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一生境界阶段分为利剑级、软剑级、重剑级、木剑级、无剑级,对应用不同的武器。

分别为《神雕侠侣》、《笑傲江湖》以及《鹿鼎记》三部曲。

《神雕侠侣》:主角杨过得到独孤求败曾使用过的「玄铁重剑」以及其修练内力的法门後,继以晋身当代绝顶高手之列。

《笑傲江湖》:主角令狐冲原来武功平平,因缘际会学得「独孤九剑」以後一跃成为当代剑术高手。

《鹿鼎记》:此书上只有一句珍贵的话语提及独孤求败,就是澄观和尚想及「无招胜有招」的前人例子时念起。

金庸在散文有提到独孤求败是鲜卑人,(原文:“……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在唐朝时期对外族是很开放的。

从历史上看,中国很长很久以前的时候是外族统治管理的,如北魏。其实隋唐也有很大的少数民族的成分,

主要是鲜卑人。我的小说中写过一个人叫“独孤求败”,独孤求败很骄傲,他一生与人比剑比武从没有输过,所以他改个名叫求败

,希望失败一次,但却总没有败过,这个“独孤”就是鲜卑人。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母亲是鲜卑人,就姓独孤。”)改个名叫「求败」,

但却总没有败过。

他的一生,在其墓前、剑冢中的留言中可窥一二:

『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奸人,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

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剑冢中,埋的是独孤求败一生几个阶段中用过的几柄剑。

第一柄是一柄青光闪闪的无名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第二柄是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第三柄是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之前恃之横行天下。

第四柄是柄已腐朽的木剑,原因是独孤求败「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

利剑无意

「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利剑级就是借助利剑的锋利再把招式发挥到极致,同时速度、内力、意识也同步提高;

独孤九剑武学理论的核心是无招胜有招(意思是不拘束、不拘泥于招式以最简单、最直接、最精准的招是来击败对手),

招式简单、直接、精准;非任何招式可及,而且速度很快、意识超卓(发现对手破绽、自我判断出招、反应速度极快等等)且内力较高。

令狐冲所使用的独孤九剑就属于(利剑级)层次,招式达到极致;意识超前、速度一流

、无内力。笑傲江湖原文也有风清扬对令狐冲说:上乘剑法?你离上乘剑法还差很远,照此练得一二十年,

就可以与一流高手争个高下,到时就可多胜少败了。 独孤九剑所述的体系,就是独孤求败的武学体系;

也是独孤求败的剑术体系,更是独孤求败的人生经历体系;是一种成长与超脱,一种对自然与生命的体悟。

这个时期应当是独孤九剑初创的阶段,独孤求败凭借着无招胜有招这层武学招式上的绝诣纵横河朔并以宝剑之锋利、

出剑之精准、出手之快捷、料敌之机先、觑敌之缺漏而所向无敌。

然后在不断的比武决斗中不停汲取着武学与实战上的经验,从而使他手上的独孤九剑不断得到完善和补充。

独孤九剑第一剑总诀式之所以有三千余字的口诀,也应当是从这一时期开始然后在历时多年的仗剑江湖生涯中不断累积而成的。

独孤九剑。这门剑法与世间的绝大多数剑法都全然不同。世上的大部分剑法,都有着招式套路在其中,而这门独孤九剑却并无固定的招式,

且是专为破解别的招式而创。

所以。要想将这门剑法练至大成,必须通过大量的对敌实战来增长。而且,是要与许多使用不同兵刃、

不同武功的人来交手。换个数据性的说法。可以说是需要海量的经验值来堆积其成长。而且这个经验值不是靠打怪与作任务就行的,

必须得是真刀明枪地实战经验。

软剑无常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软剑级,就是在招式已经发挥到极致的基础上追求变化的极致;意识更高、速度比利剑级更快,内力也比利剑级更高。

