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字母的爱情故事

文/@纹子同学

     a和b高中早恋,b是一枚好好男友,起初只是打水买饭,护送回寝室,心灵的辅导师,情绪的出气筒。

     有一天,a的挚友闺蜜x,觉得被背叛了,以前总是天天形影不离的啊,a也是仗义姑娘:你对我好,怎么能不对我的朋友好?这号令一发,有苦难说的b只能此后什么都是买双份,每天端着三个饭缸第一个冲进食堂,人不到声先到:嘿,两份鱼香肉丝盖饭。好嘞~那边就开始挥动大勺了。然后a和x晃悠悠的走进食堂,热气腾腾的盖饭也分好盛出。每天提着两个空壶去挤那快被人潮撑炸了的锅炉房,满头大汗的提了两壶水出来放到了女生寝室门口。再然后,圣诞节的手套,元旦的小娃娃,情人节的小台灯,超市的零食,全是双份,简直任劳任怨,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是对她好,所以只能按照:只要她高兴,的标准执行。

     a的生日,在手机都不流行的时候,b省吃俭用送了a一部小灵通,很通俗的桥段。

     你先挂。a此时已困的不行。

    不,你先挂。

    我不要,你先挂吧~没听到b的下句,a已入眠。

    你挂吧~乖~听话。

     ......

     喂,喂?还在不?好吧,晚安。

    第二天,早晨5点半。

    啊,你怎么没挂电话啊你,你干什么,多浪费钱啊,我说我怎么一醒就头疼啊,你是不是想死了你,赶快赶快,还得进班上早读那,我挂了啊,嘟嘟嘟.

     此时b已经决定周末放风就去买一个可以录音的闹铃,把a的声音录进去,简直悦耳。

    就这样,b做牛做马一直到高中毕业。

    各自上了不同地方的大学,虽已没了当初的甜如蜜,可仍然觉得以后的不要想,至少现在还有感情,然后就开始了两人的异地恋。

    其实,高中的早恋最像爱情,我不奔着结婚,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家境,不需要知道你能否买得起房,车,不需要知道你未来的工作,薪酬,不需要了解你的父母为人,兄弟姐们几个,我只是因为爱你。

    而上了大学,比较来了,哎,你男朋友今天开车接你啊,哎,你男友送了你一个包啊?哎,你真幸福,男友能每天给你打水买饭。a并不在意前两条的言论,而暗自想起曾经b的不辞辛苦,任劳任怨,失去了才知道自己曾经过着皇太后的日子啊。她在想:高中才三年,而且我高二才认识你,还不如我们大学相恋,正大光明,我还能做四年皇太后。然后自己一个人惊讶的发现,我怎么变的这么懒了?

     而实际上,她大学的恋爱只能体现在每晚的一个小时通话,平均半月一次的见面。再往后,是一星期两次或三次通话,每次半小时,20分钟。见面呢?少之又少,敌不过距离的疏远,在偶然的一次见面后,a看见了b的手机上显示了一条信息:我想你啰。她并未争执。

    回去后,就果断分了手,他也没有太过挽留。其实他们已经早没了激情,所以她分手时也并不觉得难过,预期到的啊,有什么难过?

     在课余时间,a有时候也确实奇怪自己的冷血,为什么不难过呢?你不喜欢他?不应该啊?你不知道什么是难过?哦,a女士,你真是个无情的人。

     这样过了两个月以后,b发短信: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a没有回。b打电话,a不接,a并不生气他的那条短信而不接,反而是心虚自己的冷血。她得好好想想这几年的感情到底怎么回事?

    直到想到大二,有个帅帅的小伙突然拿了一束花对她表白,帅小伙也是各种紧张,说话都结巴了,围观群众各种起哄,她便收下啦,然后似乎就这样不主动不拒绝的开始了她的第二段恋情,她不讨厌帅小伙啊,所以试试呗。

  一起吃饭,他们各打各的饭菜,她想到了b每次给她打饭的场景,一起逛操场,一起参加社团活动,帅小伙沉着内心,所以a觉得这个人怎么还没b有趣呢?一起打水,人很多,帅小伙挤进人群打了一壶水,出来说:人太多了,大夏天还用热水吗?a也没多说话,只是又想起了b的任劳任怨。

