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女初长成(一百三十五)怀疑

吾家有女初长成

简介:

三姐妹安雨萱,安雨潇,杨晓,出生在小城镇,却立志要到大城市打拼,希望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在爱情,工作和婚姻问题上,备受考验,对梦想的追逐,父母的反对,家庭矛盾各种问题迎面袭来,三姐妹该如何应对?房价的上涨让她们倍感压力,待在大城市还是退居到二三线城市,她们又该如何抉择?

前情回顾:第一百三十四章:潜在的危机

第一百三十五章:怀疑

林杰不知该如何应答,他极力在脑海里搜寻恰当的说辞,却终是一无所获。杨淑晴的那番话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的眸子渐渐暗了下去。

安雨潇最烦林杰闷声不响的模样,聪明如她,早已猜出了真实的原因。但她正在气头上,不经思考,说出的话便如一连串的子弹,直逼要害。“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就是在和我妈赌气!什么你爸妈要上班,不太方便请假,都是借口!我承认,我妈说的那些话确实不好听,但她的本意是好的。你一个大男人,为了这点事斤斤计较,我都觉得丢人!”

林杰再也按捺不住性子,大声吼道:“到底谁丢人?你妈好歹也是长辈,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懂吗?论学历,你妈比我妈高,你去我家,我妈从来不会拿你和其他人比。可你妈呢?说别人怎么怎么好,可是你却坚持要和我在一起。搞得好像你找了我这个男朋友就是亏大了。再说了,前段时间你不是说你爸妈近期会来上海吗?那就顺便见一下我爸妈好了。干嘛非得让我爸妈特地请假大老远地跑去你家?”

提到杨淑晴,林杰就一肚子火。在他的理念里,双方父母都应秉承相互平等的原则来对待未来的女婿和儿媳,不该为了抬高自家孩子的身价而故意贬低对方。这是一种不尊重!不管本意如何,这些话终究是伤害到了自己。

安雨潇第一次觉得林杰很陌生,眼前的这个人不同于往日温柔体贴的他,这个人现在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她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但她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不能妥协。

按照老家的习俗,第一次双方父母见面,必须是男方父母主动到女方家里会见女方父母,如若颠倒过来,会遭人嘲笑,觉得女方家长太过主动,生怕自己女儿嫁不出去似的。而且男方家长主动提出双方父母见面,也是表现自己诚意的一种方式。

林杰心里有芥蒂,自己不怪他,换位思考下,杨淑晴说的那些话自己也觉得刺耳。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让林杰去和他爸妈说这件事是完全不可能的了!那不如换个方式!

“你不肯说我也不逼你,我直接和你爸妈说!”安雨潇转身就走。

“你要敢说,我就和你分手!”林杰撂下狠话。

安雨潇仿若听到身后一声炸雷,转过身来,看到林杰急红了眼,怒气冲冲的样子。这是她之前在林杰身上未看到的一面。她心里万般难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为什么这个深爱自己的男人,此时此刻却如此狠心?

她死死咬住嘴唇,唇齿间的丝丝疼痛让她清醒了一些,眼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她必须亲自完成这件事。想到这儿,她努力将眼泪逼回去,转身快速向林杰爸妈的住处走去。

林杰见她如此坚定,也赶忙往回赶。

当他赶到家门口的时候,正见到安雨潇坐到自己妈妈身旁,打算说些什么。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她说出那件事!按妈妈的性格,不管安雨潇家提出什么要求,妈妈肯定会答应的!

他冲过去,拉住安雨潇的胳膊。“你再说一个字,我就和你分手!”

安雨潇的心如万箭穿心,连呼吸都觉得痛,可她毕竟不是当初大学校园里的单纯小女孩了。既然林杰如此不客气,那自己也没必要对他客气!她冷冷地看了一眼林杰,转头对林杰妈妈说:“阿姨,你看见了吧?为了不让我和你们说去见我爸妈的事,他居然想到拿分手来威胁我!”

