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斯卡纳艳阳下

看过一部电影,叫《托斯卡尼的阳光》。

女主人公Frances是一位美国作家,却忙碌于写书评,婚姻失败如泰山般压得她崩溃,在某个瞬间忽然想通,接受了好友的安排,到充满阳光的托斯卡纳旅行。机缘巧合之下,Frances买了一栋爬满长青藤的有三百年历史的老房子,在托斯卡纳安了家,认识了新的朋友,有了一段露水情缘,并最终,收获幸福,开始新生活。

2003年的老电影,画质实在是比不上现在动辄4K的电影。然而那大片大片的色彩,却像水墨一样晕染开来。

托斯卡纳。

“听说世界上只有很少几个地方,早晨可以这样优美地醒过来”。

温暖的阳光,大片的田野,金色的向日葵。

我很向往。

离开比萨前往锡耶纳的路上,总有点担心,毕竟比萨的天空上还飘着大朵的乌云,冷风都能穿透风衣。

我知这个季节的向日葵还没有盛开,却不希望此行连闪耀的阳光都没有。

一路上舍不得就这么睡过去,隔着大巴车的厚玻璃拍出去,景色竟也似油画一般。

托斯卡纳大区的酒庄很有名,就像波尔多在法国一样。

途中进了一家酒庄,主人招待每人三杯红酒。

三杯红酒都是不同的品种,不懂酒,平时也不喝酒,只能粗暴地说三种酒的价格是呈梯形上升的。

以我毫无参考价值的每杯抿一口的体验,最便宜的那种最好喝(捂脸)。

参与外国旅行团的团餐。

美国人买了一瓶价格中档的红酒share。

号称是德语导游的男生一直追着一位香港女孩。

吃完出去走走,想起电影中女主人公帮同团的旅客写明信片时说,这里的市集街道就象流动的飨宴,人们都是座上佳宾…这儿的生活悠闲惬意,令人忍不住要偷笑…吃上一粒成熟的葡萄,那紫色的甜味会在你嘴里爆开,就连闻起来都有紫色的味道。

很幸运,阳光眷顾。

圣吉米那诺小城就这样矗立在山岗上。

石头砌成的古城墙环绕着,一砖一瓦都在诉说古老的历史。

我们从南面的圣乔瓦尼城门进入,街巷幽深,城中大部分店铺现在都是在为旅游业服务。

中世纪的拱门,大教堂,广场,石塔。

据说石塔曾是地位的象征,比如我打赢了你,那我家的石塔就可以建成全城最高,毫无疑问,城中最高的石塔,应该也是属于传奇的美第奇家族。

虽然在现在的我们看来,这是一个朴实无华的小城镇,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代,这里可是天主教朝圣的终点,就和梵蒂冈一样。最繁华的时候,城中有七十几座石塔,现存的只有14座,最高的是54米,需要买票登塔,嗯,我没买。

城中有家据说在冰淇淋世界比赛中拿过冠军的冰淇淋店,当然也不可错过。人很多……店员的英语,呃,几乎不会说……你来我往,全靠比划。

面对大朵大朵的棉花糖,忍不住假装自己冲上云霄了。

同样作为古城的锡耶纳,传说中的提拉米苏的起源地,感觉比圣吉米那诺多了不少政治和经济色彩。

经过一个黑白色的足球场,貌似是锡耶纳足球俱乐部的主场。

依然是纵横阡陌的古旧小巷子,遇到下坡的路能看见层层叠叠的屋顶瓦背。墙上至今还保留着各式马栓,想象以前的高头大马们穿梭在小巷子里的样子。

这座城市有个很特别的地方,已街道划分堂区,每个堂区都有不同的标志和旗帜。走在石板路上忽然间看到不同的标志,就知道到了另一个区了。

雕像后面就是现存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银行。

应该是不对外开放了。

如果不是听人介绍,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大多数的人都是匆匆而过。

我和两个上海小姑娘一起站在这个广场前,吃着GROM的冰淇淋,交流旅途的见闻,同时吐槽为什么意大利和想象的不大一样,传说中会说很多甜言蜜语的意大利小男孩在哪里。

田园广场,锡耶纳的灵魂所在。

从高往下看,广场就像一枚展开的巨大的贝壳,因此,也叫贝壳广场。

这里一年会举行两次赛马节,就是之前电影截图里出现的那样,不同堂区的选手挥舞着自己区的旗帜,人山人海,不管是路边、高楼里、阳台上,都会站满了看热闹的人,这是锡耶纳的盛事,虽然大家为此要准备很久,但也是最欢愉的时候了。

意大利的夜来得特别晚,七点多教堂已经关闭了,但阳光还在教堂前的玫瑰窗上肆意作画。

请一位游客帮忙拍照,逆光得完全找不见自己在照片何处,与照片的暗角浑然一体。

在这样的地方生活,总觉得,幸福会悄然而至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