      她又决定跟帅小伙分手了,我想找一个曾经的b吗?是的,是这样的。她对自己肯定道,是曾经的,不是现在的,她又一次更正。

     这期间,a仍然每天都会收到b的短信,不是求复合,而是讲他在学校有趣的事情。

     我绕了点弯路,可现在回来了,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a看到这条短信后终于回了句:你早迷路了,回不去了。

     怎么回不去?每一步我都记得,20xx年x月x日,我给你写了一封信,害怕被老师逮到,塞到你桌斗里,我就在教室后面瞅着,你一回来我就跑了,窜一圈太想知道你的表情又回来了。然后看见你一边聊天,一边在那吃方便面就着辣条,真的又气又笑,20xx年x月x日,我们第一次一起去食堂吃饭,你说饿的很啊,找个快点的,然后证明了没人买的地方果真是不能吃的。然后我就决定要每天下课都给你第一个冲出去买饭,第四节课还总是数学,因为心系百米冲刺,我的数学基本没及格过。20xx年x月x日,你跟x吵架,我当时很反感x,觉得她像个同性恋,可是又想,你们俩高一都在一起了,她也习惯什么都跟你在一起了,不就多买份饭的事情吗,有什么的?不费事,饭都买了,做个好人,礼物也买吧。20xx年x月x日,我们的初吻啊,下了晚自习,我拉你去操场溜圈,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拉了你的手,又装作累了吧样子坐在操场看星星,然后就自我感觉很浪漫的样子吻了你,你不知道我当时多紧张,我老害怕教导主任拿手电筒照我们,简直又紧张又幸福。 20xx年x月x日,我第一次知道女生来大姨妈可以疼到这种程度,整个晚自习看你爬在桌子上皱着眉头,我问我的女同桌咋办?她就平静的冲了杯红糖水,一个同学递一个同学的递给你,然后你竟然一口不喝。后来上网查才知道姜红糖大枣熬一下效果会更好,学校没条件,我只能一星期回家给你炖一回带到学校。 20xx年x月x日你放风去我家第一次给我做饭,我感觉我中大奖了,找了个漂亮媳妇不说,还会做饭,哈哈哈。..我们去游乐园....我们的第一次....好多好多日期,好多好多的事情,a已经哭的看不清短信了。原来b做过这么多事情,而自己做过什么?寥寥无几。觉得自己真是自私透了。怎么这么不自知呢?想再找个曾经的b?去哪找啊?

      三条大段大段的短信。第四条半夜发的:我只愿意对你一个人好,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a看到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刷了牙,洗了脸,回了一条:我们慢慢来~

       然后b下午便来到了a的教学楼下,拿着一大束花,a看到后,脸上嘴角不自觉上扬偶露骸骨的克制着自己的笑容。

       一顿饭后,操场散步,一个角落,b突然抱紧了a,好久之后说:这大半年慢的跟坐牢似的,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和好以后,可能是各自兜转一圈更加看清自己的内心,可能是失而复得更加珍惜彼此,两个人好像约好一样,不再用顺其自然的态度对待这份感情,除了每天白天的问候电话以外,晚上还会视频,哪怕对方有事,两个人还是开着视频,a写作业,b打游戏,各干各的,不经心的聊几句家常,不经心的被对面的室友起哄叫着:嫂子。b呢有时也总是会给a惊喜,哦,我这星期不能找你了,你有个快递去学校门口拿一下吧,a到了校门口看到一个扎着大蝴蝶结的b简直笑到直不起腰。a也不再是一味的被付出者,有时b忙了,a就去找b,跟他的室友吃饭,唱歌,打台球。

      a总是好奇为什么b记日期记那么清?记忆力惊人?那怎么还是会挂科?一次午饭后,a说出了疑问,

      因为那是咱俩的日子啊,我当然会记得。

      每次都记得?按说你不该只考大大专啊?

      嗯,每次都记得。深情一会,b终于忍不住了:好了好了,不骗你了,日期是我编的。

反正我想着你肯定也不记得了,不不不是我大致推算的。

    你去死你,害我感动了这么长时间,赶快去死。

     哎,别这样嘛,事情总不是编的啊,事情是我真记得,接吻那个也是真的日期,哎,你别打我了,我错了,错了。

     在大三的学期末,b邀请a去了家里吃饭,a紧张的问了好多有经验的同学:

     穿保守一点总是没错的,平底鞋就行了,不要化妆了,还有就是,收到红包就是看上你了,收不到就是没看上你。让你洗碗你也不要洗,你洗也行,但是这家人你就要慎重考虑了。

为什么啊?