悔恨不已;弃之深谷

悔恨不已;弃之深谷

招招抢攻、式式求变并以变与快取胜,身法与出手速度如鬼似魅、直似轻烟。在用紫薇软剑阶段的独孤求败,

是达到变化极致的阶段;软剑的特点是极易变化、具弹性,难以收发自如、不易控制;因为其软剑难以控制,

所以出招极其凌厉。由于出现“误伤义士”一事,独孤求败因此而着了魔道,从此有了剑魔这个称号。

关于“无常”:简单来说,无招相斗;如果一方足够快以致于对方连挡隔遮拦都来不及,那就是无常,故“快”是一种无常,

如古龙的阿飞、荆无命;如双方同速或不至于因快使对方立败,只要一方的出手足够怪异出其不意;使对方产生错愕之感,

便能在瞬间有机可乘。故“怪”是一种无常,以《射雕英雄传》中西毒、北丐在桃花岛上交手时打坐一会又缠斗一会为代表。

以本人的理解无论是“快”又或者是“怪”其共通点都是多变,故以“无常”来命名这一境界。

软剑的最大特点是多变,同一姿势挥出软剑亦会因初始状态的不同而起到大相径庭的效果。一把比别人“变”且“快”的剑,

恐怕已达无常之至。

独孤求败必定是吃透了软剑的所有变化并能够随心所欲的任意运使,从而达到一种近乎于无常的境界;而他借着软剑这个“无常、

多变”的性质更进一步把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的剑意表现得愈加玄乎离奇,因而天下无敌。(刚与柔之变化,应也是一种无常。)

重剑无锋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重剑时期相比于软剑是一种质的飞跃,是以奇诡无常取胜转为以自身的硬件取胜的质变。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个时期的独孤求败其内力极其强大,再借助玄铁重剑的威力的话;

平平无奇的一招也能发挥出极大的威力,以最简单、最直接、最精准、最强大的力量来击败对手。

如果内功精湛深厚的话即使平平无奇的一掌一剑,只要使得迅猛绝伦那也是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而不论对手如何使招、武功中有没有破绽,只需径直挥出一剑;但教劲力胜过对方,便能达到一力破十会的效果。

正如《射雕英雄传》中洪七公教郭靖以降龙十八掌对付桃花落英掌(三联版为落英神剑掌)的方法时所言:

“因此你要破她这路掌法,唯一的法门就是压根儿不理会她真假虚实,待她掌来,真的也好,假的也罢,

你只给她来一招‘亢龙有悔’。她见你这一招厉害,非回掌招架不可,那就破了。”洪七公所言之事恰好可以印证威猛重剑胜过百变软剑之说。

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就是说不需要过多繁复的技巧,只要力量够强,威力够猛,在相对实力占优的情况下,就足以能克敌制胜,

战胜对手。

原文:想到独孤求败在青石上所留“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八字,其中境界,远胜世上诸般最巧妙的剑招。他一面和神雕搏击,

一面凝思剑招的去势回路,但觉越是平平无奇的剑招,对方越难抗御。比如挺剑直刺,只要劲力强猛,

威力远比玉女剑法等变幻奇妙的剑招更大。

木剑无济

在持重剑横行于天下之后,独孤求败之后所能做的就只有去超越他自己的巅峰和极限。

而他所采取的方法就是将武功高手「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极高境界衍生到极致,

是以有了在剑术威力上不逊于使动玄铁重剑之时的“木剑无滞”。

轻飘飘的木剑要能以轻制重只有三途:一是剑法精奥,以快打慢;一是内功充沛,恃强克弱;

一是善于观察,寻敌弱点,一击制敌。而从杨过在剑冢荒谷击刺雪花和后来在东海之滨修习木剑的过程与结果来看,

他也的确做到了将前二者融而为一的程度,却未能悟透木剑级的另一重点:避敌锋芒,攻其要害。以至于在与金轮法王一战中险些丧命。

有人说杨过的木剑是练错的。认为木剑应当像张三丰的太极剑一样无滞于行迹、从心而所欲,用以柔克刚之法来对敌制胜。

但正如周伯通在《射雕英雄传》中第十七回所言:“虽说柔能克刚,但如你的降龙十八掌练到了洪七公那样,我又克不了你啦。

”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是天下至刚,周伯通的空明拳是天下之至柔。只因其时周伯通功力略逊洪七公一筹,才会造成柔不能克刚的情况。

不过若是功力上周胜于洪,那结果便会反将过来。由此可见刚柔之强弱全在于二者势道之多寡,

优者胜而劣者败。本身却并无强弱之分,恰如阴阳分两极万事皆有正反两面一般。张三丰的木剑诚然是一种至柔的练法,

但独孤求败的木剑却又是另一种至刚的剑法。二者都没有错,只不过前者内劲成圈、招无所滞;后者劲力雄浑、威力无俦,

各为武学中的刚柔两级而已。

正如杨过在重剑初成之时所悟:“将来内力日长之后,所用之剑便可日轻,终于使木剑如使重剑,那只是功力自浅而深,

全仗自己修为,至于剑术,却至此而达止境。”他所练的正是至刚至强的那一路剑法。如何证明他所练未错?大家可以试想一下:

若是练张三丰一路的至柔剑术在僻静无人的练功房或荒谷练岂不比不时有行人来往,又相距二月脚程的东海之滨要好得多?

而在大自然汹涌海潮的冲击下,除了使出比之更强的刚猛劲力与之相抗之外还能有其它方法可以取巧吗?

