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遇见你



席泠安和司南分手了。原因是泠安永远学不会示弱,撒娇。恰好,好友这时约她出来喝酒,然后,就是现在这幅场景。

泠安以一种及其冷静的姿态喝着酒,丝凡则是以旁观者的态度悠闲地喝着果汁。这组合,倒是给了旁人脑补的空间。泠安一直想不明白,丝凡这货,明明是她喊她出来喝酒的,怎么到她这里了,就成了喝果汁。不过,转念一想,肯定是好友知道了她分手的事,好心约她出啦安慰一下。思及此,她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酒。失恋?好像也就那样吧,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泠安心想。

“泠泠,你真的应该改改,收敛收敛你这女侠的风范。”

闻言,泠安抬头冷冷的看了丝凡一眼,继续喝着酒。

“我说你,总是这样一副死样子,哪个男的驾驭的了你呀。司南虽是甩了你,那也不完全是他的错。你见过哪对情侣谈恋爱不互相麻烦的。你倒好,事事自己解决,连换灯泡都自己上。姐,你可是有男票的人。”丝凡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着泠安,一边抢过她手里的酒,一饮而下。

忘记了,这厮也是喝酒的。但酒量真的......至于果汁,呵呵,因为她家那位不喜她喝酒,她也一改女汉子的本色,当起了喝果汁的好宝宝。当然,也只是偶尔,更多时候她还是一条英雄好汉。她家那位不是不知道,可每次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冲着他撒娇,好了,世界和平了。这点上,不得不说,泠安的确是比不上的。

明明是泠安失恋。最后一整晚叽叽喳喳,喝的七荤八素的却是丝凡。路斯齐接走丝凡后,泠安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怎么说呢,突然就有些伤感了。

泠安是那种典型的女汉子,不,准确的来说,是女强人的性子。她太要强了,极少见她服软。在工作上也就算了,生活上也是如此。上大学的时候,因她这性子,可没少和别人闹不愉快,好在宿舍大家也都知道她没有恶意,当时和她生过气,事后发发牢骚,也就过去了。

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受得了她的性子。最严重的时候,有个舍友好多天都没有和她说过话。而是事情的起因,真的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本来,闹闹小矛盾什么的,过几天就好了,只是对方做了太不入流的事儿,双方又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这样,两个人到毕业都再也没有说过话。虽是住在一起,可是自动屏蔽的功能也是一流的。

丝凡不止一次说过她不会做人,情商太低,泠安也知道自己真的有问题,可是始终改不了,不过倒是收敛了不少。

这样性子的姑娘,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活该你单身。泠安也不在意这些。她事事可以自己搞定,要男人也没什么大用处。就这样,她以她完全和常人不符的价值观撑到了大三。

泠安在某天突然觉悟,坚持锻炼。司南就是在这个是时候出现的。司南追泠安的时候,大家并不看好。他是不错,可是对于泠安这样的姑娘,他到底是少了些什么。可偏偏当事人穷追不舍,事事周到。最后,泠安算是松口了。

正式在一起后,司南也是真的做到了二十四孝男友,送吃送喝,陪玩陪读,该做的,都做了,可谓是羡煞旁人。

可就是再好的人,也Hold不住泠安这般独立的女子。可能,男人都是喜欢小鸟依人的姑娘吧。例如,他几乎每天都会和泠安一起吃饭,或者送饭。然而有一次,他因为有事,一周没有和泠安联系,她也只是发了条微信询问一下,得知他有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感情若是只有一方在努力,那么最后肯定是主动的那一方先放弃。毕竟,孤军奋战久了,总会力不从心。

不要觉得男人就该一直无坚不摧,积极上进。他们同样需要关怀,会撒娇,会闹小脾气。然而,泠安太粗线条了。她只是一昧享受着司南对她的好,也不懂得对司南嘘寒问暖。所以,这段感情,能坚持两年,也算难得。司南最后先放开了手,说到底,终究不是他的问题。

不知不觉,竟是走出了好长一段路。想着离自己住的地方也不会很远,泠安最后决定走回去。

对于司南,泠安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对于他,究竟是什么感觉。若是说从未动过心,那现在的失落又从何而来?可是,这真的是爱吗?

