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梦

满满的乌云笼罩了整个天空,台风漫天呼啸,路边的樟树枝桠像个妖艳的舞者,东摇西摆。就这样的鬼天气,却竟然连一滴雨都没有。安妮看着窗外的狂风吠叫,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摆正了摊放的书-《爱德华的奇妙之旅》,看看手表,指针正好指在5点。时间刚刚好。她优雅地整理了一下慵懒的头发,拿起手提包,将书归放书架,推开门,迎向飓风。身后,店里的铃铛叮叮当当作响。

一出门头发就被吹得到处飘扬,冷风使劲找空隙往身体里钻,安妮将大衣往紧里裹了裹,心想汐汐应该差不多快到了,就加快步伐往地铁站走去。路上行人少之又少,偶见几个也是神色紧张步伐匆匆。地铁站里还是稍微有些人,零零星星,车厢里放眼望去,就像专属列车。

在这样的鬼天气里能让我出来接人的也只有安妮了,安妮心里暗自嘀咕。

汐汐,这个像一束彩虹的一样的女孩,看见她永远是一张笑脸,让人忍不住靠近,有时候甚至在想,安妮头顶是不是还顶着个光圈。虽然恶作剧用相机拍照取笑过,但汐汐还是一脸温柔的笑容,剩下拿着相机的安妮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依稀还记得和汐汐初识的时候,那是个夏天。同属一个年级,却不相熟,一起上课两年多,说过的话用手指都能数清楚。见面也只是点头示意。就这样两个没有任何交集的人,一刹那,一句言语,瞬间成为连体婴。安妮还记得那个下午,燥热的天气,让人感觉烦闷。安妮正准备去隔壁宿舍借书,汐汐端着洗漱盆去洗漱间洗衣服。一个走楼道的左边,一个走楼道的右边。彼此都没有抬头,生活原本没有交集。安妮想着同学呢就打个招呼吧,就主动示意打了个招呼,微笑着说“去洗衣服”,没想到汐汐抬头看着她笑着说,是呀。就这样,各走各的。

安妮借好东西,回到宿舍,想着把那双白球鞋洗干净,就提着鞋走到洗漱间。汐汐正在默默地洗衣服,看见安妮进来了,主动打个招呼。就这样一下子打开了话题。两个人聊了两句,感觉到好像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了解自己,这么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靠近。洗漱间,食堂,大半夜楼梯间,总见两个人的身影和窃窃私语。

那种感觉,让人迷恋,像是春风拂面,像是甘露滋润,像是长在手心的痒,越挠越痒,止不住想挠,想靠近,想了解,想被理解,想被关怀,想融入到对方的生活中成为背后的一员。

地铁站传来播报,下一站,世纪大道。看看手表,刚6点,时间刚刚好。

就是不可触发的相识了解,两个人的友情火速升温,完全的忘我,整个世界只有两个快乐开心的女孩彼此分享。

这道友情的光芒太耀眼,灼伤了其他人的眼。同在一个宿舍相处两年多,却不及一个刚熟悉的人。年轻女孩子嫉妒的小心思让人感到可怕,被冲昏了头脑,口不择言。两个宿舍开始集体攻击安妮和汐汐,生活在纠结和苦闷中,好不容易遇见的心灵依赖瞬间好像要被现实冲击。

她是骗你的。她怎么可能真的对你好。我们都住在一起2年多,你和人家聊几句就觉得人家对你好,那我们平时白对你好了。你们还不是相互利用………

面对室友的不断抨击,为了保护对方不受伤害,选择了沉默。就算看见了迎面走来的对方,只是看一眼低下头默默做自己的事。

两颗付出真心又怕受伤害的心,小心翼翼。独自承受别人的攻击,内心一直认为对方的确是把自己当闺蜜,却又唏嘘对方是否也是如此认为。一遍,没有伤害。两遍,没有伤害。越来越多的次数,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坚守和判断。

洗漱间,一个在左,一个在右,背对无言。不知道怎么开口,话语如卡在喉咙的刺,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安妮宿舍的罗泊拿着洗面奶走了进来。

汐汐,我们宿舍安妮和我们都住在一起相处两年多了,她对我们的感情也很是一般。一个刚熟悉几天的人,怎么可能对你付出真心。现在这社会,朋友都是相互利用,互相占便宜。

空气僵硬到无法呼吸。安妮感觉自己的心碎了,手不由自主握成拳。自己真诚的友情被他人如此评价。汐汐会误解吗?会相信吗?

罗泊继续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安妮没有听见,只觉得内心特别难受,想要抒发的委屈情绪无法安防。扭头瞥了一眼汐汐,她已经离开水池往卫生间走去,面无表情。

安妮不由自主地跟着步伐走进汐汐隔壁的卫生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千言万语积蓄在心口,想开口,却怕是自己演成了一个闹剧。可是,前几天的真情历历在目,只有挚友才有那种看着对方闪亮发光的眼神,那是情谊。算了,不管不顾了。

汐汐,我是真心把你当好朋友的,并非别人说的利用你。我们都是同学,也没什么可利用的。

空气好压抑,害怕等待。

安妮,我知道。我不和你说话是不想让其他人看见,又在宿舍说你。我和你聊得来,是把你当好友的,毋庸置疑。

再也无法积蓄的情感,两个人冲出卫生间抱头痛哭,从此风雨同舟,无畏人言,快乐开心。

你知我伤痛,我知你真心。

回想起这里,安妮禁不住湿润了眼眶,她拿出镜子,擦拭了眼角的泪花,看看镜中的自己,岁月不饶人。

地铁到达机场。安妮禁不住加快步伐走向出站口。5年没见,太想念汐汐了。虽然天天短讯,但也禁不住想看她一眼。空中想起播音员美妙的声音,航班KU810次已到达浦东机场,出站口开始涌出许多人。安妮左右张望努力在人群中寻找安妮。

她看见她了,她看见汐汐了,使劲向汐汐招手,汐汐就像以前一样像拥有光环一样向她微笑走来,越来越耀眼,耀眼到安妮快睁不开眼………..

怎么还有人老拽她衣服……

小姐,小姐,小姐,快醒醒,我们要打烊了。

安妮睁开惺忪的眼,看着面前的这位侍者,随口问,汐汐呢?

什么汐汐?

安妮看看周围,哪有什么机场,哪有什么涌动的人群,哪有什么汐汐。咖啡书屋。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爱德华的奇妙之旅》,手机叮咚传来短讯的提示音,来自汐汐。安妮,你在干嘛。

一朵莲花般的微笑在嘴角蔓延。

将书放回书架,整理整理衣服,甩甩头发,推开店门。外边的台风呼呼作响,店里的铃铛叮叮当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