作为亲眼见证独孤求败修炼木剑全过程的神雕,它绝对是从头到尾完全清楚这门剑法的习练状况的。

所以他不顾杨过北上之意强拉硬逼,将他带到东海之滨;又赶其下海,令其习剑。督工严厉之极,

直到杨过在六年后大致达到当年独孤求败练成木剑的水平后才随他离开海滨并行走于江湖之间。

有人可能又要说神雕后来打不过功力大进的杨过,是以只能任其胡为。但神雕又何必一定要动武才能劝服杨过?

它虽然不能说话,但还是有一张嘴可以大声长鸣;只要它觉得杨过所练于自己记忆中剑魔剑术有所出入,

尽可以在其练剑时捣乱瞎闹;或纵声长鸣不止或摇头拍翅不停,多的是干扰之法啊。

另外抛开故事本身就从金庸大师的原意而言,也不可能将自己的小说主角写出练剑误入歧途的可笑之事。

因此杨过在神雕依法指导,严厉督工情况下修习而得的木剑确确实实便是独孤求败当年修习的剑法无疑!

还有人说杨过在襄阳大战金轮时后悔自己没带玄铁剑对敌是以断定他还在重剑之期,如此判断可谓过于片面。

木剑胜重剑的根由乃在于力量上更

胜一筹的同时还可以凭借着兵器上的轻捷,在速度上亦凌驾于使重剑之时。

而比较的对象也是指两个境界初成时的自己,而非同一个时期。不然以对击刺之威的加成而论,

堪称是金庸小说的第一神兵的玄铁重剑怎会比不上区区一把随手可以削制而成的木剑?

而证明木剑击刺之威可以足以胜过重剑时期的表现可以从杨过在不同时期对神雕的三次对决中找到:

重剑即将练成的杨过对战神雕的表现(离练成还差一次下山洪)“过得月余,竟勉强已可与神雕惊人的巨力相抗,

发剑击刺,呼呼风响,不禁大感欣慰。”——《神雕侠侣》第二十六回

海边修炼木剑不到一月:“似此每日习练两次,未及一月,自觉功力大进,若在旱地上手持木剑击刺,

隐隐似有潮涌之声。此后神雕与他扑击为戏,便避开木剑正面,不敢以翅相接。”——《神雕侠侣》第三十二回

海边修炼木剑六年,神功练成:“这时候杨过手仗木剑,在海潮中迎波击刺,剑上所发劲风已可与扑面巨浪相拒,

神雕纵然力道惊人,也已挡不住他木剑的三招两式。”——《神雕侠侣》第三十二回。

同时也可以在杨过对战尼摩星当中发现(尼摩星虽非绝顶但也是一流高手)杨过杀死尼摩星并且能保证发簪不断,

也证明了杨过在木剑的修行上有所成就,但并未完全达到木剑境界。

从勉强战平神雕到三招两式令对方抵挡不住,杨过在这两个时期功力进步非常之大;

而这正是不断持木剑抗击海潮巨浪的修炼之法给他的功力带来的巨大增益,终于使用木剑时生出的威力胜过了用神兵之时。由此可见,独孤求败的木剑之术的功力境界相比于重剑时期是一个质的提升,但不能说明剑术修养也有质的提升。海潮的险恶相比于荒谷的山洪还要更胜一筹:“潮水之力四面八方齐至,浑不如山洪般只自上冲下...”《神雕侠侣》中重剑大成的杨过初入海潮时便“累得脸色苍白”,于此可知两个境界功力差距之大。也难怪独孤求败不远千里也要到此处修炼剑术,练成后的木剑能做到“树断而剑不断”、“在海潮中迎波击刺,剑上所发劲风已可与扑面巨浪相拒。”面对同实力对手,无论对方拿什么武器,而自己保证手中随意任何武器对自己无影响,正如神雕杨过说的:将来树断而剑不断,那便可差近独孤前辈当年的神技了。(杨过还没完全到达木剑无滞,在对抗金轮的时候依然无法摆脱重剑)这才是谓“木剑无俦”!

