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过去的“我” 六

六 明星与“红人”

林逸的身体无比脆弱,每天要摄入大量CI配制的药剂,除此之外,最要命的是她的皮肤。也许百年的冰冻,让她的皮肤失去了正常人应该有的弹性,所以,皮肤皲裂对于她来说是司空见惯的。皲裂导致的皮肤撕裂以及微量出血,对她的身体才是最致命的。她无法实现身体的自主凝血,需要借助凝血剂的帮助,而体内经过大量换血,一旦失血,即便是微量出血,护理不当也会造成无可弥补的后果。

为了缓解林逸皮肤干裂、萎缩、拖沓,CI给配制了专门的药水,林逸回到我家的大多数时间,就是躲在家里拉上窗帘泡药水。药水也多少改变了林逸的皮肤,让她的皮肤更加暗黄,一旦离开了药水,她的皮肤就会更干涩。

从CI的无菌环境中回到中国北方,林逸的头发开始掉落。以前,她全身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一头乌黑秀发,如今也开始变得干枯、无光。她的头发掉的稀稀拉拉,新的头发也迟迟长不出来——我怀疑,她的身体已经失去了任何细胞再造功能,头发根本不可能再长出来了。

我的心情一直也很不好,因为我不但丢了工作,回来之后也要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去工作,我要照顾林逸。每天和一个长得实在有些恐怖的“病人”生活在一起,家里一直飘散着挥之不去的化学药水味道。从回了家我几乎都见不到太阳,还要处理林逸的各种医疗垃圾,最可怕的是,我本身就已经很穷了,现在还举债度日,又不能工作创收,可想而知,我有多么郁闷。

以前我隔三差五和朋友们在网络空间开party,互相调侃、聊聊生活近况,曾经想把我光芒四射的年轻姑奶奶介绍给他们显摆显摆,现在呢,我连以往的社交活动也省了,因为这样的姑奶奶,想被吓死的,可以来找我。

任我是一个开朗,对什么都好奇的年轻姑娘,也对这种生活感到厌烦、无助。我甚至有些后悔当初的选择,如果当初知道是这个局面,而且我还不知道这种局面的时限是多久,也许那个时候我会考虑放弃“复活”林逸。我的生活已经因为这个决定变得乱七八糟了,而且,我无力自控。

可是,这样的状态,起码平静,但是却也没能维持多久。

很快,我就成了新闻人物。

按照合约,林逸的“复活”是机密事件。因为谁也不知道,喧嚣的生活会不会影响到林逸的生存,但是,这毕竟是世界范围的一件大事。我们回来半个月后,就开始有记者在我家附近活动了。渐渐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和林逸的事情已经不再是秘密。大批的记者蜂拥而来,依靠我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保护自己和林逸的,我只能求助CI本部。结果,他们给我的回复让我大跌眼镜——本部会派出专门的公关人员来和新闻机构交涉,我会被聘请为“冷冻人技术”的代言人,林逸未来也将公开出现在世人面前。

CI对外宣传的工作人员对我说:“接受现实吧,你和林逸都不可能永远藏起来。从你签协议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是被世界关注的焦点了,CI只能尽最大的所能安排好一切,让你和林逸更舒服一些。”我辩称,这些对林逸的恢复不好,CI给我的回应是,医务人员和专业的宣传团队会到家服务。最后他们告诉我,这样对我和林逸都好,因为后续的费用我就不用发愁了,林逸离开那些营养液、药水、必要的医护,她坚持不了多久的时间。然后,我就闭嘴了。

一切都离开了我设想的轨道,只怪我太年轻,考虑问题太简单。当我跨越了人类的极限,为什么就没有想到,我所经历的一切,也是人类的一项壮举。我接受了林逸,就是接受了一个传奇,所以,不管什么样的生活,我都必须接受,怎么样的世界,我都必须适应。

我和林逸生活在一起的一年多,不过是这个事件的发酵期。我曾经签了一个保密协定,林逸要是没有“复活”,或者“复活”效果不适合公开,我所见过的将终生不能宣之于口,否则,我会在世界范围内失去任何信用——在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信用就寸步难行,等于判了你融入社会的死刑,而且一个没有信用的人说的话,谁会信呢?CI和一切协助过我的组织,一定早就预见了各种情况,包括今天我和林逸必然无法安静的生活。

