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请不要和我做朋友(18)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晴天过后    

上一章                 目录

当天边刚刚露出一点鱼肚白,黎志轩已经被雨娴从床上拖了下来,睡眼朦胧的他还没来得及清醒,一块凉凉的毛巾已经覆上脸颊,一个哆嗦,黎志轩差点尿裤子了。

他一把扯下毛巾,冲正朝自己呵呵笑的雨娴扔了过去,雨娴一抄手,接过毛巾,轻轻一丢,正好落进放在架子上的脸盆里,溅起一小撮水花。

“快点,不要磨蹭了,今天的任务很重哦,你要先去扎二十分钟马步,然后我们绕村子跑一圈,不用朝我瞪眼,爷爷交给我的任务更重,要不咱俩换换?”雨娴嘴里念叨着。

黎志轩拿着要换的练功服去了卫生间,解决了一大急事后,不紧不慢的换上衣服,才开门出来。

门外,穿着白色练功服的雨娴正瞪着他,“黎志轩,你已经七岁了,能不能不要这么懒?快两年时间了,我天天得喊你起床,还要磨蹭那么久,你看看,到做功课的时候都几点了。”

黎志轩掏掏耳朵,“小娴,你再不走,爷爷该找你麻烦咯。”

雨娴看了看电子手表,“呀,还真是,你个坏小子,你就是故意的。”说完,就要过来揪他的耳朵,黎志轩闪身一躲,先一步跑出院子。

来到夏家小院,夏老爷子正抄着手站在屋檐下,看了看手边的一个小闹钟,“小娴,今天你的任务要翻倍,医书背四章,按药方煎药四副,还有阿力老头的毒方照方炼药,至少要成三丸。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你阿力爷爷明天会来家里考校你的毒术,做好挨批的准备吧。”说完,也不管雨娴有什么反应,对黎志轩说:“小轩,你今天二十分钟马步,绕村跑一圈,还加一项,雨娴小屋的那些宠物今天就交给你了。”

原本看着雨娴皱巴巴的脸直乐的黎志轩听到最后一句话,直接懵了。

雨娴看着他呆呆的样子,立马幸灾乐祸起来,“哈哈,黎志轩,叫你磨磨蹭蹭不起床,现在好了,我的小宠物今天就交给你了。你可得好好伺候它们吃喝。”

“爷爷,能不能换个惩罚内容?”小嘴一撇,大眼睛望着,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可惜夏老爷子直接转身回屋了。

“哈哈,哈哈。”雨娴笑得更大声了,“你们还不快做你们的功课?小心又是加倍呢。”一旁打扫卫生的小叶朝着两小阴阴一笑,又道:“要不要我去告诉师父啊?”

一个停顿,雨娴止住笑,两小眼神做着交流,然后又互看着点点头。

小叶纳闷地看着两人,正想再说上几句,忽然身上一阵痒痒,他手挠了挠,不想,一挠就愈发不可收拾了,看着两小鬼祟的眼神交流,小叶只想把自己嘴缝上,该死的,多什么嘴,这下好了,得罪雨娴小祖宗,自己还有好日子过吗?

这身上痒得出奇,肯定又是雨娴的杰作。一阵心理作战,短短几秒,小叶已经转过几个念头,还是求饶吧。

“小娴,叶叔叔对你好吧?叶叔叔可从来没有告过你的状,咱们能不能和解?你把解药给叔叔吧,叔叔都痒得不行了。”一手挠着,恨不得直接把皮肤抠烂,一边讨好地笑着,却忘记了自己因为痒而扭曲的脸并不好看。

黎志轩小小声的跟雨娴开口了,“小娴,你快把解药给叶叔叔吧,你看他都快挠出血了。”

雨娴摊摊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这是我才照方配出的痒痒粉,因为加了几味药,所以药效已经加强了,很不巧的是,解药我还没有研究出来。”

听到雨娴的话,小叶以头抢地,直喊着难受死了,雨娴蹲下身子,笑着对他说:“叶叔叔,你最好快去拿艾叶煎水沐浴,还能缓解一点,对了,这个药效会持续5小时的样子,你可得忍住呀,别把皮肤抓破了。”说完,拉着黎志轩去往院子一边扎起了马步,留下悔恨不已的小叶,只能边抠着痒边去药房拿止痒的药。

“小娴,咱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让叶叔叔这么难受。”扎着马步的黎志轩问着正背着医书的雨娴。

“甘草,释名国老。时珍曰:大径寸而结紧断纹者为佳,谓之粉草。采制,时珍曰:方书炙甘草皆用长流水蘸炙之,至熟刮去赤皮,或用浆水炙熟。性味,甘,平,无毒。时珍曰:能入手足十二经。”(摘自《本草纲目》)雨娴默默背完一小段,才回道:“我说的你还真信啊?只是一般的痒痒粉,洗个澡,拿艾叶水擦擦就没事了。”

“哦,我就说嘛,小娴不会这么恶魔的啦。”黎志轩吐吐舌头,抬了抬腿,话才说完,一把木尺打了过来,黎志轩痛叫一声,怒视刚刚还文文静静背书的小女生,“小娴,你干嘛拿尺子抽我?”

