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录-记五月十一日

周六三十一度的晴好天气,约好和她的见面。她是我的前领导。

七点起床赶着时间收拾洗脸吃饭,她说争取十一点半之前吃好饭,下午需要去学校开家长会。

选择新买的白色亚麻衬衣,淡蓝色牛仔裤,浅口单鞋,红色背包,是清丽喜欢的穿扮。

上升的气温,照在身上的黄色光束热烈发烫。

和她发信息告知将到时间,错过下车站点,下一站杭师大仓前站。

车站造型不同于其他的站牌,有三两学生,容貌清秀,结伴出行。单鞋鞋底薄硬,不适合长期行走,腿脚酸胀无力,想要落座。过来一位平头中年大叔直接坐下,他朝前吐痰,面无表情,随手卷起汗衫,露出一圈肚皮和显眼的蓝紫色内裤边圈,黑色长裤沾有白尘。他清清嗓子又吐了一口。我看他一眼,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包香烟,不急不慢地抽出一根点上。

周围的环境一切似乎与他无关,粗俗随性。我们穿衣打扮挺坐站正,如此费力,为了美感和别人的目光。

穿过红绿灯时失神,慌慌张张走过已转为红灯的后半段。右转经过拱桥,密集错乱的共享单车,蓝白色间夹杂黄橙色。电瓶车上的眉头皱起的男人言语焦躁,“我还是把你送回去吧,不然来来去去的,等会儿就要饿了,一饿我就容易暴躁。”他试探之后转为肯定,又似乎在自言自语,坐在后坐的女人一直看着手机,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那个小孩的妈妈手指前面的9幢楼,一墙之隔,不能横穿,需要绕行。

撑伞低头看到走向我的双腿,他向我招呼,我接过叮咚买菜的宣传单,听他热情宣传讲解,最后回复“我已经下过了,用过了”他说这样啊,笑着停步告别。

每走一步心中要搬过来的意愿度又降低几分,愿意付诸在路上的精力有限。她间隔十分钟二十分钟问我在哪了,是否要来接我。

一个半小时,疲惫喘息,敲门两声。她开门招呼,反应过来给我拿出一双大拖鞋。房屋空间比想象中的要小,气味自然,屋内陈设简单干净,没有多余的挂饰,进屋之后并不觉得拘束,直接落座。

我们简单聊天,关于屋内陈设家具、往返公司路程,周边设施环境,合适的合租伙伴难寻…. 为孩子高三陪读她选择在此购房,三十三平方,短住一年,五星级床垫,实木床头柜,卫生间干湿分离。六月底她重回临平,正在寻找合适租客,我过来看房子主要是距离远近。她提议去吃午饭,早上只吃了一个馒头。

需要开车前往最近的商场-盒马鲜生,她行驶稳当,边开边伸手介绍,体育馆、科技园、新闻社,形状各异的大楼,跟滨江钱江新区感觉差不多,崭新之外也觉冰冷生硬,这里将会有更多的年薪百万的优秀的人入驻。

一路闲聊。

“你真的很像我妈,另外一个很像的是大姐,她说妈妈不在杭州,我来照顾你,感动要落泪。”

“你这么容易感动嗒。”她调侃起我突然的煽情。

“她是真的对我很好,你们都对我很好。”

“那是因为你也很好啊。”

她指给我看洗车的地方,自动洗车,15元一次,十多年前大英也带我体验过一次,坐在车内,看着外面的水泡沫抹布洗液自动挥舞,像是进入了海底世界。

热闹的盒马鲜生,色彩鲜艳的生鲜水果,品种丰富。

转弯路过小摊时,她停下问:“这是什么,他儿子应该会喜欢。”他是她的儿子,一个多月后将面临高考。

她提议吃阿香米线,我摇头拒绝。上四楼,她看中和府捞面,知道她喜欢吃面,吸引她的还有入口处冒着蒸汽的蒸笼蒸罐。试探性地走近细瞧,小蒸笼里的方块黑米糕,托盘里的卤鸡爪、豆干,一个个剥好的光滑卤蛋,并列摆放的杯装米浆、西米露、椰浆和果汁,另一个窗口是炸物,粗看有鸡腿鸡排鸡翅等。我要了一杯温热的米浆,亚萍姐点了一份香菇素面和黑米糕,排队结账拿号。

