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事征文 |请把我葬在去北京的路上

字数 2268阅读 34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抢到车票后,我立刻把这一好消息分享给了妈妈。

听完“早点去车站,别误点”“在车上睡会,看好你的东西”之类的叮嘱后,我想起了一个人,于是笑着说:“林大爷又该去咱们家了,哈哈。”

“别瞎说!林大爷已经去世了。”说完妈妈开始叹气。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上个月,急性病。”妈妈说。

“他儿子,还是没消息?”

“葬礼过后,林涛回来过,好几个人看见了。”

电话挂断后,我呆坐在那里,耳边回荡着林大爷那句“闺女是从北京回来的吧?看到过我家涛儿没有?”

这个问题,他问了我五年。

只要是从北京回来的人,他都问过。

其实最初我挺反感他的,试想一下,很久都没回家的我们,刚进家门刚见到父母亲人,攒了一肚子的话还没开始说,就被一个来家里做客的老人打断,不停地问些你丝毫不感兴趣的问题,任谁都不开心吧?

“北京大着呢,我真没见过您儿子。”

第一年,我是这么回答的,态度不好。

我记得林大爷离开后,爸妈还批评了我:“有人说在北京见过涛儿,还聊了几句,老人家听说后就去了北京,年纪大了又不识字,去了之后不但没找到人自己还差点回不来,最后被人送回来的,所以一听说谁从北京回来了,都要去问。你得理解他,态度好点。”

后来林大爷开始做年糕,做好后切成一片片的,装成一包包的。

可能是有些人的态度不太好吧,可能是有些人对于他年复一年重复着的问题感到厌烦吧,也可能仅仅是因为他单纯的觉得,收下了他的年糕,我们就会更卖力地帮他找儿子吧。

他的儿子林涛,是个坏人,是乡亲口中的“祸害”。

林涛从小聪明,成绩很好,读了大学。

毕业后,他去了省会一家不错的公司上班,薪水不菲。后来娶妻生子,生活得很幸福。

所以在他和人合开了那个“农村信用社”并且宣称存款利息高出银行无数倍时,很多人都蠢蠢欲动。

但万一是骗局呢?谁都不敢第一个站出来,都处在观望状态。

第一个找林涛存钱的是名大学生,后来被人怀疑是托。

那个人存了钱以后,很快就收到了高额的利息,还领了大米、油、面等物品。

越来越多的人去存钱,几千块几万块的都有,有的甚至是全部家当。

除了高额的利息诱惑外,多数人的心理是这样的:反正林涛的家在这里,真是陷阱的话,他也跑不了,谁会害自己呀?所以肯定是靠谱的。

尝到甜头的人,再也没有了顾虑,但他们却忘了,高利润背后往往是高风险。

有个人的母亲病了,他去找林涛,想把存的钱全部取出来,总共4万多。

林涛让他等几天,说是要走手续。

几天后,人家来拿钱,他又说要等会计过来,钱不在他这里。

那个人急了,说当初把钱交给了你,为什么要找别人?

双方争执了很久,差点动手,最后林大爷拿出2万块给了那个人,让他先拿去帮母亲看病。

消息传开后,存了钱的那些人都去林涛家要钱,得到的统一答复是:

“钱不在我这里,负责人出国考察了,想取钱得等他回来。”

大家都很愤怒,问他负责人是谁?他说是乡里的,让那些人去乡政府要。

真有人去了,不过根本没找到人,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找谁。

他们想到了报警,可是有人反对,理由是:如果林涛被抓了,他们存的钱就彻底泡汤了。

没多久,有一辆车开进了村子,车上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到处打听林涛家的位置,他们说林涛在外面倒卖车,骗了别人很多钱。

那些人把车停在林涛家门口时,林涛已经跑了,他的老婆孩子和林大爷在家。

后来那些人又开车来过几次,村子里存着钱的人也都去他家要钱,林涛的老婆说没钱,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别伤害孩子,林大爷给他们倒水喝。

没有人知道林涛去了哪里,林大爷也不知道。

有人说他卷了钱出国了,有人说他跑到内蒙时被警察抓了,关进了牢房。

因为始终没找到账本,无法统计都有谁存过钱,存了多少钱。

林大爷挨家挨户去问,找人帮着记下。

他说“子债父还,我一笔笔还。”

他跑到县城捡垃圾卖钱,爬到山上挖药材卖钱,编筐卖钱,打零工卖钱。

善良的乡亲都劝他算了,他们说还是等你儿子回来吧,你就别折腾了。

他不听,继续拼命攒钱。

村子附近的一个大水坑里飘起来一具尸体,因为已经泡得变形,警察无法确定其身份,有人说看身形像是林涛,联想到之前的事情,很多人说就是林涛。

林大爷去认领尸体的时候,抽了好几包烟,一根接着一根,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警察说要尸检,他说行。

他没把林涛埋进祖坟,也没怎么操办,选了块地,草草埋了。

儿媳妇抱着孩子走了,他想抚养孙子,儿媳妇问他拿什么养?他张了几次嘴但始终没说出话来,只是在最后央求她不要嫁太远,好让他能看孙子。

后来有人在北京看到了林涛,还和他说了几句话,证明自己没认错人。

听到消息后,林大爷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涛儿还活着,他做了没良心的事啊,死了才能让乡亲解气。”

后来的事,就是开头那样了。

林涛走了十三年,林大爷向从北京回来的人打听了十几年,问了无数个人,问了无数次。

几千个日日夜夜,有位老父亲等待着他那“祸害”儿子的归来。

在送医院的路上,他说他快不行了,他说他还欠着11个乡亲的钱,他说账本在他床上,他死以后让他侄子帮他把房子和东西变卖了还钱。

他说自己没教育好儿子,没脸见列祖列宗,没脸进祖坟,他嘱咐大家把他埋在别的地方,埋在那条据说可以直达北京的新路附近。

他死后,很多乡亲自发地来送葬,他们说那些钱他们自己都不打算要了,林大爷坚持要给,他说钱还完了,儿子就能回来过年了。

他死后,他的侄子和家人没有遵循他的嘱托,坚持把他埋进了祖坟。

几天以后,有人看到了林涛,他在父亲的坟头失声痛哭,长跪不起。

父母在,别作孽。

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烟云,比起春节回家团聚,比起父母的望眼欲穿,轻如鸿毛,不值一提。

只要不是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因素,希望所有人都能在春节回家,因为或许,有两个人正在回家的路上翘首张望。

世间事征文要求链接请戳:http://www.jianshu.com/p/26c5937631f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