第一次都让你洗碗,就是告诉你:以后我们家的碗都是你洗,第一次儿媳妇去家里,哪有就让儿媳妇洗碗的道理呢?

哪那么复杂啊?a挂了电话心里嘀咕。

去了以后,才发现,真的没那么复杂,b的妈妈不停的给她夹菜,这个多吃点,那个多吃点,一点一点的,a真的要撑爆了。不过还是站起来帮着b妈妈收拾碗筷,你去那坐着吧,我来刷。

然后a就被b拉走了,相对于b妈妈的热情,b爸爸就略显严肃了。多大了?父母干什么的啊?家里有什么兄弟姐们啊?

不过a觉得这仍然是次非常愉快的晚宴,因为她收到了一个大红包,哦,看来我这儿媳妇是过关了?

b读的大专先于a毕业了,之后就去了b爸爸的工厂工作,b工作很忙,不过这也没影响他俩之间的感情,毕竟一个男人再忙,总是会有吃饭的时间,睡觉的吃饭,那他就有时间打电话,所以哪怕是几分钟b也会给a打电话聊上两句。

令a惊讶的是她的结婚证竟然先于毕业证,原因呢?拆迁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所以在b的朋友以及a的朋友群发短信的求婚后,a便同意了。

领证后a仍然会住在自己家里,直到办完婚礼才搬至b家租的房子(村里拆迁中)

每一段美满的爱情故事好像都是以结婚为句号,而我的这个故事却是以结婚为转折。

在a毕业后工作的选择上,出现了第一次的婚后小矛盾,a的婆婆并不想a出去工作总说:女人嘛,嫁夫从夫,要工作来自家厂里嘛,干嘛还出去找呢?是不是,再说了,以后有了孩子,还得以家庭为重啊,你看我一辈子没工作,也不这样过来了嘛。a并不认同婆婆的观念,一来觉得b家的工厂刚建,生意也是有一次没一次的,不稳定,不该把一家人都捆在一起,我出去找份工作,也算有个最低保障。二来,她觉得女人还是独立些好,去厂里工作还是靠着b来发工资啊,更不用说不工作了?伸手向b要钱?她做不到。不过表面上还是要安慰婆婆的:妈啊,我爸爸工作都给我找好了,钱都花出去了,这不可惜了嘛,我先去干一段,你看三婶在厂里管着财务呢,我再去,这不是不信任人家嘛,再者了,三婶也年纪大了,咱等她不能干了,我再去接她的活,你看行不。a婆婆心里并不满意a的决定,但说辞也挑不出什么理,再加上b也随了句句:她想干什么干什么呗,你管她呢。a婆婆也就由着a去工作了。

a去了家中学的财务部门,是a爸爸找的,可并没花太多钱,人家正好缺个会计,a也正好是学会计的,a爸爸正好认识校长,所以也挺顺利,并且也只是临时工。

工作上也并没有太多烦心事,可让a越发觉得有点好笑的事情是:一家人坐一起吃饭时,b总是不太爱说话,都是公公在教育b,b就嗯嗯啊啊的答应着,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她认识的2b青年。

而且这位公公真真是操心着全家的大小事务啊,小到连儿子穿什么衣服都要管:你看看你穿的这衣服,宽宽大大的,显得你不够胖吗?就不能穿的精神点,下次买点贴身的。

b还没说话,就被婆婆抢了过去:他穿着舒服不就行了,年轻人现在流行这。

我还没说你呢,你看看你穿的什么啊,天天怎么就这么不讲究你。

公公一吼,也震住了a,都这么大年纪了,这样总是不好的吧,就打圆场:爸,我妈穿这个挺好看的啊,您要真不喜欢啊,我回来带妈去买几身去。

行行,让小a回头带你买几身去。

我一个老太太买什么衣服啊,随便穿点不就行了。婆婆也嘀咕着走了。

真如婆婆所说,a此后怎么拉婆婆去买衣服,婆婆就是不去,有几次还教育a:女人啊,要持家的,你男人花钱省不了,你就要自己省着点。一听这a也就作罢了,深怕以后自己买个衣服也会被挑剔。

