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第47天】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15)

96
如贝衔珠
2017.12.25 22:09* 字数 1800

子琪回到办公室,在手机上犹豫着如何答复云飞。最后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打出了一行:“我元旦没课,可以跟你去。谢谢邀请!”

云飞看到这条短信,简直高兴坏了。若不是正在开会,估计他一定开心地笑出声来。眼下自己负责的项目上发生的一连串问题,迅速把他拉回来,这种喜悦被几个刚接到的投诉无情冲淡了。他安排了工程师这几天的工作后,给自己上司做了汇报。就着急给子琪回短信说:“太好了,我们团建去云海别墅度假村。到时候我去接你。”

“何帆?多久没你的信儿了!还是那年夏天老爷子的葬礼上,我去北京咱们匆匆一聚。今儿怎么有功夫打给我了?”

林冲走出教室,接到老同学何帆的电话。很是意外!

何帆曾是他在中央美院油画系最聊得来的哥们儿,是个老北京,父亲何争宜当年任美院的油画系主任,年轻时留学法国,有极深厚的功底和极广阔的见识。所以何帆毕业后的选择比林冲多一些,子承父业或是留校任教都可以。林冲则因是湖北人,又自认为没有足够的天赋成为一代大师,就干脆选择了回武汉美术学院做一名教师。

两人毕业后最初一两年还保持频繁的联系,自从两人都结了婚,就越来越少联系了。婚姻和距离,实在一对好杀手,任那哥们儿再铁,闺蜜再亲,都难逃它们的魔掌。

何帆的声音听上去很低落,“是啊,太快了,都没觉着过。可是这都两三年了。你怎么样,都好?”

“好啥呀,老样子过呗。上课,下课,照顾阿莹。你呢?”

“哎,一言难尽啊!我父亲走了以后,突然觉着空唠唠的。而且……哎,真不想跟你唠叨,人到中年,烦恼成了家常便饭。还是怀念在学校的时候,咱哥俩在门口吃个烤串儿喝啤酒聊天的日子。”

林冲听得出,何帆似乎有许多话想说。

九儿从嘉盛中心离开后,直接回到她和子琪的住所,下午休息了一会儿,亲手把妈妈带给她的熏鱼料理了一番,等着子琪回来一起尝尝。她有时觉得子琪像个妹妹,加上子琪的瘦弱和单纯,她本能地就想多给子琪一些照顾。晚上下班回家的子琪,进门就闻到扑鼻的熏鱼香味儿,北方生活的子琪,毕竟不常吃这种自家做的熏腊鱼。她到厨房看了一下,只见灶上已经煲了砂锅粥,餐桌上有一盘熏鱼和一碟青菜。她满怀感动地跑到九儿房间:“这都是你做的?”

“不然还会是画中仙郎?看你紧张忙碌,又不会做饭?快换了衣服,来尝尝我妈妈的手艺。这可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了。熏鱼就白粥,简直停不下嘴。”

“好,闻着就香,我这就来。”

两人盛好了粥,怎能少了配餐的背景乐。有子琪这么个DJ高手,两个姑娘在家的日子,总是增添了许多别样的趣味。今天,她找了一首小提琴曲,沙汉姆在《魔鬼之舞》里的一曲独奏。九儿自打跟子琪一起住,也渐渐对各种音乐风格有了认识和感觉。

“子琪,这曲子有种痛快的力量,甚至觉得演奏者是在跳着完成乐曲的,是吗?”

“这个感觉还挺到位的,这可是70后小提琴演奏家里,我个人最钟爱的。美国人,但准确地说,是以色列的音乐乳汁养育了他。”

“真羡慕这些上帝宠儿,天分十足,又不缺机会。还能把握时机,最终走上热爱的事业之路,获得这么大成就。如果能让我这样度过一生,我宁愿拿我的所有去交换。什么爱情、友谊、财富地位,统统拿去。”

“哎,从事艺术的人,可有不少是这样的人生啊,贝多芬终身未娶,你热爱的梵高不也一样吗?我还是希望能有一份轰轰烈烈的爱情,能有几个关系特别瓷实的朋友,再有个自己和所爱之人的孩子,这才叫完美人生。”

“哈哈,我看我这钱包没白丢。”九儿觉得有必要坦诚地说出她对云飞的判断了。

“什么意思?”

“别脸红嘛,我看你这同学校友,对你挺有兴趣的。依我看,初次见面还是感觉挺靠谱的。加上他有那么善良的母亲,这男孩儿家教一定错不了。”

“其实,我也觉得挺奇怪。才见两面,怎么会有这么亲切的感觉。我还想跟你说说呢。”

“这就是对眼儿了呗,你们不是同一个中学的嘛。几年前谁知道你们见过多少面呢。但缘分这件事儿,就是不到火候不登场,那时候估计还早。我倒觉得,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跟云飞同学,我跟我的林老师,不就是活生生的注解吗?”

……

沙汉姆的魔鬼般的颤音,一缕缕钻进九儿的心。她眼前浮现着林冲赶来车站,在站台上紧紧拥抱她后,把她推上车的情景。突然不说话了,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你见到他了?”子琪见状问道。

“嗯。”九儿边啃着熏鱼,边用双唇使劲把眼泪抿到嘴里。“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如果你愿意说说,我愿意做你的倾听者。”

“嗯,好吧!我去东北之前,本来也还有话没说完呢!”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47天

下一篇

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
23.3万字 · 1.9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