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你的心上人

(一)

“丞相府小姐也太刁蛮任性了吧,听说她前几天趁萧将军洗澡,顺走了将军的腰带。将军追去她还不给。”

“天呐,真的吗?这也太不矜持了吧。”

两位官家小姐走过,窃窃私语到。

染琪坐在树上晃着腿,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她真的只是爱慕萧景淮已久,所以看着别的姑娘都绣个花给心上人,所以她就……但怎么也不能把衣服拿走不是,所以她就顺个腰带了。

至于,人家要的时候为什么不给。陈染琪摸摸鼻子,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眼看着要日上三竿了,染琪从树上跳下来,拍拍裙摆上的灰,这个时辰萧景淮该练完兵了,她要去给他带饭吃。

顺手打包了西南阁的饭菜,就蹦哒的朝练兵场跑,从门口进去时还有士兵和她打招呼:陈小姐又来找将军了。

是哒是哒,染琪一阵风的跑过去。奔向萧景淮。

……景淮哥哥,萧景淮老远就看着一道倩影奔来,想躲开,只见陈染琪鼓足劲一头装进他怀里。他倒是没事,染琪就捂着头喊疼。

男人深深的皱起眉头,你到底要干嘛啊。

染琪放下揉脑袋的手:我来给你送吃的。

“不必了,我还要忙萧景淮推开了她:自己吃好就行,就急匆匆朝远处走去。

哎,你怎么又走了?染琪站在原地,每次都这样。

看着手中的食盒,染琪愤愤的拎着它回到丞相府,愤愤的吃完了全部,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染琪的表姐站在桌边:就你这个样子,谁敢要你。

染琪嘎嘣一声咬住筷子,愤愤的撇了撇那个女人。

(二)

到了晚上,染琪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想着萧景淮冷漠的样子,没办法那个面瘫总能气死她。

她转头看了眼床头被她添上了歪歪扭扭针脚的腰带,悄悄把它藏在了枕头下面。

又暗暗给自己打气,明天再来。就不信搞不定他。

果然第二天,染琪就起了个大早。穿了件超好看的流仙裙,又打算去找萧景淮。

出府门前,表姐打趣到:哟,阿染穿这么好看去爬树吗?

你才去爬树,你全家都去爬树。染琪哼了一声,急匆匆的超门外跑去。

今天,她要早点去练兵场等他,就不信他能忙一天。果然等她到的时候,练兵场的人还很少很少,染琪溜了进去,找了棵树拎起裙摆别在腰上,就爬了上去。

萧景淮骑着马从门口进来时,迎着朝阳,一身月牙白的衣服衬得他特别好看。染琪咽了咽口水。

跳下树,跟着他偷偷进了营账。

躲在帘子后面,看着萧景淮换衣服。我也太不矜持了吧?染琪想了想,很快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哦吼吼,这身材也太好了吧,我的天啊。陈染琪没忍住叫出了声。

萧景淮已经黑着脸来到了她面前,黑眸盯着她也不说话。

早上好!染琪笑着开口。

“你究竟想干什么?”低沉磁性的声音字耳边传来。

“我不干什么阿,我就来看看你。”

“看别人换衣服吗?”萧景淮脸色很不好。

我......

陈染琪被扔出了营帐

这也太欺负人了,怎么可以乱扔人呢?陈染琪嘟着嘴。

还老问我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啊。喜欢你看不出来吗?猪头!染琪从地上起来,拍了拍屁股。

你给我等着!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营帐内,一对漆黑的眸子悄悄看了她好久,男人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

染琪哭着跑去了公主府,抱着沅芷腿嚎啕大哭:你说他怎么这么欺负人啊,我都那么不顾我女孩子的矜持了,为什么阿啊啊啊。

沅芷也是心疼她,手摸了摸她的头。“要不我直接向父皇请旨,要他娶了你。”

不要,染琪摇头:那样不是真爱,我不要。

”那你怎么办啊,”沅芷又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不如,你就矜持一点,说不定他喜欢这样的!

