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札记

   坐在英语课堂上向窗外张望,外面是重庆少有的艳阳天。多年以后再回忆起这座城市,我能记起只有他晨起时的薄雾和永远飘着绵绵雨丝的灰色天空。起初我是不太喜欢这个城市的,他太过阴沉,太过压抑,连带着人都有些沉闷了。

      我一直寻求心灵的平和,希望有朝一日能从这鸡零狗碎的生活中得以解脱。然而在世俗中奔波的我们是无法走出这泥潭的。我常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所过的每一天都不过是一个人在沙漠中漫无目的的跋涉,日复一日,不知道绿洲在哪里,也不知道是否能够看到再次升起的太阳。我一直期盼有个人能够拍拍我的肩膀,在我回头的刹那间说,嘿,我来陪你了。

    人是生而孤独的,大学生活让这种感觉更甚。许多人忙着谈恋爱,身边的人换了又换,原因不过是一个人生活太无聊。谈恋爱不过是有个人陪你孤独,不代表就能幸免于难。一生中能够遇到一个灵魂契合的人几率太低,爱一个人就想和他在一起,无条件的占有,然而从一开始的满心欢喜到日后的相看两生厌,这个过程也太残忍。

    我一直羡慕那种不论多大仍然保留些许孩童天性的人,能够养成这种性格的人一定是身边有人为他营造出美好的氛围。生活从来不曾轻松,如果你感到轻松,那么一定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这么多年,我鲜有感到轻松的时刻,肩上的负担太重,背后的目光灼灼,一路走来,好像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一把尺子在衡量。我记得以前学过一篇课文叫做套子里的人,那个套子,不知道网住了多少人。

     这个城市车水马龙,不论经过了怎样的痛彻心扉,都不过是一颗小石子扔进了一片湖里。泛起的涟漪也不知能否荡进鱼儿的心里。最喜欢早晨,好像一切都可以重来。那,就从头再来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