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地铁事件:私的毛病,比愚和病更普遍!

01

最近一周我想谈论的新闻很多,比如李阳家暴,比如女生穿露背装在高档酒店被当J侮辱,比如西安地铁事件...

也有读者将一些热搜新闻发给我,表示想听听我的看法,但奈何工作实在太忙,一直抽不出时间。

虽然没有时间动笔写,大脑却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因为自从上篇写完关于抵制“娘炮”的新闻之后,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为何有些看起来很容易定性的问题,舆论场上总是会出现分化呢?

比如抵制“娘炮”这种说法,明显是带有侮辱和歧视意义,侵犯某些私人权利,但很多人却表示拥护。

有些和我探讨的网友认为这是对“审丑现象”的抵制,但是抵制审丑就抵制审丑,整顿娱乐圈不良现象就好好整顿,这种叫法确实让人很不舒服,可很多人似乎默认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好像男人阴柔或者本身比较阴柔的男性,他们的作为小众群体,感受和权利是可以被忽略不计的。

后来到了李阳家暴事件,我以为像李阳这种明显人品有缺陷,多次被曝光的言论有问题的教育工作者,应该没有多少人会为他站台吧,结果评论区一看,舆论两极化还挺明显的,很多人觉得他打老婆打孩子一定有原因,倒是女方将家务事放在舆论场的做法很有问题。

在女生穿露背装在高档酒店被当J侮辱,投诉酒店被嘲笑,网上公布此事还要遭致网友一波荡妇羞辱之后,舆论场还是众说纷纭,依然将问题集中在女性的穿着上,而不是酒店的做法和表现。

如果说前几次事件本身有商讨的余地,那到了西安地铁事件中,我以为像保安这种能将女性衣服扒掉的做法,已经触及大众底线了,至少当时我看完整个视频之后,简直脊骨发凉,不敢想象这种事情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

但往评论区一看,居然有那么多人和保安产生共情,甚至在央网发布点评后,还有人为肇事保安辩护,认为他是在驱赶泼妇,尽职尽责维护秩序,保护地铁上其他客户安全!

简直三观坍塌,怀疑人生!

微信图片_20210904213743.jpg

姑且不说目前我们无法具体得知当时发生了什么,以及这个女人是不是泼妇?但就现场情况来说,保安在场,车上一堆人,女方孤身一人,就算是个泼妇无赖,没拿刀子没装硫酸,就算要维护秩序,保障其他旅客安全,也不至于将该名女士衣服扒掉吧?

还有大v下场表示,央网不该不去现场调查清楚,就做审判官!

微信图片_20210904213503.jpg

西安事件的后续调查固然重要,但一个基本前提是:无论这个女人当时做了什么,她没有携带凶器,没有能力给车上其他人带来人身安全危害,她就不应该遭受这种对待!

讽刺的是,女生穿露背装在高档酒店被当J侮辱,投诉酒店被嘲笑,有人认为该名女士穿着大露背不得体,遭致误会有自己的原因,进行理所当然的荡妇羞辱。

结果同时期西安地铁事件发生后,又有人觉得女人公开场合被扒光没啥问题,反而对该名女士进行“泼妇羞辱”,看完这种舆论两极化和双标化之后,我简直要分裂了!

所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呢?

这种舆论分化源于什么,让我思考了好几天!

02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到过费老的《乡土中国》。

当时由于谈论的问题比较敏感,所以我没有具体去谈论,在今天的文章中,我想借着酒劲多说几句。

费老在这本书里写过:在社会学里,我们常分出两种不同性质的社会:一种并没有具体目的,只是因为在一起生长而发生的社会;一种是为了要完成一件任务而结合的社会。

前者是“有机的团结”,后者是“机械的团结”。

用我们自己的话说,前者是礼俗社会,后者是法理社会。

费老认为,从基层上看,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社会,也就是说,是一种礼俗社会。

那么乡土社会,礼俗社会的特点是什么?

首先,乡土社会的信用,并不是对契约的重视,而是发生于对一种行为的规矩熟悉到不假思索时的可靠性。

其次,我们的格局不是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像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每个人都是他社会影响所推出去的圈子的中心。被圈子的波纹所推及的就发生联系。

在差序格局中,社会关系是逐渐从一个一个人推出去的,是私人联系的增加,社会范围是一根根私人联系所构成的网络,因之,我们传统社会里所有的社会道德也只在私人联系中发生意义。

中国传统结构中的差序格局具有一定伸缩能力,所以才有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的古老说法。中国人也特别对世态炎凉有感触,因为伸缩的社会圈子会因中心势力的变化而大小。

这段话单一看很难理解,但说直白一点就是: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或者毛病,是“私”的毛病。用费老的话说就是:私的毛病在中国实在是比愚和病更普遍得多,从上到下似乎没有不害这毛病的。

因此发生了一件事,大家的第一反应往往更容易倾向于:合不合理(常规),合不合礼(礼制),合不合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合不合法!