嗯嗯,染琪吸了吸鼻子:那我尽量克制我自己。

染琪回了丞相府,在房间里闷了一夜。第二天天亮时,她决定走矜持路线。

所以,第一天她没有去练兵场。

第二天,她没有去练兵场。

第三天……

……某人好像开始坐不住了,萧景淮连着两天练兵时都心不在焉的超门口看去。又连着两天都没见人。

某人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打听完才发现陈染琪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最近老喜欢去西南阁听书。

萧景淮的脸变得比那天发现染琪偷看他换衣服时,还要黑。

他想要找她要个说法。

所以,去街上堵了染琪。

小姑娘被按在墙上,一脸不知所措。

萧景淮低低的开口: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我最近不是挺乖的吗?他怎么又这么生气啊,我也没缠着他不是。

萧景淮看着她不说话的样子,心口郁结。朝墙上打了一拳,又气呼呼的走了。

染琪吸了吸鼻子,又跑去去公主府。一把抱住了沅芷的大腿:我受不了,我受不了。我怎么做那个面瘫都不为所动,你还是让陛下下个旨吧。我不要他的心了,我只要他的人呐。

沅芷摸了摸她的头:乖啊,本公主这就去宫里。

(四)

沅芷去了宫里,陛下不是很愿意让自己年轻英俊的大将军娶个疯丫头,虽然那丫头的确挺可爱,招他喜欢。但是……

沅芷抱着皇上的大腿,扯着嗓子哭:父皇,阿染她好可怜啊,你就帮帮她吧,她好可怜好可怜啊……

陛下被吵得头疼,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挥手下了婚旨。

若是萧景淮不愿意,他也不会怪罪他的。

萧景淮接到婚旨时也是一愣,着实没想到。心里却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而陈染琪,简直是开心死了。

婚礼很快举行,朝中百官一边在婚宴上祝福着,一边提萧景淮捏把汗,丞相家这位可是个小霸王。

洞房花烛夜,萧景淮掀开染琪的盖头。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皓齿明眸的小姑娘。

陈染琪十分机智的甜甜的叫了声:夫君!

某人一愣,眉宇间松动了不少:陈染琪,你究竟想干嘛!

他又这么问了!染琪翻了个白眼,很快又狡黠的笑了笑,一把扑倒了萧景淮:我呀,想做你的心上人。

这一回,某人没有皱眉,没有推开她,没有把她扔出去,某人只是耳尖泛了红:我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番外 萧景淮)

开始他是拒绝的。

记得那小丫头缠上自己大概是,那天他救了她之后。

京都人人都知道,丞相府小姐是个小霸王。这小霸王还挺爱打抱不平,追着土匪也不怕把自己搭进去,要不是他恰好遇见,她就被欺负了。

那天之后她老是甜甜的叫他景淮哥哥,还说他长的好看,他不讨厌她这么叫他,只是听说跟她交好的公子哥很多,她都哥哥,哥哥的叫过,他有些不开心。

后来,她总是跑来给他送吃的,那些士兵看了就打趣他,说那小姑娘喜欢他。他不敢相信,他只是一介粗人。有时都不知道怎么和她说话。他问她到底想干嘛,也只是想知道个确切说法,他丢她出去也是因为那天他有些生气,她又不告诉他真正的原因。

可他没想到,小姑娘被他吓跑了,好几天都没见到,他又想知道她为什么不理他了。他可能有点喜欢那个小丫头了。

于是,他在街上堵了陈染琪,只是没想到小姑娘再次被他凶凶的样子吓跑了。他以为她不会再理他了,可婚旨却下了下来。

洞房花烛夜,他看着她的样子,决定再问她最后一遍,终于答案没有让他失望。小丫头甜甜的样子太美好了。

萧景淮收回自己的思绪,垂眸看着身边熟睡的女人,小女人翻了个身,朝他身边蹭了蹭,小小的嘟囔了句:夫君,抱抱!

萧景淮“嗯”了一声,躺下去把她搂进怀里,眼底一片温柔。

此刻,距离他们洞房花烛夜已经过去一年之余了。

(没错 这也是一篇扑街文 突然发现最近还是有人在点赞和看我的文 所以我又打算发发啦 谢谢各位看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