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平凡着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跟全职

日常场景一:

“爸爸给你来发爱的暴击!”

正在疯狂输出的界面,那是何等鸡飞狗跳,此时团队频道突然突兀地浮现出串夹杂许多乱码的白字。在转眼看去,那串白字的主人已经躺在副本的青铜地板上,安详的去了。

毫无征兆,耳机里传出声暴喝。“次奥,别奶我,我要跟这boss一决雌雄。敢打劳资的人,劳资来教你重新做boss……”,声音忽得开始变调,“我靠二次暴血了,奶妈呢,奶妈快来奶我,奶我奶我奶我,奶妈再爱我一次,快给我来口爱的奶!”

全团唯一技能点全洗奶的金铃索,冷漠地看眼被加加速掉血的冰雨,再瞟眼头顶顶着的长到快要冲出屏幕远远而去的debuff,语气平淡的噢声扔出刚读完CD的固本培元。

早早被撂倒在地的龙骨寒星不想说话。

五剑之境刚如同龙卷风席卷网游界的时候,他们没赶上,他们是在五剑之境依旧待在风口浪尖那年入的坑。从此,五剑之境的热点往往不止步于剧情跟画质,还有不断掀起狂风巨浪的,那些,闲不住的玩家。

尤其是在梦间集那远近闻名的搞事服,基本每周都停不下来的连翻搞事。大佬换小号蹲萌新小白不是少见的了,因为多加关注点就冲上去单挑的都不是事,目前最大跌眼镜的原因便是由于对面拍卖时多了一铜便开大然后规模达到帮战的地步。

闲的吧,闲出毛病该吃药了。

再来说冰雨,其实他不是PVE(注:玩家对阵环境)玩家,是个操作跟嘴皮一样犀利的PVP(注:玩家对阵玩家)党。至于他为何会来参与副本,完全是因为开副本的时候全剑盟只剩下他一个人调息凝神还在身上,其他人大部分去参与搞事了,索性拉上还在换装备的金铃索等人同去打本。

PVP打本是什么概念……掉血大姨妈。

全本的奶妈跳得脚站不住地,他们也依旧无法挽回全场血掉到只剩块皮的地步,冰雨不断根据情况来调整战略,能控制boss的依旧少得可怜。不赖他们,赖他们都是PVP大佬,大多玩得菜刀流,而且几乎都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长时间的拉锯战了。

出本后,冰雨深思熟虑,他们的操作绝对没问题,不然不会被人跪着叫爸爸。所以能是哪里出问题了呢,他跟其他人一样,换好装备套上灵犀洗好心法跟技能点,顺带指点没有参与过副本的小白,嘴不停闲,脑子也不停闲,飞快的思考大方向的战略问题。

这间接导致他唯一的室友,正在替他们俩的课堂感受兢兢业业补作业的游戏ID灭神的诅咒的好友,一把甩给他卷卷子。冰雨本来被打断思路有点不耐烦,随即目光转到卷子的内容,他立刻停止絮絮叨叨,默默地将卷子递给灭神的诅咒。

“打算什么时候写作业啊。”灭神的诅咒平静地看着冰雨。

  “打完这一把!”冰雨瞅见屏幕上的倒计时,信誓旦旦地说道。

灭神的诅咒依旧看着他,眼睑连都没动一下。全神贯注注视屏幕上倒计时数字的冰雨后颈发凉,心头热血逐渐冷却,默默地竖起四根手指头。

“我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把,我一定要报仇雪恨才能弥补我刚刚的失误,这关系到我的面子你知道吗——”

他没说完,便被灭神的诅咒制止道。“你两个小时前就这么答应的。”,灭神的诅咒如是说,“还有我最开始允许你用电脑是要去盯据守战的,不是打副本。”

“知道,知道。不说了啊,开本进图了啊。”,冰雨头都没回,“清小怪清小怪,后面的跟上别落队不然得不到你们,快快快,速度速度跟我清小怪走起!漂亮!哎那边的武当杵在那里干嘛当木桩啊还不下气场,靠靠靠快点跟上跟上别乱跑别被boss带节奏!给力!诶别乱跑相信我我们能过去!次奥居然还想反杀撒小辣鸡让你尝尝被三段斩掌控的恐惧!”

