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13.22

13.22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善夫!”

“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①。”

注释

①不占而已矣:朱熹认为,这一句上面的“子曰”是为了与《易》爻辞有所区别而加,其实与前面的话是同时讲的。并认为,这句话的含义不详。现在仅按字面译出。

译文

孔子说:“南方人说:‘人没有恒心,不能担任巫师和医士。’说得好啊!”

《易·恒》的爻辞说:“不保持德行,就可能招致羞辱。”孔子说:“这是毋须占卜的。”

段意

此章是说,干任何事情都要有恒心。在儒家看来,巫师和医士是不能与君子行道同日而语的,但即便是这样的“贱役”,孔子认为没有恒心也是干不成的。

13.23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①,小人同而不和。”

注释

①和而不同:朱熹《集注》云:“和者,无乖戾之心;同者,有阿比之意。”按,此处的“和”应释为和谐。

译文

孔子说:“君子和谐而不结党,小人结党而不和谐。”

段意

此章也是讲君子、小人的不同行为。君子以义相合,不必去结党营私;小人以利相交,不能够和谐处事(见朱熹《集注》引尹氏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