无剑无招

此时的独孤求败已经达到了武学的最高境界。参照杨过木剑之功后掌力可与怒

涛海潮的大自然之力相抗衡的例子,这时独孤求败的修为境界只有更加高深精湛。

剑指的是武学的一种对敌形式,木剑级已经达到了世间万物皆可为剑;就算是空手,

仍然是有剑。既然弃下了手中之剑,此刻他若再要出手攻敌便只有化气为剑一途了。

不局限于人体的特定穴道脉络而能够将气(内力)任意具体化的境界就是以无剑胜有剑,

再加上他早年便已悟得并融会贯通的无招胜有招之法。就是所谓的“无剑无招”。

因为用气剑的方式出招,所以出招迅速,随意挥洒,不受约束;因为用“气”攻击别人,

所以杀伤力度可强可弱,强时攻坚破石,弱时点穴打脉,杀伤距离可长可短,长时可达丈外,

短时凝聚于身边,可作近身缠斗。相比于以往,无剑时期的进攻手段是以气御剑来攻敌制胜。

以气剑攻敌相比于以实剑攻敌,最大的优势便是出手时的速度。这一点在《天龙八部》中描述段誉无形有质的六脉神剑时便曾写到。

但二人出招的方法却应当都是这般戳点之间的灵活运用。只是段誉的六脉神剑尚自依靠招数的威力,

却不及早已无招的独孤求败这般使剑的随心所欲,不着痕迹了。

“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有人或许会以“渐进于”三字为据,认为独孤求败一生都未能达“无剑”之境;

然而不要忘记这里是“剑冢”,已经无剑了就犯不着在木剑旁加上“五十岁后无剑”,若真如此,反是“做秀”了。

以求败之姿,若不能到此境,问古往今来还有谁能?独孤求败武学的最高境界是手中无剑,心中无剑。

无剑就是心中不存杀念,仁慈地对待敌人。但无剑的具体方式是什么?就是——无形气剑!

而无形气剑却是所有武功里杀伤力最强的!为什么天下“最不杀”的剑道,却拥有着天下“最杀生”的力量?!

“不杀”是一极,“杀”是另一极,两极对立统一,循环往复,互为条件,互为转化,杀就是不杀,不杀就是杀,

杀与不杀,一念之间,可杀可不杀,不必执着…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独孤求败炼的不仅是剑术的境界,更是人生的境界。不依靠外物而逍遥游于天地,这就是人生的一种理想境界。

剑无论削铁如泥还是不堪一折,都不过外物,剑术最高的境界便是无招胜有招,无剑胜有剑,因为无招可破,无剑可击,

而且他本身已经化为无形气剑所化的剑,所谓仁者无敌… …。能将万物或者不用任何物而将自己的身体乃至心灵变成最厉害的武器。

苍天以万物为刍狗,无情是大情,无意是真意,一切自有其规律,自然将万物一视同仁,按照其固有的规律演变,

生命与非生命都不能置身于外。实现理学与人学的互溶,科学与人文艺术的水乳交融。实

现道家文化的身、心、灵 与 现代科学的物质、能量、信息的高度统一。

比喻能将生命(包括人的意识选择,价值取向,一切感觉)与无生命的自然(万物演化的规律)透彻穷尽。

无剑有着极其广泛的含义,武道的王者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妨分析:武功可以强身健体,

疏通经络使身体处于圆融互通的最佳周流状态而身心舒泰。所谓医武同源,了解武功就是了解人类自身,

就是了解生理医学也达到探究自然规律的终极目的。而实战于武功之中,无剑的意义可包括:

道德的感化、权谋的统治、诡计的施展、毒药的使用、暗器的偷袭、科技的力量(这个在现代社会中的实战占主导力量)等。

这些都属于无剑级别。

独孤九剑分做九大部分:总诀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

分别是依据不同兵器而生的对招方式,而就其本质来说,则可理解为「与各种武功对阵时,所依据的武学理论」。

其中最需要注意的,是使用掌法或其它拳脚功夫的对手,原因是这一类的对手不用兵刃,自然在拳脚与内力上有高超之处,

而且武学修为也已到一境界,有无兵器已相差不多。独孤九剑无招,完全视对方招式而定,所以遇强则强。

独孤九剑意境乃跟随中国哲学庄子,以无用之用乃为大用为原则,并非乱砍(风清扬强调过此点),

而是迅速找到破绽,攻其所必救,而攻击之法没有一定,完全视独孤九剑之使用者的意向而定。

总诀式

是独孤九剑的根本关键,有种种变化,用以体演这篇总诀,是三千余字的入门口诀,亦为其後八式的变化总要。

其部份内容为:「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

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破剑式

用以破解普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

破刀式

用以破解单刀、双刀、柳叶刀、鬼头刀、大砍刀、斩马刀种种刀法。

破枪式

包括破解长枪、大戟、蛇矛、齐眉棍、狼牙棒、白蜡杆、禅杖、方便铲种种长兵刃之法。

破鞭式

破的是钢鞭、铁锏、点穴橛、枴子、蛾眉刺、匕首、板斧、铁牌、八角槌、铁椎等等短兵刃。

破索式

破的是长索、软鞭、三节棍、链子枪、铁链、渔网、飞锤、流星等等软兵刃。

破掌式

破的是拳脚指掌上的功夫,将长拳短打、擒拿点穴、魔爪虎爪、铁掌,诸般拳脚功夫尽数包括内在。

破箭式

总罗诸般暗器,练这一剑时,须得先学听风辨器之术,不但要能以一柄长剑击开敌人发射来的种种暗器,

还须借力反打,以敌人射来的暗器反射伤敌。

破气式

为对付身具上乘内功的敌人而用,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独孤前辈当年挟此剑横行天下,欲求一败而不可得,那是他老人家已将这套剑法使得出神入化之故。