自从发现了婆婆这种男尊女卑的观念,此后的任何事情还真都有点这个味道。比如:婆婆做饭总是做的很多,然后第二天剩下,就自己吃剩饭,他们仨吃刚做的,a一开始企图倒了,婆婆一脸败家的样子瞧着她,她也不敢倒了,索性就劝:妈,你看,咱先吃今天做的,刚做的吃完了,再吃剩的,不然今天做的又要剩下了啊。婆婆像是听不懂一样:你们吃,你们吃,别管我。a也特别无奈,说什么都不奏效,有什么办法?比如:公公有时候半夜说,早上想吃饺子,婆婆就第二天半夜就起来擀皮,剁馅。a就不解的问b:咱爸怎么这样啊,就不能体谅一下咱妈吗?b说:啊?他们俩一辈子就这相处模式,习惯了。再比如:在一次大家庭饭局上,公公又吼了婆婆,婆婆就:行行,我改。公公继续教育婆婆。二婶看不下去就劝到:都真大年纪了,你看你的脾气就不能收收,小辈还在这呢。哪知公公还没发话,婆婆急了:你说我老公干啥啊。这一句话真的轰的一下炸了a的脑袋,后面他们在说什么,a根本就听不见,最后a的结论是:这种男尊女卑的思想渗入了她的骨髓,根本谁也择不掉了。她庆幸自己从来没为婆婆驳斥过公公,不然多尴尬啊。她又一深想:b在这种环境长大,会不会受影响?我的天,不应该啊,他以前对我好的很啊,最近虽然没以前好了,可是工作忙啊,哪能还像以前矫情啊,再说也没跟公公这样使唤婆婆啊,脑子真是炸了。

一回家,a就抓着b不放:你以后会不会像咱爸对咱妈那样对我?

哪样阿?

就那样吼来吼去,使唤来使唤去啊。

我敢吗?给我个胆儿,我也不敢啊,再说了,你有个这样的婆婆你应该感到幸运,对不对,你看你在家饭也不用做,地也不用擦,衣服也不用洗的,多好,以前还非不住一块,真搞不懂你们女生怎么想的,你说不住一块,这都不得你自己干啊,多累啊,是不是。

这个咱俩早说好了,拆迁房一下来,咱就自己住,我觉得时间长了,你会被你爸传染的。还有啊,什么叫我自己干,家务必须两个人分担。

好好好,说实话,我也不愿意住一块,跟我爸在一起压力忒大,还有,只要我工作不忙,我就帮你分担。

对于b说的她有个好婆婆,a并不这么觉得,其实a能看出来婆婆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她自己做家务时把a拉过去言传身教,这个该怎么洗,那个该怎么擦,可是a也是听听罢了,从不实践,她深知如果我接过婆婆手中的活,那这活真的就是我的了,索性我就装糊涂,她也知道婆婆其实对于这一点比较生气,可只要不点破,她还得装下去。

不过对于b的回答,a还是较为满意的,都是受过教育的人了,怎么可能还那么迂腐呢?此时,a已决定要教b适当的做点家务,当然,是两个人一起做。

在一次公公婆婆去海南旅游后,a觉得这是大好时机,下班后,便买了菜,等b回家一起做饭,b也配合,帮a择菜,拨蒜,两个人算是过上了二人世界的小日子,a觉得幸福极了,当刷过碗,a又命令b把自己的衣服洗了,这时b就有些不耐烦了:老婆,我今天干了一天活太累了,你要不想洗,放那等我妈回来再洗吧。

    我也上一天班了啊,还不是做饭刷碗呢?a企图让b明白两个人的平等性。

     那老婆你也累了吧,来坐这看一会电视呗,放那不用管它,听话啊。

    a也没去坐着,难道还真等着公公婆婆大半个月后回来,仍给他们一堆衣服吗?那也太过分了啊。索性自己起个表率作用,把衣服洗了,等哪天休息了,一定使唤他一天。

    b爸爸心脏不好,急于把儿子培养成他的接班人,能够撑起一个厂,因此,b基本没有休息日,大概一个月1天,而这珍贵的一天,b又可怜巴巴的说:我想歇会啊,老婆。公公的严厉,a一方面很心疼b,一方面又觉得难道这以后的活都是我干了?她不太甘心,又害怕他们之间成为公公婆婆的模式,又询问朋友这样对不对。朋友却说:我觉得这没什么,你不可能成为他们的相处模式啊,你就不是你婆婆那种人,再说了,他那么忙,你帮他分担一些家务,等他厂做大了,你就个家做少奶奶不也很好吗?这句话确实宽了a的心,不过她也只是同意前半句,他忙,我就帮他分担一些好了。后半句做少奶奶a却没这个打算。在公公婆婆回来以后,家务又落到婆婆身上,她也就暂时忘了这些事。

     又一次小分歧出现在婚后半年,生孩子的问题上,本来他俩约定好了,还年轻,再过几年二人世界,可这个事情婆婆就没断过催他俩,a也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并不在意。然而在b的爷爷查出癌症时,满脸遗憾的说想见一眼重孙子时,a也是纠结无奈。

     b也劝a:算啦,早要晚要都是要啊,对不对。

     你爷爷已经有孙子了啊,大伯家的孙子不都两岁了吗?

