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狐狸

夜色降临,层云遮月,街角一片黑暗。阳光也不愿光顾之地,更不要说徒有光亮却冰冷彻骨的人造光。一双不屑的眼眸,藏匿于这肮脏的角落。


一只黑猫,我们骄傲的流浪者。虚弱的身形出卖了他,是的,饥肠辘辘。准确的说,如果再找不到可果腹的东西,饥饿将吞噬他。丑陋的死在这荒芜的闹市,徒留没有温度的躯壳,被其他野猫分食。

突然一团红色闯进黑暗里。红得像火焰,像鲜血,像可以灼伤黑暗的眼瞳。一只狐狸。她笑着,公式化笑容似理石雕刻万年不变,虚假的美丽在四周燃烧,荒谬的好似能生暖。

“鲜艳的生物不该出现。”

仍笑,弧度戏谑。她带来鱼,这些蛋白质可以维持死神手中短短的蜡烛再燃烧一晚,令捕猎者可以再次踏入水泥森林,而不是徒劳看着命运来临。可骄傲的灵魂不允许任何施舍。

“先别拒绝,听个故事?”

“我不会改主意。”

“讲完就离开。”

猫沉入安静的深潭,狐狸在湖心笑意反增,意味不明。悠悠开口,书页翻飞的摩擦声回荡。


“从前,也并非很久以前,有一只黑猫···”

故事里的黑猫小姐同我们绿眼睛的流浪者,骄傲深刻于骨骼的纹路。披夜色踏无声脚步,深巷穿行,金色的眼睛是闪烁星辰。可现实如此残酷,梦不被允许甜美。

饥饿在腹腔里叫嚣。更强壮的同类抢夺食物,垃圾都没有可以消化的部分。根植于灵魂的信条被讥笑,而假装怜悯的高傲比刻薄的中伤还要疼痛。

她决定改变。


“怎么改。”

“听得很认真嘛。”

“继续。”

“想听就不要打断哦。亲爱的。”


用尽全力挣脱肮脏的枷锁,埋葬最后的信仰。新生活:出入交际场所,活泼健谈,贪婪的抓住机会。那些本不屑于进入的世俗,成了枯萎腐朽的救命稻草。


“人们恨黑猫。”

“没错。可我们的主人公找到一张面具。”


让我们继续我们的故事。

夜一般颜色的小姐做得出色,甚至完美。人们议论自己喜欢的东西,如权利,她嗤之以鼻,面具却笑容甜美,赞美从唇边溢出。人们痛骂自己厌恶的东西,比如黑猫,面具说:丑陋无比,她只得咬牙不咬断他们的脖颈。

要付出代价,做任何事都如此。面具是摘不下来的。


“悲伤的故事。”

“怎么会,大欢喜结局。死亡是所有的终结。亲爱的。”

“她找到了怎样的面具?”

“你也想要?”

“只是,好奇。”


“狐狸皮。红得像火焰,像鲜血,像可以灼伤黑暗的眼瞳。”

金色的眼睛闪着狡黠的的光,笑容没有丝毫变化。可觉得带上了哭泣的意味。

“高贵的死亡和卑微的生存,只能选一个。即使告诉我结局,也不会改变什么。死亡是所有的终结。现在,轮到你了。亲爱的。”


那团红色消失在黑暗里,带走微弱又虚假的温暖。雨水终于落下。

他叼起鱼,转身踱步入更黑的黑暗。


雨夜,黑暗蔓延。

又一只黑猫死去,又一只狐狸重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落日见晚霞 不归人 独坐高楼乱了时差 月升何处挂 走千里 热血渐凉心欲还家 本是闲散人 奈何世间情 爱也爱过 恨也...
    虚影不虚阅读 103评论 0 0
  • 初 夜 之 后 ,男 生 都 在 想 什 么 ? 01 终于他妈操了个活的 大二的时候,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我...
    知颜致美阅读 21,944评论 4 6
  • 小凯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楼下隐约传来嘈杂声,他起身下床,揉了揉朦松的双眼,往楼下走去。 厨房里是唐玲的背影。...
    初尘初菇凉阅读 85评论 0 6
  • www
    大洋的年轻播种者阅读 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