成年人的世界大概就是将所有的事都看的云淡风轻。昨日还有些伤感的泠安,今日起来之后,又是满血复活。爱情什么的,最不靠谱了。都不如好好上班,那丰厚的薪水来的踏实。

和迟遇的相识,完全是丝凡这个不靠谱的货闹得。在和司南分手后的一个月。丝凡不知从那里得知人家有了新对象,心理极度不平衡,非要给泠安也找一个。也不知道是谁当初还帮着司南说话。

在她的淫威之下,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女朋友天天打听别的男人的事儿,我们的斯齐同学介绍了迟遇。经过丝凡的多方调查之后,终于是通过了她的考核。

泠安真的是无心这些事,怎奈丝凡招数用尽,最后她败下阵来,进行了一场变相的相亲。

地点定在了泠安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那天,泠安因为下班前临时有个文件要紧急处理,处理完的时候,已经迟到了整整快一个小时。

赶到的时候,泠安一心想着怎么和对方道歉,进门的时候,已经做好被对方指责的准备了,谁知,只顾着做心理建设,没注意脚下,一不小心崴了一下。简直是祸不单行,忍着不适,心情郁郁。找到迟遇所在的位置,泠安简单说明了一下,表达了歉意。迟遇得知之后,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询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泠安倒也没客气,点了一个小蛋糕。吃的途中,迟遇问了她有没什么忌口,喜欢的口味之后,问她要不要等下一起吃晚餐。得到她肯定的回答之后,拿出手机迅速订了附近餐厅的位。

去餐厅的路上,迟遇察觉到了泠安的脚有些不对劲。在路过一下鞋店的时候,将泠安带了进去,为她挑了一双舒适的平底鞋。亲自给她穿上,还替她揉了一下脚。迟到的事他没有任何抱怨,在甜品店的时候更是不动声色的将所有的事都做的恰到好处,泠安已经觉得这个男子不错了。此番举动,更是让她从心底觉得舒服。

原本出于歉意,这顿饭理因泠安来请的。谁知最会还是迟遇买的单。

第一次的相处很愉快,分开的时候各自留了对方的联系方式。泠安对这个温文有礼的男子的印象那不是一般的好。在他的身上,泠安第一次感觉到心跳不受控制的感觉。就这样,迟遇慢慢进入了冷安的生活。

在工作上,泠安绝对称得上是“女魔头。”大概事业心重的姑娘都是这样的,不知不觉就莫名的强势,还有可能独断专行。若是仅仅在工作上这样就罢了。但泠安这个年纪,毕竟资历尚浅,还不懂得如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经常会不自觉的把情绪带到生活中。司南离开她,这点恐怕占了百分之五十。也对,工作狂不说,谁愿意每天被莫名其妙的冷暴力和拿来发泄情绪。

迟遇却是和大多数男人不一样,他尊重泠安的所有决定,包括工作上。甚至在泠安乱发脾气时,不与她争执,只是无奈摸摸她的头,等她冷静下来之后在和她谈。他仿佛有种魔力,每次泠安情绪不好,只要他摸摸她的头,她就能迅速平静下来。大约,也是知道自己又无理取闹了吧。因为迟遇比泠安长了那么两岁,待人处事定是比泠安老道许多。在他的身上,泠安学到了许多职场上的规则,就连脾气也好了不少。

两人在一起三个月后,丝凡说什么为了表达当初她的牵线之恩,必须请她和斯齐吃饭。和迟遇商量后,这顿饭就定下来了。

吃饭那天,四人相互调侃,天南地北的聊,气氛好不融洽。

饭桌上,迟遇一如既往的体贴,给泠安夹她喜欢吃的菜,为她剥虾挑鱼刺。泠安坦然享受这待遇,时不时还会给忙着照顾他吃饭的迟遇喂几口,甚至还会轻声询问迟遇要不要,或者喝点什么。一开始丝凡觉得,完蛋了,这是要步司南的后尘了,可是看到后来这些举动之后,她算是松了一口气。闺蜜终于是开窍了,她由衷的为她开心。

饭后,丝凡美言要消消食,让泠安陪她压马路。两个男人都是宠女友无上限的人,毫不犹豫的充当了护花使者。丝凡拉着泠安在前面走着,迟遇和斯齐知道这两个人有悄悄话要说,很体贴的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在后面跟着,并不打扰二人。

“泠泠,不错呀,开窍了呀。才短短三个月,就被收服了,瞧你刚刚那副小女人的姿态。”

“......”