     我爷爷偏心我,他这不是想看见我的孩子吗?是不是?

     爷爷的病也不是什么癌症晚期,还是良性的。可这话a并没有说出口,未免太无情。

     因此,要孩子的事情便提上日程,以前有措施,现在没措施,几个月后,仍然没动静,加上婆婆的催促,有意无意的非要带她去医院,a简直烦透了,不过她心里也犯嘀咕,怎么回事啊?经不住婆婆的软磨硬泡,自己心里的疑问去了医院,一通检查后,各项指标都符合啊,医生最后说:顺其自然,放轻松就好。a心里总算舒了一口气,并且庆幸这种结果,反正我不想要,表面上又可以无辜的说:我尽力了啊。

    a婆婆可不如a那般轻松,仍然每天给a给a买一堆乱七八糟的药,a基本全扔了。几个月后,仍不见动静,a婆婆再次决定带着a去另外一家她认为更加专业的医院,a急了:我真的没病,别再瞎花钱了。 a婆婆说:你跟小b一起去,两个人都检查检查。

    本来是想拉着儿子主要检查媳妇的,结果却检查出来儿子少精,原因:小时的腮腺炎引起的睾丸炎。

    仨人拿着医生开的一堆药,回了家。婆婆不相信,之后又带着儿子去了几次别家医院,结果仍然一样,还多处一条:先天性染色体缺失,没有人们常说的y染色体,也就是说就算生也生不出来男孩,侥幸生出来了,仍然不孕。

     婆婆简直感觉五雷轰顶,天天以泪洗面怪自己小时候没照顾好儿子,公公也一言不发。

     而此时的a坐在屋里也是五味杂全,不知该如何是好,想跟朋友倾诉,又张不开口,要因为这个离开他?a不舍,不然怎么办?这辈子不要孩子了?

     咱俩离婚也行。b首先打破了两人的平静。

      ......

     你先冷静一段吧,我不打扰你。紧接着b便准备去客房睡。

     a逼着自己缕清思路:先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结果,自己一个人过,再找一个?这可能吗?什么人能替代他们8年的感情,再说,这不怪他啊,又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8年的感情就这么不堪一击?我做不到,做不到,我的老公比没有孩子重要。所以先确定,不能离婚。那不能离婚,这个事情该怎么办?先治病,对,先治病,又不是说没有希望,那治不好怎么办,对了,不是有什么试管婴儿吗?这个总能做吧。再不行,再不行,领养一个,没有血缘又有什么关系,感情是相处出来的,又不是单靠那一层血缘。

      a总算缕出来办法结果,又想起自己老公还在客房,便起床去了客房,从背后搂了搂他: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医生不是说有治愈的可能性吗?再不济,我们领养一个。

    .....你想清楚了,我不想为难你。

         这有什么为难的啊,我们8年了,我离婚了,找谁去啊,谁能替代咱俩8年的感情啊,我离不开你。

    b不再说什么。

    a也感受到了b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当即她便心里决定,这件事情谁都不说,爸妈哥哥也不说。等到有了孩子,不管领养的还是试管的都告诉爸妈这是自己的孩子。

   第二天,a觉得无比轻松,事情缕清楚了比什么都强,她决定找个时间跟公公婆婆沟通一番自己的想法。

     还没等到合适的时机,a的婆婆带着一堆人进了她的卧室把空调拆了,电视也拆了,a很费解,问婆婆这是干嘛?

