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

图片来自网络

1

孙萝是个狐狸精,在她六百岁那年的惊蛰,捡到了一个书生。

书生体弱,淋了雨,差点就要死在路边。为妖者心善,把他拖回了自己的山洞。

孙萝体贴,她怕书生醒来受到惊吓,就施了个幻术,将山洞变作了个一进的宅子,宅子模样平平,家具也少。

书生烧了两天才醒转,看着窗边吃鸡的娇俏姑娘,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震撼过后,春心萌动。

2

孙萝把病好了的书生送回原来道上,打算甩爪子走狐,不料书生无赖,拉着她的袖子死活不让走。

书生考试了好几年,年年垫底,自信心受损严重,避世的欲望隐隐作祟。

孙萝再次心善,把哭得梨花带雨的书生带回了山洞,不过幻术褪去,宅院消失,山洞空旷且简陋。

书生傻了眼,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他居然见到了活的妖怪,体弱的他受不得惊吓,故又晕了过去。

3

孙萝把宅院变了回来,还变出了一堆家具,屋内温馨像个家。但是由于她一直吃鸡,书生认为她是黄鼠狼精,这个认知使她很郁闷和生气,从此拒绝负责书生的吃食。

书生读书不上心,经商倒是把好手,他开始倒卖山里的药材,此山灵气足,药材长得甚好,勤劳的书生赚得盆满钵满。

孙萝看着书生每天吃的比她还好,她更郁闷更生气,就让书生搬出去。

书生抱着床脚死活不搬,他把卖药材的钱袋子扔进孙萝的怀里,钱袋子沉甸甸的。书生又留下了,每月交天价的房租。

4

有一日,孙萝在外面溜达,被一个不长眼的小道士贴了道符,道士能力不太够,这符只能限制孙萝三日不能幻做人形,她怕吓到书生,故而没有回山洞。

书生拿着钱袋子乖巧地等在洞里,这日是收房租的日子,他在等孙萝来收钱。

孙萝在大灰狼的山洞里睡得正高兴,听到了书生的哭声,像是死了老婆孩子似得撕心裂肺,仔细听听,招魂一样喊得,不就是她的名字。

书生被一只大狐狸踹到在地,他满脸脏污,手里还捏着钱袋。大狐狸让他闭嘴,用得是孙萝的声音。书生闻言一把抱住狐狸头,心情如珍宝复得。

5

孙萝在书生面前现了原形之后,就不再有什么好顾虑的了,深山的宅子里,常常是一人一狐或坐或立,怡然自得。

书生小时候听了很多狐妖的故事,但是故事里的狐妖多是魅惑人心的,孙萝颠覆了他的认知,所以他常常偷看她。

孙萝耳目聪明,每次书生一把视线放她身上她就转过去同他对视,但每次都没什么结果,因为书生通常在这时都会红着脸转开脑袋。

书生捂着自己活蹦乱跳的小心脏,乖乖,孙萝果然是个狐妖。

6

孙萝是个资格比较老的妖,对时光已然没有概念。她是在发现书生突然开始日日背书之后才意识到,新一年的考试又来了。

书生以前是半日采药半日卖药,晚间挑灯夜读,如今是不采药不卖药整日专心书册。

孙萝觉得下月的房租怕是没有着落了,但是她似乎没那么在乎,她给山洞周围的小生灵们都下了死命令,要是谁敢打扰书生读书,獠牙伺候。

书生喝着孙萝炖的大补汤,读着圣贤书,整个人自信得简直要发光,他此次定会榜上有名。

7

孙萝送书生到山脚下,她本想细细嘱托一番,但这不符合一个妖的作风,她最后从脖子上摘了一个玉佩下来塞进书生手里,挥挥手隐入山林。

书生知道这玉佩的来历,是孙萝还没开始修炼的时候,一个救了她的将军所赠,数百年来,她从未离身。

孙萝一个人回了山洞,没有书生,她想把宅院抹去,但没舍得,她躺在屋顶,圆月像个黑夜的破洞,傻愣愣地对着她。十五的日子,书生应该晚一天走的。

书生顺利到了京师,顺利入了考场,顺利考完了试,顺利上了榜,但他没有顺利回去见孙萝。

8

孙萝是想不通的,有些人类,特别喜欢搞破坏的心理是怎么回事。野火蔓延了大半座山,她的愤怒足以吞掉山脚那群人。

书生真的考得很好,只是他那久等他不归的妻子跋山涉水而来,特地在放榜那日蹲点在榜单下,红着眼望着他。

孙萝把召集人放火烧山的书生妻子按在爪下,獠牙抵在她的脖间。

书生妻子哭喊着,双手揪着狐狸毛,生死不顾。她问孙萝,为何要祸害她的相公。书生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他向来懦弱,所以他说妖魔乱心。

9

孙萝和看不爽她又干不掉她的那个能力不足的小道士成了酒肉朋友。

两坛剑南烧春下肚,小道士开始挖苦孙萝,这就是你等的那个将军转世?等了好几百年?这么渣?

孙萝灌了一大口竹叶青,掌心托着那枚玉佩。在她脖子上带了数百年的玉佩被磨浅了纹路,在月下看起来更加温润。

小道士摔碎了空坛子,沉沉睡去,梦里喊了好几个姑娘的名字。

孙萝踹了道士一脚,她将那枚玉佩仔细挂了回去,情深是她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