“谁叫你乱动的,好好扎,没两分钟就动,两年了还是这点水平,真是够可以的。”雨娴眼一瞪,示威般的举了举手上的木尺,黎志轩很没骨气地消声了。

吃过早餐后,雨娴去药房照着药方拣了药,生好小火炉,开始了今天煎药的功课。

黎志轩认命地拎起塞着几只青蛙的小网兜朝后院走去,还没进屋,正屋出来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女人,身着玫红旗袍,正是雨娴的母亲王雅敏。

她看见黎志轩,露出一抹轻笑,“小轩来了,你提着什么呢?”

黎志轩将网兜拎起,回道:“伯母,这是青蛙,爷爷叫我喂小娴的宠物。”

雅敏皱了皱眉,好看的眉头紧锁,“老爷子也真是的,今天怎么让你一个人来喂食啊?小娴呢?”

“小娴在煎药,爷爷说了这是对我的惩罚。”黎志轩笑了笑,“伯母,没事的,以前我跟小娴喂过很多次了,我可以的。”

“可以吗?要不要我喊你伯伯帮你?”雅敏还是有点不放心。

“真不用了,我能行的。”黎志轩保证着。

雅敏认真看了看,说道:“好吧,那你去吧,我还得去你家找你奶奶赶集,那你自己注意点啊。”

“嗯,谢谢伯母关心。”说完,黎志轩目送雅敏伯母出了后院,深吸一口气,看着门上几个大字“五毒居”,叹口气。

悄悄推开了门,摸索着开了灯,墙边的木架子上几个玻璃箱出现在眼前,每个箱子里面都躺着一条银环蛇,这是当初小银生的蛋。

黎志轩不敢多看,麻着胆子抓起青蛙丢进玻璃箱。

来到屋子正中央,这里是小青的家,小青一向喜欢竹子制品,个头已经长大的它窝在竹编的箱子里。

透过缝隙,黎志轩看着它的样子,似乎有点不对劲,平常和雨娴来的时候,小青精神都很好,在箱子里游弋着,这会,却无精打采的趴在一根枯枝上。

黎志轩丢进去一只青蛙,小青却连看都不看,往常早就一口吞了。

黎志轩有点着急,小青是小娴最爱的宠物,如果它出现什么闪失,小娴绝对会伤心的,顾不得出门找小娴。

黎志轩拿起桌上的小棍探进箱子,哪成想,刚把小棍挨上小青,装死的小青顺着棍就攀上了黎志轩的手腕,黎志轩强忍着尖叫的冲动,维持着不动的姿势,看着小青游到肩头,在他肩头停下了。

到中午要吃饭了,雨娴才发现自己的轩弟弟没有过来,纳闷地问着准备吃饭的众人。

雅敏惊叫一声,“小娴,小轩不会是在你那五毒居出事了吧?上午我出门的时候,正看见他去喂食。”

雨娴一听,立刻朝后院奔去,轩弟弟,你可不要出事啊,不然姐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来到屋前,雨娴平息了下气息,怕惊动屋内的毒物,一手轻轻推开门。

看见屋内的情形,雨娴乐了,黎志轩一手扶着箱子,一手拿根小棍,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小青正亲密的绕着他的脖子。

来到近前,雨娴这才发现黎志轩冒着汗,衣服已经湿透了,小青看见小主人,昂着头吐吐信子,雨娴一伸手,小青就游到小主人的身上,窝在肩头不动了。

黎志轩一个踉跄,跌坐在地,望着在雨娴肩头的小青,哆嗦着指着它却说不出话来,雨娴不由乐得哈哈笑起来。

“傻弟弟,小青不会咬你的,真不知道你怕什么?我开始还以为是小银的宝宝咬了你,原来只是小青调皮,想出来玩。”

雨娴伸手拉起黎志轩,“走吧,大伙都等着吃饭呢。”

黎志轩苦着脸,“小娴,我腿麻了,你扶我吧。”

雨娴一乐,搀着黎志轩出了五毒居,屋外,众人着急地等待着,看着出来的两人,大伙才松了口气,直问着事情的经过。

临睡前,黎志轩看着手腕上的五彩绳,这是雨娴下午赶出来的,说是避毒,想起雨娴的话,“轩弟弟,你放心,姐姐再也不会让你出现这种情况,以后姐姐会好好保护你的。”说这话的时候,小娴大大的眼睛里透着坚定。

抚着五彩绳,黎志轩陷入甜甜的梦里,梦里有他喜欢的小娴,晚安,小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品连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