    我前两天请了风水大师,算过了,这个空调,电视冲着你们俩了,所以得拆了。

     妈,这大夏天的,你干嘛啊,怎么睡啊。

    这不,妈给你们买了风扇。

    a非常无语,等b回来了,跟b抱怨婆婆的迷信。

   我妈心里估计也难受,她想怎么弄,怎么弄吧,不理她,我回来去买个空调扇。

    a也就作罢了,随你怎么折腾,无所谓了,反正夏天也快过去了。

      然而事情总不会这么简单,又过了两天,婆婆非要带b去xx不孕医院看病,让a也跟着去,a不愿意去:去那干嘛啊,没病也看出来病了。

      死马当活马医嘛,你也一起去看看,万一小b治好了,你再出什么问题,还让我活不活了啊。

     a也是不情不愿被拉了去做检查化验等结果,看着这满医院都是像婆婆这样农村的父母,a突然明白了,有钱没钱啊,跟思想模式,阶级层次还真没啥关系,也只有婆婆这样的老人才会来这种医院,才容易被忽悠。

      果不其然,a被检查出来了毛病,各种炎症,各种症状,总之就是a也会影响怀孕的。a也真是心中翻了无数个白眼。

     出了医院,拿着医生开的那几万块钱的救命稻草。回家一天三次,a婆婆准时准点的监督a和b各吃各的药。

       a总是假装含在嘴里后转眼就吐了。

      a的学校校长学心理的,a有一次鼓起勇气说出了不孕的事情,校长也苦心分析了一番,婆婆根深蒂固的迂腐与固执,b此时应该是心理比较敏感的,多照顾他的小情绪。并介绍了a去一家做试管婴儿的医院。

     这之后,a也总是游说b去做试管婴儿算了,她不怕受罪。可b却不希望a去受罪,说,再治治吧,兴许呢。

     再来,婆婆的种种折腾,a也没有真生气,唯独一次,某一个周末,a起床上厕所听见婆婆再给亲戚打电话:嗯,他二婶啊,我带他们俩都检查过了,小b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小a啊医生说有什么梅毒,好像叫梅毒。嗯嗯,正治着呢,别操心。

      a这次真的是已经气炸了,不过她还是坚持住了,不与这种迂腐的婆婆正面冲突的原则。回了屋,狠狠的甩了门。一直等到b回来告诉他事情的经过。

   b也觉得过分了,出去说:妈,你知道梅毒什么病吗?小a要有,我不也有了吗?你赶快跟二婶解释解释,别让她瞎传。

     我这也就随便说说嘛,你二婶懂什么啊,再说,她能去跟谁说去啊。

     妈,你真得解释解释去,梅毒是性病,会传播的,哪天二婶跟个懂得人说了,那小a的名声不就毁了。

     好好好,解释解释,现在解释,拨通了电话:他二婶啊,我中午跟你说的小a梅毒,医生说的具体啥病我也不知道,反正不是梅毒,我儿子说梅毒是性病,治不好,肯定不是梅毒,我们小a还是能治好的,是我说错了,你可别瞎传啊。

      挂过电话,b又想说什么,出口的却是:妈,你真是...转身就进屋了。

     a在屋里听完还是气得要死,这不是还是我有病吗?自己一个人蒙着头睡觉。b看见了又想说什么,可自己修了一天的机器实在太累了,就睡下了。

     a对这个婆婆真是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看着她去求神拜佛,带着b转战几个医院,a的眼神也总半耷拉着,看着他们仨讨论去哪个哪个医院管用,a直接转身进屋,没意义,说了几次试管婴儿的事,他们深怕生出来不是自己亲孙子一样。

     原本寄希望公公,可他竟然也觉得试管婴儿不靠谱,还是顺其自然的靠谱,a惊讶这竟然是管理着一个工厂的厂长,教育下属,教育儿子,教育婆婆总是头头是道,到头来怎么还是一样迂腐?a觉得一个家,真是没有一个明白人。

     经过反反复复的治疗,效果依然不大,全家人也终于开始考虑a的意见—试管婴儿。

     终于如a所愿不再瞎折腾,她已经烦透了他们仨在客厅嘀咕的样子。

     当医生得知a的病后,建议他们直接做确定性别的试管,就是价格贵了点,a说,那做这个吧,我们要女婴,而此时公公婆婆却犹豫了,深知生出来是个男的肯定还会这样,最后仍然犹豫的决定,我们听天由命,是男的女的无所谓。a这才明白过来,这要b没这个病,自己要生了个女儿,该多遭人嫌啊,想想真是后怕。