其实冰雨指挥起来的音量不算大,但是真的很烦人,加上他随时随地都能来段骚操作蛇皮走位,最重要的是还能白字刷波屏。

记得最深的一次,就是灭神的诅咒跟冰雨刷竞技场组二二,碰上了对一看就在闹变扭的情侣,在对方缓过神以前,他就已经在近聊频道敲字刷屏了。当时他的麦被拿去修了,索性他就一边完虐一边刷屏,竞技场打了总共不到三分钟,他打字刷屏整整三分钟,一直刷到人家下场。

据说那俩出图后就死情缘了。

灭神的诅咒只能把冰雨喋喋不休的说话声当做刷作业的背景音,将刷作业当做对手速的锻炼。没办法,他们是同系选修同专业的人,连指导教授都是同一位,纵然冰雨跟灭神的诅咒先天条件较好,也得闷头埋进作业的海洋里,何况转天还有个小考。

想起这件事,灭神的诅咒手里停顿片刻,他以尽同学义务的原则去适当提醒冰雨。冰雨腾出手比出OK的手势,目光落在屏幕,想都不想接上方才的话继续说。

“Milk that light teacher(注:奶那个明教)!”他标准的中式英文差点害得灭神的诅咒手一抖毁掉整张卷子。

随后全局笼罩在单词咬字是标准英伦腔,语法却是中式英文的恐惧中,听得灭神的诅咒快忍耐不住想把手上的六级资料书砸给冰雨。

但他没有。

日常场景二:

千机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活得太颓废,干脆接单打代练练手法。这次他接的单是个帮剑客上段,他登录时剑客身上就已经套上明月校服了,是带被动暴击跟隐身buff的那套,由此可见理应乃为老玩家回归。

故此,当老板说想自己打两把竞技场过瘾时,千机欣然退出将账号交给老板了。

老板声音很好听,是那种像阳光那般的健气音,尾音上翘,与谁说话都自带三分笑意,让人听起来感觉暖洋洋的。但,这并不代表千机可以允许他去打半小时竞技场,就半小时啊,便把他一下午的劳动成果都糟蹋了。

半小时就造了快近万的装分,这是放水了吧,绝对是放水了吧。

重新登录界面查看装分的千机内心颇不平静,他默默地上YY去私聊老板。趁老板出声前直接了当地告诉他,在他毕业前,请千万,不要再登录账号。

老板自知理亏,他没抗议什么的,默默地表示同意且支持千机一切建议。

直到第二天,千机看见本来快毕业的白衣剑客居然段位栽到三段,装分直接负分了。

日常场景三:

千机的日记

03月10日

收了个剑客号作代练。

03月15日

以后不作代练了,至少不会是剑客号的。

日常场景四:

紫薇是个独孤求败的热衷粉丝,近乎所有人都知道。但估计没人知道,他其实兼职粉丝百万的p主,还是乐正龙牙的死忠粉,最开始的作品是三次元翻唱《算你狠》,据说把那种略带无奈的咬牙切齿调教的极似真人,其中包含情绪过于丰满,由此收获大批粉丝。

千机是除去孤剑外第二个知道这件事的。他彼时瞧见帮会YY有个房间只有两人,特别好奇,就点开进去,恰巧碰上孤剑跟紫薇在谈有关歌曲的事情。

顺便提一句,孤剑除去他的大佬身份外,跟紫薇同为P主,而且还是网络歌手,一体机没问题。他初始崭露头角的作品是仓央嘉措的《十诫辞》,也特别喜欢用乐正龙牙,属于明明可以靠脸跟后台吃饭却偏偏用实力的奇怪的人。

他们的房间并没有上锁,但大部分人依旧会不约而同地错开,没有规定明表不能入房间,千机便由此进到此时唯一只有两人的房间。平日看着冷冷冰冰不好接近还无意间散发严肃气场的俩人,在用那种雌雄莫辨的萝莉音商量曲风跟歌词,尤其在断断续续还有变了调的背景音乐作祟,甚为违和。

“呦,千机也在。”此声来自加速的小黄人音,是紫薇说的。

“等会,我待会跟你去竞技场。”此声来自故意升调的胖子音,是孤剑说的。

千机试图把两绝非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跟YY马甲对上号。“不,不急。”,他扶额,“请先说明在你们身上发生何事好么?”

