南的青春。

送有点微醉的柳墨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那时候街上的灯已经暗淡了,就像故事情节里的华灯初落得悲凉一般,一个人默默地走在马路上,寒气未散的风灌着领口里,那时候她有点清醒的明白,她的青春好像凋零的太早了。

其实那一天晚上她知道身后一直有一个人,那就是席睿南,看着他谨慎的身影躲躲闪闪着,不禁的笑了,那昏暗的灯光照着他的影子像是夜里起舞的人,原来他也是一个这么可爱的人!

每想到这里,夏颖心口就微微徐疼着,在那个美好的年纪里,我们总是想给以那人浪漫的爱情,可是最后才发现浪漫只是一个人的浪漫而已。

就像她最后期待着顾长柏能给自己的浪漫,最后也变成了自己的浪漫,而席睿南许诺给她的浪漫也只是他的浪漫而已。

那一晚后,夏颖还是那个总是埋着头的夏颖,而那个总是逃课的席睿南却不再,可是班上却多了一个上课瞌睡的同学了,可是班主任还是满足的点点头了,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改变了,夏颖也不知道,或许只有席睿南知道吧。他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夏颖吧,那个总是一脸悲伤,沉默的女生。

一个学期就那样过了,她还是一样的她,可是再怎么努力却也冲不到年级的前十了,而她却从来没有和席睿南说过一句话,只是常常被柳墨拉去看他的篮球比赛,那时候她就明白,他和顾长柏打球的样子真的好像,席睿南如果你是顾长柏多好呀。

那个下午,她专心致志的看着球场上的席睿南,回忆着那时的顾长柏,或许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多残忍了。就是那一专心的眼神坚定了席睿南的心神,他以为她嘴角露出的微笑是因为他,卖力挥洒着场上的汗时,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场外的女生声声切切的欢呼与关怀都不及她的一个微笑,那是他第一次见她笑,她的笑就像朵朵绽放的栀子花那般清新。

自此,少年心动不曾弃。可是,那个被心动的人确实一路茫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