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逝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我还是站的高高的握着支粉笔在黑板上涂涂改改,倔强的把标题改了又改,直到自己看着顺眼了才甘心。

窗边从一开始成群结队的人背着书包走过,慢慢的走过的人越来越少。他们总有一天还会再背着书包回来的,在某一天早晨,也许,背包里都是吃的。

但是,也总有一天,他们穿着单薄的夏装走出这所校门后,就永远不会再回到这里了。

而我在教室后的黑板前听着熙熙攘攘的声音逐渐消失。恍惚间一阵子的寂静,脑子大片空白后再缓过神来,身边只剩下了两个人。

我忽然间明白,我们总是在人海中追寻那些令自己赏心悦目的人,并去靠近他们,也尝试让它们变成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

却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你们并不是彼此的肝胆知己,但也同样深爱着她。

我不知道四季的转换会给我带来什么。不久以后,或许是几个月,又或许是一两年,或许在某个傍晚,我又是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

还会不会有人陪在我身边。

桌子上堆满了书本试卷,好像还留着几十分钟前他们的余温。

总有一天,这些书啊字迹呀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些桌子上了。

总有一天。

回家时天空已经被昏黑所吞噬。

公交车上碰到了周彩琴。我在她的侧后方,她倚着柱子。这样一个许多人在提及时表情都会满脸浮夸的女孩,站在穿梭于夜色渐浓的公车里,安静得好像是另一个人。

她静静地望着窗外面无表情,漆黑如墨的瞳孔里,偶尔反射出点点来自路边的灯光。

我不了解她,也无论她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形象为我所知,至少在无数人提及她的时候发出的阵阵笑声中,折射出的是一条比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要坚定的生命。

是一个用力生活的影子。

我第一次与她交流是在英语老师周末补习的地方,那一次我给了她一颗悠哈,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当时她眼中充溢的激动,几乎惊异到我。第二天,她匆匆跑来将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放在我的手心里。

我们之间的交流似乎就止步于此了。

真心的,我希望她,前程似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阿贞 在刚刚结束的皇家马德里对战巴塞罗那的比赛上,梅西踢进了他人生的第一个500球,这是体坛足球的一个奇迹,...
    猫王白茶阅读 127评论 0 0
  • (一) 当楚禾看到韩节用陌然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当楚禾听到医生说“大脑创伤、失忆”的时候,她...
    向远ss阅读 48评论 0 1
  • 这几天看完了英国女作家乔伊斯的《一个人的朝圣》,有股自内向外的通透。打开电脑文档,敲打键盘的手已经停不下了。我已经...
    公子伊阅读 221评论 0 4
  • 1 2017年的朋友圈格外热闹,自黑沮丧流行词大道其行,丧得越厉害,内心越狂喜。 手捧枸杞保温杯,虐的是80后;中...
    lileiivan阅读 78评论 1 0
  • 九九八十一 上路 巩州遇虎熊 五百年前一场疯 腾霄又是孙悟空 失马 鹰愁涧飞白龙 沙河阻断 路难通 福陵山中收天蓬...
    夏洛克的水杉阅读 54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