就近位置落座,半敞开式的厨房,柜上叠放各色盒罐纸袋,男女店员年轻礼貌,边传菜边吆喝“客官吉祥”,书架陈列封面各异的书籍,边上的其他顾客边吃边聊天,热闹并不觉得嘈杂,空调吹着适宜的凉风,耳边的古筝音乐徐缓,一扫余留的燥热。两人分一块米糕。

“还是上次在银泰吃的米糕好吃”

“嗯,我喜欢里面有豆沙馅的。”

她起身再买点,是鸡爪和豆。

继续聊天。

“Y姐,以前我会跟你客气,但现在我会直接跟你说,不会拘着,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不好意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用筷子反面拆开豆干外的细绳,散开后分成两份。

“我不介意你直接用筷子”

“我会介意,这是我的习惯”

看她认真吃着鸡爪,“你现在真的好可爱,这个状态是自然放松,不设防的。”

“是的。”

鸡爪合她口味,津津有味,豆干放了香油,无功无过。米浆是纯粹的原味,比想象中的还要古朴,没放一丁点糖和其他辅料。她要用我的米糕盒盛放鸡爪骨头。

“终于知道为什么要孩子,到现在才明白,因为可以毫不保留地爱。有的人对TA觉得是压力,带有目的性。”

“真的会这样么,对你好,还会想那么多么,我还没遇见过。”

她点头,“会的,那是你想得太单纯。”

“你的事跟培训老师说了么?”

“没有,后面想想觉得没有必要,先这么做着,他过来为公司搭建团队、服务谋利,而不是当我的人生规划师…..”

她点头表示认可,“你还是蛮能坚守自己的。”

“嗯,主要是看自己合不合适,是不是真的想要的。”认真自己想要的,还是别人希望成为的。

她和我对都这里表示喜欢。

“其实有想过开饭馆。”

“真的么?什么饭馆。”说到饭馆,一下子提起我的兴趣。

“就是普通的家常菜。”

“”类似于外婆家这种么?”

“嗯对,但不会很大。”

“你很合适,之前又在酒店待过。”语调上扬,感觉到说这话的兴奋激动。

“也不是合不合适,我觉得自己是做一行爱一行。这个是我最后的选择。当然我如果选择开饭店,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做好。开饭馆选址地段还是很重要的。”

“嗯,会开在哪里呢?”

“会开在***,有听说过么?”

“没有,不知道在哪里?”

“余杭,我先生的房子,没有勇气花费大量成本。”

“有的远,不然我说时常可以去你那里坐坐。”脑海中已经想象出我去她经营的餐厅吃饭的情景,心底里自信她一定会做好。

“好啊,来帮忙打下手。”

“嗯,打下手是可以的,做菜不会。”“做菜当然是让专业的人去做啰,我也不会。”

再过两三年,她将退休。

香菇素面上桌,碗很大,需要双手托捧,面和汤陷于半个碗头,泛着诱人的油光,切片香菇,翠绿的青菜,酱油汤底,根根匀称分明的细面。她问我要不要拿个小碗,再来点。我摇摇头她摘下眼镜放在桌旁,入嘴第一口,“好吃好吃,味道不错。”

后续话题,关于工作晋升同事薪资及周边杂事。

“老板对人心的拿捏,松紧合适,给你点苦头之后的小甜甜,确实适合当老板。”

她吃完所有的面和汤头,摸摸鼓起的肚子。十二点十四分。

又给儿子买点小食,几只鸡爪,一杯椰浆。

下楼时,我随性发问“大家为何要来做猎头?除了J老师,可能是真的热爱,全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间断培训出差,有耗不完的精力。”

“目的就是钱,钱是能力的体现。有钱才不会任人摆布。”

“是么,但三千块是这么过,五千块也是这么过。”

“那是你单纯,好好珍惜现在的单纯,一旦跟柴米油盐搭上边….当孩子羡慕起别人家好看的衣服,舒服的房子,出国留学机会…..”

她又提起Mayun,前一天Ma的“996、669”再次登上热搜。他是个悲情人物,现在的他多半是身不由己,为国家、杭州贡献GDP。

“我们这样的性格不太适合赚大钱啊。”

英雄人物有几个就够了,太多会打架。社会的良性发展需要的是大都数的普通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