孤剑跟紫薇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即,在经历过不知多时后,V家P主的大家庭里又多了一位明日之星,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日常场景五:

冰雨最近有个小迷弟,在他身边鞍前马后,都快把冰雨供成大爷了。

就连灭神的诅咒跟焰影也不由得对这突然凭空蹦出来魍魉王抱以惊奇的态度。问魍魉王怎么回事吧,那孩子挠了挠后脑勺,涨红了脸,默默低头说冰雨救了他。

他们甚是惊讶。按照冰雨的性格若他当真做出此事这件事情早就被秃噜个干干净净,不说闹到人尽皆知,也多少知道魍魉王的来由。

再去问冰雨,冰雨耸肩仔细回想,也只能答出模凌两可的话。大概发生过这件事情,不太记得了,冰雨如是回答。

人是适应力极强的动物,他们不出半个月便已经习惯魍魉王在身边的存在。反正没坏处,他们就默许魍魉王于方圆三尺的地方晃荡了。

至于魍魉王的由来么,这大概成为少数人心中的不解之谜了。

日常场景六:

YY里声音大多掺杂着不和谐的敲键盘声,还有或偏冷静或偏活氛的指挥声。“据守战光只是在闷头打多没意思啊。”,撕裂末日提议道,“要不来放首歌吧。”

一呼百应——对于那些闲不住的人说的。

不过他的提议确实不错,光是闷头打战场实在是闷得略微喘不过气。很快,YY里也响起悠扬的音乐声,只是跟他们想象中的稍微不一样。

应该是很不一样。

于是他们那天的据守战是在“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中度过的,而且还硬生生听完全曲了。当然,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居然觉得黄梅戏很不错,孤剑率先提出下次打攻防战时干脆放《长板坡》的建议。

依旧一呼百应,只不外是苦了那些萌新的耳朵。

日常场景七:

论起千机跟冰雨他们的相遇,大抵是在网咖。

千机大三,比冰雨大一届,但寝舍楼的校园网依旧很不友好,实在对于卡成PPT的游戏无话可说,只好收拾收拾泡在楼下网咖。他借用网咖登五剑之境时,恰巧瞟见旁边有人也在登录,还不止一个,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送去些关注。

直到他在自己的游戏界面看到那些眼熟的角色跟ID。

“所以这就是你们全部逃 课去网咖的理由吗?”真武捧着养生茶对面前的几人问道。

“不,这只是阐述我们的初遇罢了。”,千机面不改色地说,“还有真武主任,您的装备有点脆皮啊,要不我帮您找些御化高的?”

日常场景八:

【楼主】恶刀嘶吼

第100868楼|××月××日

想知道我们在没在一起的小可爱们,抱歉让你们失望啦~

【楼主】恶刀嘶吼

第111868楼|××月××日

诶,别哭,我抱不到你们,会心疼的啊

【楼主】恶刀嘶吼

第129864楼|××月××日

我写这个树洞,只是对这段单相思(大概是吧?)纪念并且结束这段念想,所以别去打扰里面出现的任何人,更别打扰他……嘛,如果他真的跟你说的一样那我会很开心的,不过也晚了哈哈

【楼主】恶刀嘶吼

第132868楼|××月××日

我听见你们当初很多人的心愿了噢~

我要A了,江湖再见。

千机闲来无事翻了翻五剑之境主吧,结果发现这篇被加精的树洞贴。树洞贴主要是讲两个人的故事,结局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两人都在即将打开心门的时候悬崖勒马了。

结局挺唏嘘的。作者删号A(注:全称英文away from keyboard,简称AFK,直译过来就是把手离开键盘,衍生有表示长期或永久离开游戏的意思)了,主角之一虽然还在五剑之境,可却有些令人感到对现实的无奈,毕竟他们是同性。

他看贴有个不算好的习惯,就是总会先点开只看楼主才阅览。所以他根本没看到帖子下面哭爹喊娘的回复,更没看见当事人上来澄清,他只是看过后瞥眼时间察觉快到开据守战的时间就撤了。

后来,他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说话语气有点熟悉,可就是想不太起来。直到他老板密他问进度,他即刻忆起这字里行间中快突破屏幕的熟悉感来源于何处。

他没有对他们的决定有什么多余的看法,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待他们这段有始无终的感情,顺带赚赚外块贴补生活。

老板上线,仍是熟悉的波浪线跟三句不离的QAQ,千机不想说什么,只希望再登录时装分还能坚挺地挣扎在及格线上。

老板替他铺垫好一系列心理暗示后,转而开始说叨其余使他感到新奇的事情,比如说主线剧情,譬如说穿越地图方式,例如说新加的门派跟风景,直到他把话题转到键位上。“对了,你的键位怎么如此奇怪。”老板不由自主槽道。

对不起我的键位每个人都说奇怪。“怎么了?”千机秉着顾客是上帝的原则问道。

老板仿佛由此戳中了愤怒点,滔滔不绝地开始他的演讲。“你居然设置前滚轮是后跳,后滚轮才是暴击!”,老板叫苦不迭,“我在竞技场刚想来个帅气的托马斯回旋暴击,结果唰得从对面峨嵋旁边略过!”

