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63)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8.02.08 11:19 字数 1785

上一章-必除后患

小说目录

第六十三章-接任塔主

这么匆匆需要担任塔主,难道是有什么大事?

烛龙殿。

黢黑的四壁涂满了血迹,一副副白皙的躯壳骷髅,围着整个大玻璃珠。

晶莹剔透的玻璃珠里,浸泡着粘糊糊的鲜血,似乎都快要满了。

蒙面妖皇脸上刻着几道疤痕,看起来很霸气,可却仍是捂着胸口。

“原来是花脖神!”他七窍生烟地握拳。

豆大的眼珠外布满一根根的血丝,水灵灵的瞳孔明亮而又充满凶气。面目越来越狰狞,本来一头邋遢的乌油发,随着其的愤怒渐而斑白。

“妖皇莫要生气,生气伤身体呀!”那只吹毛求疵的老蛇精拍着马屁娓娓而言。

“本座怎能不气?眼看黑逸村岌岌可危,六血珍珠马上就要到手,现在半路却杀出个花脖鬼!还有那个墨剑铁涎的人!”想起一切一切,有关于逴龙春秋大梦之事被破坏,益使其怒不可遏。

“妖皇,现在六血还差几种?”

“两种,灵和神。”

“既来之则安之,花脖之神亦为神,其血也可以解封的。我们不如冒个险,焉知非福?”

“对,你说的有道理。而灵血的,我们找不到剑灵,也就只有妖灵了,这个容易。那好,这件事便由你去办,我想将灵神二血一并集齐。”逴龙信心十足地说道。

那蛇精则坏笑一阵,以为妙绝。后便告退。

明南的到来虽是个惊喜,但是即使有他陪伴在身边,千风也未必能够逃过烛龙的魔爪。

三天后。仙霂后山。

峻山连绵不断,绿水波澜不惊。天高云淡,叠翠流金。似阴非阴的白雾浓浓,沐浴在暖阳之中。

惠风安详,喜鹊鸣叫。大大的“仙霂旗”显得威风凛凛。弟子们热热闹闹,个个脸上洋溢着笑乐。一片欢海,倒给今日平添了几分喜悦之感。

云无卫也是眉开眼笑的,高高站在山顶亭中,清清嗓,厉声大呼:“各位仙童,弟子们。由于前段时间仙霂塔的塔主,亦是仙师菘茹,元气大伤故而无法正常担任仙霂塔塔主。而又鉴于黑逸村颇遭烛龙之害,企图夺取六血珍珠,故,甄选新任塔主——蓉千风!”

大家由鸦雀无声中戛然欢呼雀跃,拍手称快。

她一缕白裳,几抹粉花点缀在胸前,如翼之纱楚楚动人。银袖嫩手,更是显得冰清玉洁,出水芙蓉般的。朱唇红砂,风姿绰约。

云无卫眉飞色舞地为戴上流动着紫罗兰光彩的玉镯,镯子上还镶嵌着“仙师”二字。

这是一种荣誉,希望不是一种负担。

希望她能够踌躇满志,不再心灰意冷。

在这欢天喜地的气氛中,她终于能够感觉得到人间的美好,看见云无卫拉起她戴着玉镯的收公示全场,还有明南的倾城之恋,她便释然了,抓耳挠腮地也跟着嫣然一笑。

而此时在帘中观看的菘茹仙师却有些不满地瞪着眼,无语地冲无卫一瞟。

浓浓白雾笼罩着整个塔顶,云彩似金,晚霞就好像一身丽衣,火烧一样的赤红之朵点缀于天际,大雁南飞,连残阳也徐徐归山。

粉红裳衣之女漫步在黑逸村里,大大小小老老少少见了她都嫣然地打着招呼,这倒让她有些不适应,总之百感交集。

远远依稀看见明南的身影,看见他和蔼地走来,她便淡然笑了。

他牵起千风的手,挽过晚风,半仰着头感受迎面扑来的雾风。

“千风,自从来到黑逸村,我便日思夜想的都是你,我希望你能够真正快乐幸福,而我却又害怕你再受到任何伤害。”明南转头看着千风两只蓝汪汪的眼球认真地说。

千风却是若无其事,似笑非笑地回答:“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你知道吗,我不相信花脖之神的宿命,即便是真正的不得好死,但只要有你在,再怎么死也足了…”

明南心疼地用食指轻轻地触了她的嘴唇,也是傻笑:“傻瓜别乱说,只要有我在,不会让你死的。”

说着,他们两人便紧紧相拥在一起。

灯笼余晖,一个高冷的影子出现,突然看见了这样的画面。黯然地回头,恋恋不舍地要回去。他的掌心没有温度,冷唇沟壑,颚骨突出。蓦然回首,失色伤神的神情堆满了心酸。

千风忽然间看见了他,“仙师…”

“不用叫我仙师了,叫我师兄就好吧。”云无卫的热情一下子湮灭毁去。

“师兄,这么晚了,你…”千风呆呆地看着他,又不自然地瞥了明南一眼。

“没事,我就是心闷出来走走。”

千风竟无言相对地盯着他,顿时发现他好像有什么大心事,说是出来走走,却是来回徘徊,无所适从。

终于,云无卫不急不快地迈着沉重的脚步而来,心情异常复杂,微微蹙眉地说:“对了,千风,烛龙已经集了多种血,最近情况可能对你不利。”

没等千风发话,明南便抢先一步站出来说:“劳烦您费心了,千风有我罩着,而且现在我手里还有墨剑铁涎,无碍的。我看夜色已深,要不我和千风就先回去吧。”说完,他急匆匆地拉着千风的手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云无卫却是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种忘我的姿态陶醉其中。不由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抬眸仰月。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