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氏漫谈:由台湾诈骗犯想到的

哎,我这是怎么了,写好几篇文章都没有从正面去赞美台湾,实在是不应该,毫无疑问,这可以看出浊某为人实在心胸狭隘。

我们来说正题--“诈骗犯”。据我所知,“诈骗犯”一词在台湾有两种意思,其中与大陆共通的含义是指诸如“电信诈骗”等金融诈骗份子。

最近爆出一条新闻(其实这还蛮常发生的),说是印尼警方打击跨国电信诈骗。逮捕了大陆与台湾等一批诈骗份子。由于那些诈骗份子主要行骗对象为国人,应并无印尼本地罪行,故而印尼方将相关嫌疑人交给了咱们大陆的警方。这时台湾方面便有不同声音,大意是台湾犯罪嫌疑人应该交给台湾方面进行处理等。

诈骗犯遣返

可出人意料的是,岛内大部分民众都不赞成接收诈骗犯回台,反而希望将诈骗分子交由大陆处理

这背后的原因也很清晰,台湾岛内对于电信诈骗处罚轻微,轻微到连“诈骗犯自己都看不下去”。最后的刑期很可能不过一两年,甚至于无罪释放。而大陆这边诈骗罪的最高量刑可达无期。

众所周知,诈骗是一个非常让民众痛恨的行径,不时有耳闻受害者被诈骗到一贫如洗,甚至殒命的消息。因而台湾岛内对诈骗犯被"轻易放过"有许多的不满,所以才会出现了了希望将犯罪嫌疑人扭送到大陆重判,不要送回岛内的声音。

从台湾与大陆之间量刑标准的不同,我有一些感慨。量刑适度,是一件要具备太大智慧的事吧。其实何止是量刑呢,我们对待他人行为的反应,如何掌握一个度量,是太困难的事了吧。

比如最近发生的一则让人痛心的新闻,一个5岁的男孩把2岁的女孩遗留在电梯里,而后按下了18楼的按钮。可惜18楼因防护设施不妥善,小女孩最终不幸在18楼坠亡。女孩的殒命让人悲痛,人死而不能复生,如此年轻的生命就此逝去,诚然让人太悲伤。

与此同时,就这件事上我看到了许多情绪化的表达,最激烈的莫过于要杀掉五岁的男孩,用以赔偿女孩的生命。这让浊某觉得难过。是啊,情感让人深动,可沉溺其中却是如此疯狂。一个成年人,对一个五岁心智远未成熟的小孩喊杀,为何一定要如此呢?

是啊,合适的量刑,恰度的反应是困难的吧。我也曾设身处地去想,如果我是小女孩的家长、亲属。我也很难抑制住内心的悲愤,会觉得一瞬间生无可恋。这诚然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悲痛,痛入心扉。

合适的量刑,恰度的反应真的是困难的吧!可不那么做,无论是过轻如轻判诈骗犯,还是过重如对五岁男童喊杀,看似一时快意恩仇,可却会给这个社会带来深远的弊端。过轻会使得犯罪猖獗,过重又会造成受刑人的怨气,进而冤冤相报。

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理性的道路上,去做合适的量刑,恰度的反应。

是啊,情感让人深动,可沉溺其中却是如此疯狂。我想理性是一种最深刻的情感吧,是怀抱着对一视同仁的平等之心,做出最恰当,对大家长远有利的抉择。

从这个角度上说,你又如何能说理性之人是无情之人呢?恰恰相反,他们是最深情的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5年7月4日子宫肌瘤动手术,手术室的外面站满了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老公和儿子对我说:“一会儿就好,出来了住个...
    嗨一杯清茶阅读 49评论 1 1
  • 从什么时候开始 重复他人的话 很多遍 害怕是假的 害怕过眼就忘 时常入梦 分不清真实与虚幻 我不该走进他 又一次走...
    周周周彦宏阅读 29评论 0 0
  • 一个人的路,为梦想而追逐,一步一步向前走,却忘了回去的路途。 一个人的路,但你却不会孤独,因为总有那么一群朋友,陪...
    在水一方ln阅读 111评论 0 0
  • 生命对我来说太沉重了, 对你却如此之轻, 我不能承受这生命之轻, 不能承受这自由。 注: 每个生命的重量都是相同的...
    晓风冰雨阅读 11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