说得那是个绘声绘色,千机基本可以想象老板略过峨嵋后周围人的拔剑四顾心茫然。

“好吧,我会在下线前把键位改回基础设置的。”千机只好如此回答。

随即他们沉默良久,准确的来说是老板单方面沉默良久。“他……怎么样?”老板斟酌着开口询问。

千机瞬间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你指谁?”他扬眉朝老板疑道。

老板迟疑着,微信屏幕左上角的“对方输入中”来回亮了挺久的,老板最终还是敲出三字。“没什么。”老板与往日不同,正经太多了。

正当千机以为老板终于可以安静如鸡会儿,结果老板对于自己可悲可叹的青春惋惜不过半刻时,眨眼间就继续跟他侃大山。千机揉头,偏脑袋继续一面跟据守战,一面听老板跟冰雨双重说叨。

日常场景九:

“清纯学生在闲聊”

冰雨:次奥,谁改的群聊出来出来看我不给你来发爱的三段斩!

无剑:(滚!老子不约!.jpg)

无剑:靠

(系统提示:“无剑”撤回了一条消息)

(系统提示:“无剑”撤回了一条消息)

冰雨:仇杀三件套已到货,请签收

无剑:相信我我能解

天罡:啧,一大早就这么多消息还以为什么事。

天罡:是熬夜打攻防不舒服还想来次帮战么?

天罡:(你不要搞事.jpg)

无剑:赖我喽?

无剑:(你这样会失去我.jpg)

千机:呦,一上线就看见你在躺尸,湿土地躺着舒服么?

千机:(画面太美我不敢看.jpg)

无剑:很舒服,千机你要不一起来感受感受?

无剑:(我跟你讲,再这样,你是要失去我的.jpg)

真武:千机,你的论文没合格,去重新再写一份吧。

千机:……

烈焰红拳:你们是在修仙么,现在居然还不去补觉。

无剑:是的大佬,明白了大佬。

千机:等会,烈焰红拳你先别走,我有事找你,看密聊。

灭神的诅咒:一起床就看见你们在闹腾……不睡觉了?

冰雨:我现在更关心千机跟烈焰红拳说什么了。

灭神的诅咒:关心也没用,赶紧去睡觉,眼袋都快掉到苹果肌上了。

冰雨:ojbk

屠龙:有同城的么?

灭神的诅咒:怎么了?

屠龙:线下聚会要不要?

无剑:说起来的确很久没有聚过了。

屠龙:对吧?

倚天:把音响的音量调小点,我要补觉。

屠龙:噢。

玄铁:我觉得这个群聊名对我这种已经步入社会的成功人士很不友好。

玄铁:(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pg)

神雕:(气氛很尴尬,来骂管理吧.jpg)

紫薇:……

(系统提示:“神雕”撤回了一条消息)

屠龙:2333

青光:线下聚会可以啊,来我这里?

无剑:大哥你居然在上班时间玩。

青光:我是老板。

无剑:(亲情的火苗说灭就灭.jpg)

灭神的诅咒:无剑你怎么还躺着呢?

灭神的诅咒:我拉你,抱歉了。

无剑:没事,别拉我,我想认真地看看五剑之境的天空。

无剑:(我就是要躺着.jpg)

无剑:灭神的诅咒你怎么还不去睡啊,都这么晚了。

灭神的诅咒:今天没课。

冰纹:请问……你们在干什么?

千机:没什么,乖,去补觉。

千机:线下聚会定下来了吗?

焰影:嗯?有聚会?

无剑:定下来了。

无剑:@焰影,没你事,高三小孩别老玩游戏,老老实实学习靠大学去。

焰影:……

灭神的诅咒:乖。

虎头:哇,好热闹!

虎头:要线下聚会吗?

虎头:我也要去!

无剑:可以啊。

分水:算我一个!

玉萧:你的作业没写完。

分水:(委屈巴拉.jpg)

玉萧:你的学习退步了。

分水:(原谅我可以吗.jpg)

毒龙银鞭:乖,师兄给你买糖葫芦。

青光:线下聚会来我这里,直接找我,来往费用我来出。

紫薇:未成年人在家长同意后方可过来。

玄铁:详情见通知。

无剑:还有问题么?

孤剑:龙骨寒星跟我一起。

无剑:好。

无剑:还有呢?