      真的开始试管婴儿前,a便辞了工作,安心做试管,并在被公公婆婆的劝说下,a决定向父母坦白这一年来的事情,妈妈抱着a哭了一晚上,心疼自己的女儿,爸爸也是唉声叹气,第二天,妈妈又像冷静下来似的嘱咐道,你既然已经做了这个决定,爹妈也支持你,好好对待人家,人家不会亏待你的啊,说着说着a妈妈又要哭起来了。a也心疼妈妈,眼看母女俩又哭成一团,b爸爸开始宽慰:多大点事,你看你们俩哭个没完了,a啊,以后有什么事多跟爸妈讲讲,别老憋在心里,说到这b爸爸也哽咽了,没再继续安慰,自己也抹了两把眼泪。

     一开始只是调理身体,吃着一种长期避孕的药物,和另外几副药物配合。结果又药物过敏,出现了寻麻疹,每天全身都痒,越挠越痒,不挠又闹心。b看见每天晚上像患了多动症的a,每次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别跟个猴一样在这上窜下跳,满地打滚的行不行啊,你不挠一会不就好了。

      a不理会b的幸灾乐祸,有时候挠着挠着就哭了,觉得自己怎么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又想不出个理所然。

    b一看到a哭了,也不再自个儿笑了,上去哄着:好了好了,我错了,别哭了啊,要不你咬我吧~下力咬。

    a也真不客气,一口咬出了一排牙印。看b不做声,a也不再忍心继续,只要b心底还是心疼她的,她又有什么不愿意?

     痛苦的身体调养总算过去了,可a却没想到与之前的寻麻疹相比,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噩梦,打催卵引起腹水,住院,调理,又打催卵针,取卵,塞胚胎,简直要了a的命。

      更让a害怕的是还成功率只有20%,观察3个月才能确定成功没,a有生以来第一次想爆粗口,再有一次,老娘绝对不干了。

     也许是上天怜惜她,3个月躺在床上基本没动,胚胎发育良好,成活俩,正好如意。

     然后就是漫长的养胎,a也懂事,不敢乱吃乱动,不生怕肚里的小生命有点什么闪失,唯一的一点就是每天在家吃婆婆做的饭,没肉,没油的让a提不起食欲。公公身体不好,所以家里做饭从来都是清淡为主,以前呢,b还会总是带着a偷偷出去吃个宵夜,而现在,也只能凑合着吃了~

    a带着一点点私心,希望能换个人做饭,便有心向b提出:你看啊,我这怀的俩,我一个人照顾不来,咱请个保姆吧。

      不是还有我妈的吗?我妈跟着你一起照顾啊,自家人总比外边人好。

     不是说好不住一起的吗?这拆迁房马上下来了,难道让咱妈来回跑啊?

   哦,我忘跟你说了,俩孩子你一个人照顾不来,我爸妈说让咱住一起,好帮着一起照顾。

 ...你答应了?

  这不来问你的意见的吗?

  你们仨都决定好了,还问我干吗?

   不是,这也是为你好啊,不然你一个人怎么带孩子啊?

     请保姆!

    我妈妈好好的你不让她看孙子,你找一个外人看?再说了,以前的人都怎么过来的,人家一个人带四五个孩子,怎么过来的?我们家没这富贵命,请不起保姆。

     b从没这么生硬的跟她讲话,想到之前的痛苦,想到婆婆说她梅毒,想到自己因为怀孕而满脸的痘痘,a哇的一声哭了。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哭啊,你不知道我最怕你哭的吗?宝贝我真的错了,你为肚子里的宝宝想想啊,你一哭他们肯定也心情不好的。

     a不知道b的这次道歉初衷在哪?大概是为了他的两个儿子吧。

      心情郁闷的a,回家把事情跟妈妈讲了一遍,妈妈竟然也觉得她不对,婆婆带孙子多好啊,是不是,没必要请保姆啊,早晚是要住一起的,你看我跟你哥哥嫂子不是也住一起吗?

     回家后,a主动跟正在打游戏的b说了,同意住一起,没想到b只是哦了一声。

      a也不再在意,只是自己一个人躺床上,想着从前。

     从前她总是憧憬着拆迁房一下来,他们能够过上幸福的二人世界,顺其自然的等着孩子到来,而当拆迁房真的下来后,a也只是哦了一声。

      咱爸给了10万让咱装修两套房子。

      不是住一起吗?干吗还装两套?再说了,10万两套怎么装?

