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夏天的某一天

        又到夏天了,我的日子总是浑浑噩噩,印象里有一年夏天过的特别惬意。现在走入社会,不再有暑假之说,似乎夏天于我而言总是充满烦躁。于是更加想念那个夏天的某一天。

        那天下午,太阳刚刚落下去,我搬了一个躺椅放在院子里,倒了一杯茶,拿了把蒲扇轻轻的摇着,听着收音机里随机播放的歌曲,间歇穿插本地的各种广告。天不算蓝,有云飘着,我实在看不出来它们像什么,什么又有点像又不像。那棵银杏树笔直瘦高,叶子遮住了后面山楂树的叶和果,所有的都是绿色,相互掩映。

      转转头,能看见的是月季花,开的是大红色,不知道开了第几波了,所以花朵不大,颜色还是艳丽的。石榴花不多了,小果子点缀其间。小花池里长着菊花,辣椒,桃树,看上去乱糟糟的。

        狗子癫癫的走过来,它是土狗,能听懂我吹不出哨的口哨。它的尾巴是花的玩具,花是花猫的名字。

        就那样,我静静的呆到了晚上,知道实在受不了嗡嗡作响的蚊子,才进了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