日常场景十:

青光杵在飞机场高等候机室等即将到来的众人。他戴副崭新的墨镜,西装穿得笔挺,手拿部新款全屏荣耀,靠在门边刷着群聊。

千机到达公告提醒过的房间,再三确认房间号码后,与伫立在门边浑身散发再近一步就咬你气场的仁兄,坐在软皮沙发等待后面接着来的人。青光注意到他,收起手机踱步到千机面前,就站在他面前,不多说半句话。

千机陷入沉默,千机试着跟他打招呼。“嗨。”,他朝青光招手,“请问你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青光没搭腔,墨镜在白昼灯光照映下泛起光泽。“天王盖地虎。”他四处张望,张口说出这五个字。

“你是二百五?”千机下意识接道。

看模样,青光挺想打他的。青光来回深呼吸数次,随后才摘去墨镜,目光略过千机的脸。千机没反应,或者说他本来就没什么可值得有何过激反应的,青光莫名其妙地感到失望,随即说出他的ID。

噢,原来是重塑人间(注:这是青光利剑的绝杀技能名称)。千机扫眼他,起身探手,礼貌地脱口自己的游戏昵称,他们相视而笑,互相握手,打成共识。

他们陆续等来剑盟的其他人,虽然没有真正见过面,不过靠ID跟声音多多少少都能认得出。但令人惊讶的不在少数,比方说独孤一家子,老大是青光多少还能看得出来是为长男,可老二紫薇是真看不出来,尤其还在玄铁饱经风霜的面容跟肌肉的映衬下,当然,千机的意思不只是玄铁本人显老而已,毕竟玄铁上YY都开着极其糊弄人的甜美女主播的女神音开腔。

而且他是他们一家子里唯一拖家带口的,说的是他俩儿子,屠龙跟倚天。原本千机等不明真相的同学们不太相信这番说辞,直到看见了本人,他们信了。

千机跟冰雨他们比较熟,遇上了没多大反应,打个招呼点头致意算寒暄。可无剑那边不一样,他们惊奇地发现往日的麦霸冰雨居然才大二,还是个清清爽爽的俊俏青年。

另外那些未成年人好像没有能来的,分水跟焰影都是高三生,还有面临百日高考的,全被家长强制压家里努力念书奋发图强了。顺便一提小虎也没能来现场,因为他正要偷偷收拾行李出门时被下楼买早点的妙手白扇瞧见,给扣回家补习数学了。

酒店等等消费全让青光大老板一手承包了,他们不需要为此付出什么,他们只需要往旅馆把行李一放,收拾收拾便可以出门。冰雨首次来这个城市,拽着灭神的诅咒不消停,嘴里直念叨连夜攻读的旅游攻略。千机暂且不知做什么,其他人散的散玩的玩,他随便在身上翻了翻,仅仅找到盒当初一个很是要好的朋友送他的蝴蝶泉(注:一款九十年代的卷 烟,现已绝版),千机垂眸,随手把那盒香烟塞回上衣左口袋。

“前辈。”,冰纹朝他说,“我们一起走吧?”

千机闻声抬眼看去,冰纹正对他腼腆的露出微笑,撕裂末日正在他身边对越女科普星座知识,还有其他人也在周围,他们都在等着他。

千机笑了笑,不知道是在笑他刚才一瞬间重返当初二三岁时的青春,还是在笑这帮生死不离的兄弟。他摆手阔步,披上外套,走到他们中间,轻轻浅浅带来句自带笑音的“走吧”。

看来他是被老板传染了,想起老板,他对老板最后的希望就是别在折腾账号。此番回去,愿白衣剑客的装分不会低的太离谱。

日常场景十一:

知道么?

据说生死不离不是好感度最顶点,它之后还有个隐藏好感度,要比生死不离高太多,也是四个字,组起来特别押韵。

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end———————————

求小红心跟小蓝手,遇上了就手动支持一下好不好,给你们卖萌了∪・ω・∪

看我都撒糖了的份上懂得,告诉我甜不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宝宝了!” 最近奕含可喜欢使用此网络用语了,“吓死宝宝了!”“饿死宝宝了!”“冷死宝宝了!”…… 2、“...
    朱砂紅塵阅读 107评论 0 0
  • 目录 上一章 翌日,朝阳再次东升,而春光依然,繁花依旧。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就算是发生了再悲痛惨烈的事...
    清声雏凤阅读 232评论 1 4
  • 一.你本周都做了什么事情?周目标是什么?完成情况如何? 1.读完《人性的弱点》后五章。 2.拆书帮6期人际沟通训练...
    kidII阅读 2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