“泠泠,快说说,这迟遇怎么做到的,让你一个霸气的女汉子转型为乖巧的小姑娘?”

“不对,不对,我应该去问迟遇才对。”

泠安:“......”

一路上,丝凡一直问个不停,泠安只是偶尔回答几句,丝凡却依旧不死心,乐此不疲的问着。最后,还是斯齐强制把自己的女友带走,泠安才得以解脱。

他们走后,泠安和迟遇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三个月相处下来,不是不知道迟遇是个多么优秀的人,只是这样一个男人,怎会看上她呢?思及此,她停下脚步,少见的冲迟遇撒娇道:“迟遇,我走不动了,你背我。”

迟遇宠溺的冲她一笑,往前走了一点点,在她面前蹲下。

其实,她是假装的,谁知迟遇竟会当真。还真的有点不好收场了。

迟遇怎么可能没看出来小女友是冲他撒娇,这也算是生活的情趣,何乐而不为。蹲下一会儿,发现后面的人没了动静,知道她是难为情了,出声打破了这僵局。最后,泠安乖乖趴在他背上,享受着专属福利。

“迟遇,我是不是太矫情了?”泠安有些不安地问。毕竟,她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在他的影响下,往日那个一点点事情就炸毛的姑娘,早就变得越发冷静自持了,如今,却是这样的姿态,着实不符合她的性子。

“嗯。”

“迟遇,我有时候是不是太强势了?”

“嗯。”

“迟遇,我有时候一心只想着工作,忽略了你,你是不是很生气?”

“嗯。”

泠安不知道晚上是不是受丝凡的影响有些话痨,还是丝凡的话点醒了她,心里就是有一堆话想要和迟遇说,只是,迟遇的态度却是这般,她有些难受和不安了。挣扎着让迟遇放她下来,走到迟遇面前。

“迟遇,我知道我有好多的缺点,也不太会像其他姑娘那样,经常冲你撒娇,示弱什么的,甚至有些时候还会顾及不到你的感受。但是,我真的会很努力去改的,你相信我。”

“不,你不用改,真的。”迟遇说了今晚最长的一句话。

听到这儿,泠安更加不安了,不用她改?那这么多毛病的她,他是打算不要了吗?她一向独立要强,极少掉眼泪,当初司南离开她的时候,她虽然难过,但不至于慌乱,可如今一想到迟遇要和她分开,她真的就无法控制的心痛难过,此刻,更是急的眼眶都泛红了。急着就要开口挽留,可是张着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她有什么资格要求他?

见到她这般要哭不哭,欲言又止的样子,迟遇知道,这个可爱的姑娘误会了。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泠泠,不要胡思乱想。不用你改是因为我就喜欢这样的你,不依附谁去生存,有自己的打算和想法。当然,我也希望你和我相处的时候可以卸下所有防备,偶尔冲着我撒撒娇,闹闹小脾气。可是,你不需要可以去做这些,只要选择你觉得和我之间相处的最舒服的方式就可以了。”

“我知道,你其实没有那么坚强,只是习惯性的伪装,为的就是不让别人看穿你的脆弱。所以泠泠,懂你坚强外表下的脆弱的人,才知道你有多好。很高兴,我是那个人。”

听完这番话,泠安再也忍不住眼眶里强忍的眼泪,低声哭了。一边哭还一边抱怨,:“迟遇,你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有多害怕。”

迟遇将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姑娘轻轻拥入怀里,替她擦掉脸上的泪,说:“走了这么久,又有点饿了,突然想吃你做的西红柿鸡蛋面了。走,我们回家。”

所有人都觉得你太过锋利,无坚不摧,好像什么都能够一个人完成,但只有少数人能看透你坚强下强忍的泪水。哪有人天生坚强,不过是一个人久了,在经历过那些难熬的日子之后,比起示弱,你会觉得,坚强才是解决所有问题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愿有人看穿你的坚强,拥抱柔软的你。



作者是一个很爱码字,却又码字很慢的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