     咱爸说,要装就一块装了,不费事,那一套还是给咱装的,想着将来孩子大了,想出去住咱俩还是可以出去住的,剩下的租出去随便弄一下。

      那你弄吧,我身子不方便。

     然后又形成了从前的常态,a在屋里躺着,他们仨人在外边商量怎么装,10块的瓷砖就行了,灯就买那种节能灯泡就好了。

   a在屋里听的清清楚楚,真是纳闷,b回屋后。

      咱厂里这两年效益不是挺好的吗?装修不用那么节省吧?a问道。

    咱爸在xx市买了套房,在xx区也买了套。现在手里没剩多少了,再说了,就是一住的地方,用不着花那么多钱。

     a也不再说话,心里觉得搞笑:住的地方都不值得花钱,还有什么值得花钱的地方?

     a原以为装修都已经够搞笑的了,谁知道没过两天婆婆又说出了一个更加搞笑的事情,找大师算过了,他们的床头必须朝南,而屋是个东西方向的长方形,所以只能横着放床,也就是说:只能放的下一张一米五的床。

     a还真不感到惊讶,因为这就该是她婆婆说出来的话,缕缕心情a企图扭转一下:妈啊,我们俩孩子啊,四个人怎么睡的下?

    有什么睡不下的,以前的人,那床也不大啊,一个妈也搂俩仨的,不也睡了。

    .不是啊,妈,以前没条件,现在有这条件,不用受这个苦啊。

     现在不是大师算过了吗?不能冲着你们啊,这个你不懂,听妈的话,妈又不会害你。

     a不再争论,因为她意识到:她的婆婆是来通知她买了一张一米五的床。

      晚上b回来,a也没有提及此事,因为她深知他们仨的统一战线。

     一波未平,一波未起,简单装修的房子不到1个月就完工了,随即一家人决定月底就要搬进去。说好的租到年底呢?

    a这次没由着他们仨讨论,出了屋:爸妈,刚装修的房子油漆味重,有毒,对大人宝宝都不好。

      咱家用的是最好的油漆,没事,现在每天都开着窗户呢,小a,没事的。婆婆解释道。

      以前的人那么艰苦都过来了,现在这点怕什么啊。公公也略带严肃的说道。

     小a放心啊,我找了空气净化的公司花了几千块专门请人净化过了,也专门请人测验过了,空气质量合格。b说道。

    a没说话,进屋了,b也跟着进来了,又安慰了几句,a仍然不说话。

     你别老这样行吗。当初不离婚也是你选的,试管婴儿不也是你自己吵着嚷着要做的?哪次没顺着你?每次回你家你都欢天喜地的,一回我家就整天天儿的吊着一张脸,我们家人都欠你的啊?

     a仍然不说话。

     怎么了,你说话。我现在工作忙,可能不会像以前宠着你了,可我也得挣钱养家啊,你得理解我啊。

    你们搬吧,我在生之前都回家住,孕妇真的不能闻油漆味道。说完a便躺下睡着了。

    你.能不能不这么娇气,你现在是个妈妈了啊,能不能成熟点。

   ...

   好吧,明天我送你回去。

  第二天,b便送a回了家,在家的日子,妈妈又觉得两个人生着气不要分居。听说了油漆的事情,也是叹了口气,决定先让a住下,然而天下父母的心也总是在自己的孩子身上,a妈妈每天晚上会给b打电话:小b啊,妈做了你爱吃的红烧排骨/糖醋鱼/爆炒虾仁来家里吃吧。b起初也说了几次工作忙,后来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便去了,看到a,b也心软了。随着b的常来,两个人也算和好了。

     在一个快将临盆的夜晚,a梦到自己难产了,疼的痛不欲生,然后看到医生拿着个单子小声嘀咕:保大还是保小。时不时医生还回头瞄她,生怕她听见一样。公公公婆婆想都没想:保小,保小。老公愣了一会,拿着颤抖的手朝单子上签字,她看不清,签的什么?她特别想看清,可她怎么也看不清,也听不清老公说什么。她努力挣扎,却挣扎醒了,一头汗,肚子里的宝宝仍在在调皮,a突然有种冲动,特别想拉醒b问他:我要是难产了,你保大还是保小。但最终没有。肚子仍然痛的不行,她感觉可能是要生了,也不再想那么多,就叫醒了b,然后一家人慌慌张张的去了医院...

    无言的结局,无言的人生,曾经的以前我们总是想着婚前要擦亮眼睛,找到命中注定的彼此。而现在呢,婚后的幸福与否我们是否真的该归结为运气?又或者是命数?又或者是我們太過自我,大意了生活中細小而重要的節拍。

最后的最后

我是x。

感谢您耐心的阅读我的小惆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