同是一门华山剑法,同是一招, 使出来时威力强弱大不相同,这独孤九剑自也一般。你纵然学得了剑法,

倘若使出时剑法不纯,毕竟还是敌不了当世高手,此刻你已得到了门径,要想多胜少败,再苦练二十年,

便可和天下英雄一较长短了。” 书中并无明言破气式的原理。

独孤求败是金庸笔下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虽然金老如此的吝惜笔墨不肯多着了一丝的文笔在他的身上;

但在《笑傲江湖》和《神雕侠侣》中若隐若现间不经意而流露出的种种神来之笔还是令人不禁对其神思遐往:

一人一剑行走天下,欲求一败而不得,英雄束手,长剑空鸣,只好仰天长啸葬宝剑,神雕相伴渡余生。

已悟尽,剑中乾坤;只道是,寂寞无奈;乐往悲来,凄然伤怀。到最后,求败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磋!

借用王维《终南别业》中的一语相赠: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文学作品是一种以情动人的东西,它通过打动读者而产生感情的共鸣,并且联系与读者的不同人生经历,

从而使读者获得某种精神上的愉悦。武侠作品作为文学的一种形式,必然也要印证这种规律。

但是读者又从独孤求败这一形象里获得了什么感情和经历的共鸣呢?独孤求败年轻时曾看到两条大蛇相斗,

它们相互缠绕,扭来滚去,极尽柔滑曲张之能事,旁边的树木草花无亦不被摧,他先是看的呆了,然后看这两条蛇斗了好久好久,

再目睹周围之万事万物,突然感到神明空灵,似乎触到了什么,这时在他而言,那两条蛇的动作就好像武学中的招式,

旁边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可以当作武器,顺手拈来即可伤敌,同时那蛇的弯曲弓张,缠绵不绝,腾挪起伏仿佛都很符合自然变化的奥妙,

招式总是有限的,而有些东西似乎是无限的,纵然极尽变化之能事,到头来亦不免为敌所伤……据说独孤求败经过那惊心动目的两蛇之战,

自此悟通武学境界,不以巧取胜终归自然。

独孤求败是金庸小说中最神秘的人物之一,分别在笑傲和神雕中出现。令狐冲和杨过通过他的一技最终成为超一流高手的。

但他的出身年代和身平事迹却未见交代,仅在他的遗言中约略提及,关于他的身世之谜一直众说纷纭。依在下愚见,王重阳不是独孤求败,

因为<<笑傲江湖>>中“传剑”这一回说道:令狐冲一呆,低声道:“啊哟,天亮啦。”风清扬叹道:“只可惜时刻太过迫促,

但你学得极快,已远过我的指望。这就出去跟他打罢!”令狐冲道:“是。”闭上眼睛,将这一晚所学大要,默默存想了一遍,

突然睁开眼来,道:“太师叔,徒孙尚有一事未明,何以这种种变化,尽是进手招数,只攻不守?”风清扬道:“独孤九剑,有进无退!

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自己当然不用守了。创制这套剑法的独孤求败前辈,名字叫做‘求败’,他老人家毕生想求一败而不可得,

这剑法施展出来,天下无敌,又何必守?如果有人攻得他老人家回剑自守,他老人家真要心花怒放,喜不自胜了。”令狐冲喃喃的道:

“独孤求败,独孤求败。”想象当年这位前辈仗剑江湖,无敌于天下,连找一个对手来逼得他回守一招都不可得,

委实令人可惊可佩,华山论剑没人是因为他已到晚年,早已封剑归隐了,不问江湖之事,与世隔绝了,或早与五绝过了招。

无我之境!

