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

某日,骑车经过一长街,瞥见街角一老农在卖花,姹紫嫣红之间,一片白色小花很是素雅。走到近旁询问是何花?答:茉莉。

茉莉花没见过,茉莉花茶喝过不少。凑近观察,光彩照人的叶片上点缀着朵朵小白花,不同于牡丹花和月季花的硕大,盛放的茉莉花只有普通硬币大小,颜色也不惊艳,呈现素朴的白色。

和花农交流得知,此季节正是茉莉的盛花期,枝繁叶茂,花开富贵。

耳边荡漾起儿时熟悉的旋律。花20元买一盆,放在车篓里带回家,白花配绿叶,甚是招摇。诗人有赞“冰雪为容玉作胎,柔情合傍琐窗开 ”,将它安置于窗台上,精心呵护,小心照料。

入夜,月光辉映,星辰照耀,微风拂来,扇动叶片,花朵也跟着摇曳,鼻尖袭来清香阵阵。有时困倦于伏案备课时,移目于此君,心神便驰往那清幽深处。静观其态,绿叶之上花团锦簇,叶片之间若隐若现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它不似牡丹的雍容华贵,也没有桂花的浓香袭人,它朴素淡雅,不惊艳,不跳脱,却别有韵味。

每日清晨,在花叶上喷上新水,花上粒粒润珠,沐浴了水珠的叶片青翠欲滴,新开的花朵清澈无垢。一日复一日,今日的花蕾变为明日的花朵,花开正好,满室生香。

炎炎夏日,有了茉莉花的陪伴,好像酷暑也变得清新起来。

入秋以后,天气变化捉摸不定,尽管依然按部就班的浇灌和呵护它,但不久就发现茉莉花有了一点变化,叶片不如原来的油亮,已经有些萎缩打卷,原本花团锦簇的花朵凋零萎缩,放眼望去,颓废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网上查资料,茉莉花喜荫、喜肥、不耐旱,同时还要保证恒温恒湿的生长环境。于是翻盆换土,剪枝修整,但效果并不明显,后期还想尝试用农药,但怕对孩子造成潜在的危险,就此作罢。

又过了几日再去看它,憔悴的越发厉害,花朵变黄脱落,叶片干枯打卷,用手触动它的枝干,发出哗啦哗啦响的声音,随之还有几片枯叶落下,真有一种‘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迟暮的感觉。

一枝一叶总关情,看着茉莉花在我手上渐渐凋零,未免惆怅良多。但我深知自己不是名医圣手,没有能力让它重新焕发青春,或者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看着它一点点苍老死去。

它原本来自苍茫大地,却被我养在深闺,它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和土壤,嗅闻不到大自然泥土的气息,它在我的窗台孤零零的生长,又孤零零的死去。

买它之时,幻想着它能够陪伴我久一点,让它的美丽和芬芳持久一点,但世事难料,我终究是个粗人,懂得欣赏她的美,却不懂得如何维持她的美。

这让我想到了上学期间买过的一个NIKKO的登山包,刚买的时候欣喜不已,每次外出都要小心翼翼的背着它,背负系统很良心,背起来很轻盈,我曾以为它会陪伴我一路前行,但后来它被不小心划破,尽管缝缝又补补,但它终究不是原来喜欢的样子。

那个背包被我搁置在角落里许久,只是我依然记得,它陪我走过的路,和留在记忆里的锦瑟年华。

也许事物都是这样,没有天长地久,曾经拥有也是幸运。

想到这,我能做的只能像黛玉葬花一样,送它最后一程。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希望它的灵魂能够出窍,再依然盛放如初。

而在我的记忆里,会有那么一个夏日场景,灿然炽热的阳光透过树叶,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的树影,我悠闲的骑着单车,欣赏街景,偶然与街角的一棵茉莉花相遇,据为己有,共度了那么一段美好时光。

人生曾拥有如此这般眷念的景致,已经是三生有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