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烟的距离27

“谢谢你!苏总监!”除了今天的事,艾米内心也非常感激苏文浩,之前预支一年工资,也是苏文浩特批的,原因都没有问,就直接批了。那一年期间,还帮艾米介绍了很多客户,所以艾米除了还债,还存够了一笔旅费。

“别客气,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会站出来帮忙的。我们先到医院看看伯母的伤势,然后再解决其它的难题。”苏文浩叫来了司机,和艾米一起把艾妈带去最近的医院,一位好心人帮艾米从马路中间把手机捡了回来,艾米一看,屏幕已经碎了,也开不了机,但是眼下顾不了那么多,上车去了医院。

“艾米,这几年你一直都在清迈吗?”坐在车上,苏文浩很好奇的问。

“嗯。”艾米之前一直不想让艾妈知道自己的行踪,既然现在见了面,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之前你走得那么突然,我还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现在见到你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刚才那些人,是怎么回事?”苏文浩不解艾米怎么惹上了高利贷。

“我也很想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回事。”艾米很想问艾妈怎么惹上了高利贷,但是目前当务之急是去医院,所以艾米忍住没有问。

艾妈在车上不停的擦眼泪,叹气,艾米递了纸巾给她,说道:“妈,你先别着急了,去医院检查之后,我们再慢慢想办法吧。”

医院。

“艾女士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皮外伤,手臂上有淤青,休息几天就好了。”医生说道。

“谢谢医生。”艾米放下心来。扶着艾妈到一旁坐下。

“妈,你可以说说这些高利贷是怎么回事吗?”艾米迫不及待的等着答案。

艾妈看看苏文浩,有些不好意思说,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

“妈,苏总监是我以前的上司,也是可以信任的人。之前我请求公司预支一年的工资,就是苏总监帮的忙,所以你不用顾忌,可以直说。”艾米看了一眼苏文浩,对艾妈说。

“好吧。”艾妈犹豫了几秒,“还记得我之前给你打电话吗?那时高利贷就时不时来家里找艾峰了,我们开始也不信,后来才知道艾峰嗜赌成性,家里有一点钱就拿去赌,输了又在外面借钱赌,熟悉的人都被他借遍了,最后只能借高利贷。”

“那拆迁的赔款怎么没拿到呢?”艾米很奇怪为何迟迟没有拿到赔款。

“开发商收了我们的房子,说赔款需要家庭成员每一个人签字才可以发放,但是我们一直找不到你,他们就以此为借口,到现在都没有付款。”艾妈也一筹莫展。

“哪有这种道理啊?”艾米觉得很不可思议。

“伯母,这种规定确实有点不合情理,是哪一家开发商,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上忙。”苏文浩听着觉得这种条件很不合理,忍不住问了一句。

“名字我也记不太清了,好像叫什么长青地产的。”艾妈努力回忆开发商的名称。

“长青地产?”苏文浩一听,这不是沐氏集团旗下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吗?怎么存在这么不合理的霸王条款,碍于艾米她们在场,不便发作,只好说:“我知道这家地产,可以帮你们去协调一下。”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艾妈终于露出笑脸了,握着苏文浩的手说道。

“谢谢你!总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艾米知道这回又要欠苏文浩人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