这里的无我之境绝不再仅仅是武学中的无我的悟性和对无我的洞悉,这其中的无我之境传递到读者这里,

已经因读者各自人生经历和自身修养的不同而不断的演变为对人生的无我。无我之境是清代诗人王国维首先提出的。

他在《人间词话》中标举境界,以为:“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同时提到“有有我之境,

有无我之境……”金庸先生的独到之处既演绎这一无我之境在他的浩瀚武学中,在中华传统文化底蕴里,从而也开创了焕然一新的新境界,

“无我无形,无我无心,无我无招,无我无敌。”这一新的开创在后来者新派武侠小说家古龙那里又一次的得到了验证和新的注释。

独孤求败既是无我之境的开山鼻祖。陶渊明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孱孱起,白鸟悠悠下。”无我之境也,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金庸道:“兵无常势,

水无常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与万种招式里寻破绽,在千般武艺中览漏洞。以无招破有招,有我之境重招式,

无我之境重运用。”在这里我们不由得与武侠小说的发展趋势做一比较-----

武侠小说的发展大抵上经历了由重人物到重情节再到人物和情节并重,不适合小说的成分相应减少的一个过程------

武侠小说到了金庸这里一越而达到了顶峰,出现了以郭靖、箫峰为代表的侠之大者,以令狐冲、狄云为代表的隐士,

以及独孤求败和张三丰为代表的开创性人物的形象和启迪后来的写作技发,从而完成了这一质的飞越的独孤求败是金学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是不是主人公的主人公,是金学书外的主人公。

独孤求败的淡然登场却又振聋发聩,一个新的时代和风格随之而来,遍查金庸的十几部小说,在独孤求败处着墨屈指可数,

并且都是侧面描写,使人们无从具体考究其人其事,只是从后来者杨过和令狐冲的绝世风采里略为瞻仰一番而已。

更多的是无尽的想象-----不世之概,时时如见----众多的读者和金庸一起完成了对独孤求败这一人物性格的塑造。

“既已心动,则均矣!”杰出的作家在创作时除了体验人物的感情以外,更多的还渗透了作家本人对人物的爱憎,在读者和作家之间,

对于独孤求败这一形象的感情共鸣其实又远较作品中的人物来的丰富和强烈。

对独孤求败的评价远不如金学中的其他人物来的多,因为金庸是在用一种新的、尝试性的笔法来写他,

新的写作风格和以往大有不同,或者说实际上独孤求败这一形象是由作者和读者共建的,作品中只是完成了很少的一部分,

更多的要靠读者用自己的不同的人生去注释,而每一个读者对其的不同注释又注定了不可能达成共识,

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正是这缤纷复杂的认识体现了真实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首先要研究人的一般本性,

然后要研究每个时代历史地发生了变化的人的本性。”独孤求败这一形象正是试图去拴识人的本性,

无我之境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和最高的境界:

要求自己-----每一个人-----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不必自我压抑、自我克制------自我克制和自我压抑是同人类追求全面、

自由的发展相背驾驰的,因而人们渴望独孤求败那种仗剑纵横天下、欲求一败而不得的生活,向往那种英雄寂寞、古今一人的岁月,

在独孤求败身上,人们实现了幻想。而金庸的高明也就在对其的写虚而不写实,让人们无从寻找出此人的日常生活、身世背景,

由是达官贵人可以想象,凡夫俗子亦可憧憬,独孤求败可能系出名门望族、世代显赫;也可家图四壁,黎民布衣,

“越是能在漫长的年代,广袤的地域,给予众多读者已以最大感动的,其成就也就越高。”独孤求败,求的是无我之境,败的人生本性。

古往今来的英雄只此一人可称寂寞矣!

剑客定义

在我看来,无非是一些爱用剑、擅用剑的侠客。剑道是他们生存之道,剑法是他们最强的武技。

金庸的笔下,确实有不少这样的剑客。但是,自从“剑魔”独孤求败横空出世之后,其他所有的剑客,

都变得暗淡无光了起来。就连他最杰出的两个隔世弟子,杨过和令狐冲,在他的光芒之下,都变得渺小了起来。

杨过之于他,如同偏激任性的无知孩童;令狐冲之于他,如同落魄悲情的市井之徒。独孤求败的剑道,是寂寞的,

是孤傲的,是远离了人世的情感的。这有点像另一个伟大的剑客,古龙笔下的“剑神”西门吹雪。他们的剑道,

是一种人生境界。“求败”和“吹雪”,都是一种凄绝的艺术境界。这种境界,寂寞是主旋律,无欲无求则是其本质。

能了解他们的寂寞和他们的“虚无”,便能了解他们的伟大。我们在谈论独孤求败的武学境界,和他的剑法的时候,

先要明白他的心境和人生观,只有明白了这两点,才能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无剑胜有剑”和“无招胜有招”,

