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不合逻辑都是因为爱——《嫌疑人X的献身》 读后感

   看完书又分别看了电影(日版/韩版),翻了翻豆瓣书评影评。有一个观点我极为赞同,就是本书中,有很多部分不合逻辑。

   比如,石神把慎二的尸体都沉尸江里了,干嘛还非要杀了流浪汉“技师”;比如石神和靖子都没想到雇佣律师,然后说明情况,毕竟这种情况也算是过失杀人或者正当防卫,可能判不了几年;再比如,后来靖子为何不嫁给工藤,用工藤的财力雇佣好的律师,为石神减刑。

  可再怎么说,书里的一切也都发生了。

  汤川曾表示,他找到的突破口是石神忽然感慨他的外貌。的确,只要曾经身处爱情里的我们都能理解,不管我们优秀与否,爱情都让我们卑微,总觉得自己不够好。即使排除掉石神一开始就想顶罪这一点。他布下的局也不可能完美,因为爱情和理性是不能并存的,在他偶然在便当店看到工藤时,明知道不该表面和靖子有关联的他依旧目光瞬间变得灰暗——他在嫉妒,或许同时也在估量这个男人是否可以在自己进狱后如自己般保护靖子母女,甚至比自己可以给的还多,这个男人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可以给予靖子更多的支持。同时他也看到了女性直觉觉醒的靖子,这是自己所做不到的。

  说起来,或许一切都始于相遇。早一秒晚一秒都不行的相遇是不是也说明这是一种特殊的缘分呢?昏暗的,充斥着研究资料和数学习题集的房间里,石神在犹豫了一下后,打开了门,看到笑得像一束阳光的母女俩,比物理意义上的阳光更温暖,直射心底。所以石神沉沦,他灰暗的想要提早结束的人生有赖于这束阳光继续了下去。

  从此便当不再只是便当,它承载了“欢迎光临”和“谢谢你每天惠顾”两句由悦耳嗓音说出来的话。为了她继续快乐的生活。石神决定,赌上一切。

  我是理解的,在爱里的人,谁不是恨不得把所有都给对方?石神在杀死技师的时候,石神在处理尸体的时候,石神在跟踪工藤的时候,石神都在想什么呢?我看书的时候忍不住在想这些问题。如果我是石神,大概我在想的都是靖子吧。

  杀死一个无辜人的人很愧疚,第一次杀人也很惶恐吧,可为了靖子;处理尸体满手鲜血的时候很厌恶吧,可为了靖子;不会跟踪所以极为费力,被工藤那样怀疑,自己伪装成变态跟踪狂很压抑吧,可为了靖子。一切都为了靖子,世界上只有靖子。

  电影里,石神去自首,进看守所,然后不出意外他成功的顶罪了,这种雀跃让他一直嘴角微翘,即使身边的罪犯都在打呼噜,他依旧怡然自得的在玩着四色理论。我看着他的脑袋里五颜六色,他的眼睛熠熠生辉,这个有才华但是不出众的男人为了爱情如此燃烧自己,竟也让人觉得充满了魅力。同时我也忍不住泪流满面,比起来后来“呕出来灵魂”的哭泣,更触动我的是这一刻的他。

   即使没有纸和笔,也可以快乐的沉浸在数学里的石神,可以整夜整夜计算数学题的石神,世界里只有数学的石神,做出了没有人知道的巨大牺牲的石神,他很快乐。赌上一切拯救了想保护的人,他很快乐。即使从此以后,连和靖子见面都成了奢望也没关系。

   你感受到了吗,这仿佛大雨滂沱般的爱,不求回报的,无声无息的,只要可以守护就满足的爱。有人说石神对靖子并不是爱,那什么才是爱呢,爱好像并没有确切的定义。

  也因此,所有的不合逻辑都合乎逻辑了。石神没有报警,因为她想让靖子无罪。石神杀死了技师,因为慎二迟早会被发现,到时候靖子怎么办?靖子没有嫁给工藤,因为我们是看客,她却被这份巨大的爱意所笼罩,她因此站了出来,靖子不爱石神,可她做出了她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回应,她陪他一起担责。

  这本小说,推理严密,所有的所谓漏洞,都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心,都有了爱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