继而又转头看向林杰:“好啊,分手就分手!谁怕谁!”安雨潇走到书桌旁,拎起手提包,就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林杰爸妈的住处。

走在路上,安雨潇的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了出来。这就是当初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男人,如今呢?呵呵。真是可笑!她突然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句话:“衡量一个人是否值得你穷尽一生的去爱 并不是只看他在心情好或是你们热恋时他对你的好能好到多好,而是要看他在低落难过厌烦生气的时候对你的差能差到多差。”

一辆摩托车在安雨潇的身旁停了下来,安雨潇只顾往前走,完全没注意到。“潇潇!”

安雨潇停下脚步,懒懒地循着声音看过去。

“你来干嘛?不是要分手吗?”

林杰一时语塞,支吾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送你到地铁站,这边距离地铁站还有一段距离呢。”

“我们已经分手了,就在刚才!你忘了吗?我们之间没什么关系了。”安雨潇说这话的时候,心不是不痛的,可她必须坚强,就在刚才,他深深地伤害了自己。她的骄傲,不容许她在这段感情里显得卑微。她甚至开始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否值得自己继续爱下去。

“是我不对,我不该说那么重的话伤你。可是无论如何,你先让我送你去地铁站吧。”林杰不由分说,直接下车就抱起安雨潇。

“你干嘛?你快放我下来!谁要坐你的破车?”

“坐好了,小心摔下来。”林杰发动了摩托车,摩托车突突突地向前驶去。

安雨潇坐在摩托车后座,两只手不知该往哪儿放,以往她都会搂住林杰的腰,然后将头枕在林杰宽厚的背上,闻着他身上特有的香味,这种香味掺着些许汗味,显得更加诱人。

可现在,她却只想逃离。刚才的那一幕幕如放映电影般在脑海里不断闪现,到底哪一面才是真的他?难道以前他一直在伪装?自己在他心里到底处于什么位置?一时间,太多想法堆积在脑子里,安雨潇觉得头疼欲裂,索性闭上眼睛。

“到了。”

安雨潇抬头便看到地铁站的入口,也不应答,只默默下了车,向入口走去。

“潇潇!”

安雨潇下意识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只是一两秒的停顿,她又继续前行。林杰眉头紧锁,目送安雨潇随着电梯下去,渐渐看不到人影,重重地叹了口气。

地铁上,安雨潇无力地倚靠在门边,地铁上有空座位,但她不想坐。或许站着能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吧,又或许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心里的疲惫并不会因此而少一分或多一分。

自己和林杰的初次相遇,林杰的示好,告白,被拒绝,自己的纠结,到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接受他的爱,然后遭到了父母的反对,但自己一直坚持,再到后来上海买房政策的变更,好多好多,安雨潇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记性竟如此好,哪怕是很小的一件事,只要是和林杰有关,自己都记得清清楚楚。包括当时林杰说的话,脸上的表情,自己依然能清晰地记起。

自己曾经觉得,这个人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命中注定的人,这辈子就是他了。可是,今天现实却给了自己狠狠一记耳光。呵,这就是男人吧。曾经以为他会是特殊的那一个,可如今看来,只不过是自己太天真。

安雨潇就这么失魂落魄地想了一路,到家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她晃晃悠悠地走到床边,躺到被窝里,想睡一觉。可脑子里却始终停不下来,她心里堵得慌,想大哭一场却只是默默流泪。

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她想了好久都想不起来。是了,自己已经好久没哭过了,记得当初林杰对自己说过:“以后只让你笑,绝不会让你有掉眼泪的机会。就算要掉眼泪,也是因为太开心。”

呵呵,果真是男人的话不能信。当初自己看到这话的时候,还嗤笑到底是哪个受了太多情伤的人得出的结论,何必如此刻薄。现在看来,真是太有道理。

“砰砰砰。”门外传来敲门声。

安雨潇纳闷,会是谁呢?哎,心情不好,懒得理!管他谁呢?就当自己不在家好了。

“砰砰砰。”“潇潇!快开门呀。”安雨潇凝神倾听,有女人的声音,还夹杂着男人的声音。到底是谁呢?一直敲门估计是有急事,但会不会是坏人呀?网上陌生人入室抢劫的新闻很多。

门外的人一直在敲门。哎,算了,先去猫眼那边看下,要是陌生人,就不开门。安雨潇打定主意,起身走向门那边。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