无招不被招数困扰随心所欲。

剑冢和“五剑”传说

“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通过剑魔在剑冢中留下的这句遗言,

我们可以了解到独孤求败,是在他达到了武学巅峰和人生巅峰的时候,选择了弃剑、葬剑。长剑空利,但是对手寥寥,

但求一败而不得,唯有弃之。这个时候的独孤求败,相信已经没有追求,他的心,更加是冰冷到极点了。虽然傲视天下,

但是人生再无乐趣可言、再无目标可寻。唯有从此与雕为伴,了此残生。呜呼,难怪杨过见到这句话的时候,会“又惊又羡”。

这样的境界,前无古人,后亦无来者。他的这种人生境界、他的剑道,是无人可比的。既然对手已无,留剑何用?独孤求败的剑,

是为了强敌而生的,没了敌人,也就没有了用剑的意义。这就是“无剑胜有剑”的最高境界。一个人的武学在登峰造极之后,

用不用剑都没多大分别。这并不是说不用剑就比用剑要强,而是说,天下间,已经没有人能够再值得他们用剑了。

这才是为什么独孤求败四十岁后,草木飞花皆可为剑的时候,选择了正式埋葬手中的剑。因为,即便是他都只用木剑了,

江湖上仍然没人可以打败他,那他还有什么必要再用剑?这是一种武学修为,更是一种人生态度。

“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这个时候的独孤求败,年少轻狂,艺业未成。

因此他用一柄锋利的宝剑,与群雄争锋。其实,这时候未成熟的,又何止独孤求败的剑法?他的心态和剑道,

都还很幼稚。二十岁前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年少、冲动,以为手中有了利器就可以纵横天下了,却不知道此时的他们,

仅仅只能与“河朔群雄”一争短长而已。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悔恨无已,乃弃之深谷。”三十岁前,正当闯荡江湖、建功立业的时候。

青春热血,难免犯下错误。此时的独孤求败,便是这样的。武功比起少年的时候,自然精进了许多,但是人生观却变得模糊了起来。

这是这个年纪的人经常犯的错误。误伤义士的来龙去脉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能够知道的,

是金庸想要传递的人生哲学--人年轻的时候都会犯错的,而且会是不堪回首的错误。当我们年老体弱的时候,再回首,

依旧羞愧难当。唯有“弃之深谷”,以期引以为戒。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三十岁后,圆滑老辣,于人于事,渐渐看透。所谓大智若愚、

大勇若怯。结合到武学之道,也是这个意思。此时的独孤求败,横行天下,无人可比。春风得意之际,想必也开始回首前尘、

总结半生。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所谓的高手,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天下无敌却又如何?因此,他收起了以前的狂放,慢慢的,

变得注重起个人的修为来了。重剑便是这个时期独孤求败心境的最佳解读,也是金庸对于不惑之年的最佳解读--举重若轻、沉稳老成。

“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四十岁后,渐近知天达命的年纪,

也正是渐近“无剑”的时刻。此时,独孤求败依然无敌于天下,可说已经感受到了独居顶峰的那份寂寞。

当人已经完成了一生的夙愿、达成了一生追求的目标之后,其实,人生也已经基本到了尽头。这个时候、这把年纪,

人还有什么追求的呢?还有什么欲念呢?没了,也不应该有了。如果都到了此时还存欲求,必为贪欲妄求。

这是金庸的人生哲学,亦是独孤求败的剑道。此时,他已经渐渐到了无欲无求的时候,放弃手中的剑,只是时间问题。

知天命之年,就是人到了这个年纪,已经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归位了。独孤求败埋剑葬剑,便是知道了自己剑的生命,已经到了终点。

“无剑”便是如此。“无剑胜有剑”,在武学上,可说是至高无上的修为,在人生态度上,同样被金庸推崇为极致。这里补充一句,

所谓的无剑不一定就指的是无形剑气。知天达命,便是收放自如、随遇而安的人生观。同理,无剑也是随心所欲、物我两忘的境界。

这种境界,不需要剑,不代表就一定没有剑。只是没有用剑的理由而已。无形剑气也罢、以掌代剑也罢都是一样的意义,并无长短高下之分,

只有手段方法各异。六脉神剑固然纵横万里、无往而不利;而黯然销魂掌也同样是震古烁今、气象万千。这两项神功,

谁也不一定比谁强。金庸没有自己比较过,我们亦无从得知究竟哪个更强。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两种都已到了“无剑”的境地。