在此前的23年里,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个“红人”。也许,这当明星的素质,最早还可以追溯到我的姑奶奶林逸那呢,毕竟,人家不也在自己的那个时代红过嘛,要不是英年早逝,没准还能成为历史留名的大明星呢——至少在我这个时代,她还是做到了历史留名。

第一次上网络直播间前,CI委托的公关公司给我进行了专门的培训。我只能在节目说“冷冻人技术”的成果,至于林逸身体的不良状况,目前是不能说的。因为这会影响目标客户群的判断。CI公司想要通过我宣传“冷冻人技术”,让我做好“冷冻人技术”的代言人,而真正的冷冻人林逸,却被公司保护的很好,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推出她来,目前看来,林逸的观感实在是不怎么好。访谈中,大屏幕背景借助科学技术,不断闪回林逸一百五十年前的人生片段,包括她留在社交网络上的痕迹以及她当年留下的影像。那个时候,林逸还是那么年轻和美貌,预期这样的宣传,会刺激“冷冻人”事业的发展,让更多的金主投入资金发展这个行业。CI高层跟我解释,林逸需要时间适应这个世界,当她有了足够的承受能力,可以给她整容、换肤,然后再让她走到公众面前。毕竟,没有人希望自己复活之后,变成一个丑八怪。只有我一个人嘀咕:我们这个时代医学都解决不了的必将到来死亡,到将来的那个时代再“复活”,那“复活”的技术含量得多大啊?到了那个时代,也许人们真能解决“复活”人的整形问题,希望如此。

“红人”虽然辛苦,我当的不情不愿,但是我却再也不用担心生活了。赚了钱,我为林逸雇佣了三名专业的医护人员,她可以享受专业的照顾,而我终于不用整日和她生活在一起了。我另外租了一整套公寓单给林逸居住,她依旧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屋子里泡着发出苦涩气味的发黄液体。

我渐渐开始享受这种“红人”生活,又觉得自己毕竟做了一件“对”的事情,不但为人类,也为自己。要是没有林逸,我还不知道自己其实可以过这样的生活。

我的日程很满,要做节目,要参加学术会议,要公开演讲,还要写各种报告。林逸被签了保密协定的医护人员照料,再也不用我操心。我每天飞来飞去,“冷冻认技术”成了我的口头禅,“冷冻人”成了我的标志。偶尔我会怀念以前当导游的日子,过的很省心,只需要操作好工作台上的目标指令就好。

我很久不跟父母联系了,上一次视频,我们都没有提到“林逸”。我只是告诉他们,我很忙,他们回答我,他们也很忙,虽然时间紧迫,联系不便,但我们竟然也真的没有什么可交流的。没有了经济的压力,我也不是那么着急他们回来,好把姑奶奶这个包袱甩给他们。一句话,钱解决了目前我的绝大部分问题。

刚开始和林逸分开居住,我每天不管再忙都要看医护人员对林逸的监护记录,后来是每周,再后来,半个月,再后来就是一个月。林逸好像渐渐地成为了一个符号,一个我必须每天为之工作的符号。可是真实的她,到底什么样,不但是我,好像连CI都不太关心了。

林逸从恢复吃流食就一直在吃流食,肠胃功能似乎迟迟也不能恢复——而对此,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她的身体好像一直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有天,她的记录报告吸引了我,报告上写着,林逸感到“痒”,而这种感受,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上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 “复活”之旅开启 我搭乘飞机前往美国CI底特律总部。 一百多年前,美国曾是梦之地。无数向往自由的人想要踏上美国...
    草原上的咩咩羊阅读 61评论 0 0
  • 大多数朋友刚认识的时候会问,你为什么单身。 起初你也会很认真的回答,没遇见合适的,或者长得不够漂亮,性格不够好等。...
    落落莫阅读 109评论 0 5
  • 偶然发现这一隅,感觉氛围很舒适,尝试驻扎安家。 先熟悉一下环境,学习一下用法
    梅子泡酒阅读 91评论 0 0
  • 小学的时候,喜欢写作文,是因为我的五百字小文章几乎每一次都会被老师拿来当作范文来念给全班同学听; 初中的时候,喜欢...
    潇漫阅读 130评论 1 8
  • 那些午间的音符 从五线谱上滑落 掉进了空气里 翻滚 一双睡着的耳朵 裸露出耳洞 直通心底的隧道如此打开 它们欢呼雀...
    一团菌阅读 86评论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