所以,在西安地铁事件中,即便性质恶劣到如此程度,还是有人居然能够和保安产生共情,说到底就是这些人带入的角色,不是被扒女性的角色,因此没有个体权利的质疑,反而普遍是车上其他乘客的角色,因此是个人利益被侵害的视角。

即保安虽然把“泼妇”的衣服扒光了,但是保安保护了其他人的安全和利益,至于对待“泼妇”的做法是否粗暴,那不重要,你只是被扒光衣服而已,我们可是被“泼妇”打扰到,危害到,吓到,威胁到啊!

微信图片_20210902143600.jpg

一刀切的处理“娘炮问题”,可以得到支持,也是源于你们这种“不得台面的小众群体”,虽然权利被侵害了,但是保障的是我们大多数人的利益,要是纵容你们,我们后一代会不会被娘化,国家遇到危害,谁来保家卫国?

未发生的问题都能被考量进来,将一切“可能危害利益”的因素,扼杀在萌芽里,这就对了。

这种现象其实非常广泛,比如有些家长要求惩罚某公司,认为某游戏严重危害下一代,某些人要求取缔某特殊群体在网络存在,认为会影响下一代,他们不会去思量,游戏公司有没有生产游戏的权利,以及游戏有没有存在的权利,或者某些特殊人群有没有存在的权利,而是一旦你危害了我的利益,那你就不该存在,你的权利,我可以忽略不计!

这不是为某游戏公司或者特殊群体辩白,而是合理管控即可,一刀切的认为别人就应该消失,就应该为你的利益而被取缔,是因为我们从未从对方权利的视角去思考,只是从自己利益的角度去思考。

03

我记得我看看过一部外国女权电影。

看的时候年纪还很小,电影名字忘记了,但是大致内容是男主的妈妈是搞女权的,那个时候西方社会的女权运动如火如荼,而男主爱上了喜欢读书的女主,两人结婚生子,日子过得平淡幸福。

某天男主送家里女保姆回家的时候,在车上发生了关系,当然,男主是个出轨的惯犯,还莫名其妙的和自己的发小做过爱。

这个时候名场面出现了,女主并没有想过要离婚,女主的婆婆力劝女主和自己的儿子离婚,甚至愿意为自己的儿媳提供育儿和经济帮扶。

这个电影当时给我的冲击很大,后来发现,在一些国外电影中,婆婆鼓励媳妇勇敢离婚的还挺多的。

但是这种情况很难在我国出现。

在中国社会,婆婆也好,小姑子也好,总是更多站在男人的立场上,这也是我们常说,一个女人一旦成为婆婆或者男人的姐姐妹妹后,一定会站在男性立场上,甚至成为父权制社会秩序维护者的原因,因为中国社会是以关系为基础脉络的社会,从亲属关系到地缘关系,都是这种关系的表现。

比如,在过去早些年,一直有老乡帮老乡的说法,一个地方出去的老乡,一定是彼此帮扶的,遇到问题,谁对谁错不重要,谁是我们自己的人,谁是外人,一定要分清楚。

中国社会从亲属关系,到地缘关系,本质上都是建立在以私人关系为基础的利益联结上。

对于这种现象,费老在《乡土中国》中表示:在中国这种富有伸缩性的网络里,随时随地是有一个“己”作中心的,这并不是个人主义,而是自我主义。个人是对团体而说的,是分子对全体。在个人主义下,一方面是平等观念,指在同一团体中各分子的地位相等,个人不能侵犯大家的权利;一方面是宪法观念,指团体不能抹杀个人,只能在个人们所愿意交出的一份权利上控制个人。

在我们中国传统思想里是没有这一套的,因为我们所有的都是自我主义,一切价值是以“己”作为中心的主义。

我之所以一再提到费老对中国社会结构的解析,就是因为我们能够发现,这可以解释我们很多事件。

比如李阳家暴事件中,李阳的妹妹接受采访做了一系列的辩解,我懒得去找她自相矛盾的漏洞,但是她反复强调李阳很爱国,教育两个女儿熟背《我爱中国》和《我是一个中国人》,就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细节,只能说李阳和其妹妹,深谙我们社会的规则。

即李阳是不是尊重女性不重要,他有没有家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爱国呀,他是爱国的中国人,他的老婆是外国人,就足够了。

在女性穿露背装事件上也是如此,一个女性有没有穿衣自由,她住酒店有没有被尊重保护的权利都可以被忽略,反而是穿衣合不合礼和理,成为关注的重点。

在西安事件中,尤其如此。

别说女性穿衣的权利和个体的尊严了,就连这种情况违不违法,都能被某些人视为无关紧要。

可是,这些和施害者产生共情的人,往往没有意识到:在新闻事件中,我们永远是旁观的大多数人,可以从“己”作为中心去评论,但是回到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个体的权利被漠视,有一天,我们也会成为那个个体,到时,你能指望谁来保障你的权益?

文:巴黎夜玫瑰

图: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