唯有收放自如、随心所欲,方为“无剑”;物我两忘,于人于事再不执著,才是“无剑”。而段誉和杨过正是没有做到这点,

他们的“无剑”才会缺陷明显,时灵时不灵。我相信,这是金庸在设计“无剑胜有剑”的时候,真正想要传达的。

独孤九剑

刚刚说到无剑,看官肯定会觉得,我应该是在说“无招”,而不是说“无剑”。您错了,

我就是在说无剑。但是您也没完全错,因为无剑和无招,其实是一致的。我们知道,金庸先写了《神雕侠侣》,

那时候想出了“无剑胜有剑”。直接影响到的作家就包括古龙。古龙在此基础上,想到了“无招”。他的“无招”真的是没有招。

平平无奇、随随便便的出手,便能置对手于死地。古龙正是受到了启发,在古龙的“无招”的基础上,想到了“无招胜有招”。

因此,若论前后顺序,当然是“无招”在“无剑”之后。但是,要说非要比较出哪个更厉害,我觉得,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

因为,“无招”和“无剑”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殊途同归,只是走的路不同,却没有高低上下之分。“无剑”讲究的是收放自如的人生境界,

是心中不再执著于一草一木,而是师法自然、存乎一心,想用什么兵器就用什么兵器,想不用就不用。是一种人到老年,

寂寥无欲的人生态度。既然无欲无求,有没有剑,又有什么分别?同样,“无招”也是一种人生境界,这是一种经历过无数风浪、

最后云淡风消之后的惆怅。最后返璞归真,做到逍遥快活、任意遨游。这时候,还有什么追求的?自由洒脱,不过是形式,真

正追求的已然是那不可捉摸的虚空境界。因此,有招无招,又有何分别?有招既是无招,无招既是有招。无招无剑合二为一,

便是金庸所追求的人生境界――物我两忘,任意遨游。无招无剑,亦可说是人生和武学的最高的境界。于是我们便能理解了,

为什么当令狐冲谢过风清扬传授上乘剑术的时候,风清扬会用凄凉寂寞的口吻笑他还差的远。这时候的令狐冲追求自我、肆意妄为,

还到不了太虚任遨游的境界。剑法,自然也就差得多了。当然,风清扬也不见得就到了这个境界--相信风清扬早就弃剑了。

但是,他的弃剑和独孤求败的弃剑截然不同。风清扬被世事伤透了心,因此遁世逃避。他在弃剑的同时也放弃了他的人生,

他是被动的弃剑。而独孤求败不同。他埋剑是因为他找不到用剑的理由,世上也没人再值得他用剑,因此选择了“无剑”,可以说,他

是主动的埋葬了爱剑。言归正传,继续说“无招”。“无迹可寻”既为“无招”。这是独孤求败一生的总结,也是他人生态度的总结,当然,

更加是金庸所希望的人生态度。来时是空,去亦空。这种虚无的境界,风清扬没有完全做到,令狐冲更加没有做到。因此,

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达不到天下无敌的地步。

剑魔

剑魔独孤求败”独孤求败的武功,如神话般高深莫测;独孤求败的一生,如神话般璀璨夺目;

独孤求败的人生境界,更是渐进神境、渐入神道。从他的名号上推断,曾经成魔的独孤求败,必定是不可一世、

桀骜不驯且不为世人所理解和容纳的武林怪杰。晚年的他,了身知命,早已到了物我两相忘的境地,唯有那份骄傲,

不曾失去。故而,临终遗言,仍然自称“剑魔”。算是无悔于自己的一生,无愧于自己的剑道。后人追思,心驰神往。

独孤求败,最终埋剑、弃招,返璞归真,一切归零。正应了人生循环往替的道理。生来空空如也,最后还是空空如也,

尘归尘、土归土。正所谓人生万象,尽归于尘。这是金庸要借着独孤求败传达的话语,这也是庄子遗留下来的思想,

这也是“无招”和“无剑”的真实含义。这种境界,金庸小说里,只有独孤求败达到了,因为是他创出来的。

而他的隔世弟子杨过和令狐冲,则还差的远。杨过到头来,离完全的“无剑胜有剑”仍有一步之遥。杨过的黯然销魂掌必须配合心情,

否则不灵;与金轮法王最后一战暗自后悔没有带上玄铁剑,这些都说明他离物我两忘、收放自如还差一段距离。

他的武功修为,充其量也就到了“木剑”以上、“无剑”以下的程度而已,尚未真正的从心底里弃剑。而令狐冲更是差的远,

始终不敌东方不败,最后仍然没有练成破掌、破气两式,说明他离随心所欲、无迹可寻这种境界也差得十万八千里。

同时他时不时还需要回剑防守、面对辟邪剑法一度不知所措,证明他离真正的“无招胜有招”有一大段距离,甚至连“木剑”还没达到。

此时再回首剑魔,不得不敬为天人,对其人生和武学上的修为造诣佩服得五体投地。无剑、无招俱为神迹,达此境界者,环顾宇内、唯独孤求败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