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生在重男轻女家庭里,女孩无法说出的痛。

表姐问她妈妈借了30万。借的时候,规定了3年之内还完。而整天在家坐的儿子,两年花了她20万,却说他是好儿子。

我们的小镇在新晋的一线城市,靠近香港和澳门。老一代人纷纷选择过大海打工,安家落户后,纷纷申请家里的小孩过去。

因为当时两地的经济比大陆发达很多,亲戚老夫妻存了不少钱。就开始想着把儿子接出去。

那个时候表姐的弟弟已经25.6岁了。一直在她和老公开的代加工厂里做货运司机。每天懒懒闲闲,迟到早退。被同事投诉了很多次,表姐无奈之下,只能辞退了他。

虽然没了工作,但是花费却没减少。每天吃喝玩乐,和朋友一起去到半夜。家里交不起水电费一个电话,就让父母打钱回来。

后来,表姐的加工厂因为客人跑路,收不回钱。资金链断裂,于是问父母借钱,要30万。她妈妈开始并不答应,担心表姐骗她。

她急得不得了,说可以用家里唯一的房子抵押。亲戚看在女婿诚心的份上,就借了。并要求她3年之内还完。

儿子在家一年多,用了他父母快20万。表姐知道后,心里有意见。偶然嘀咕一下,却被骂。说她不照顾自己的弟弟,没良心。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心淡了。

后来表姐父母拿了居住证后,边开始申请把小孩申请出去。

政策规定不能后一下子全部申请,只能够一个一个来。而且满足居住时间,才能申请另外一个。

亲戚不放心,于是首先把小儿子申请出去。后来政策再次改变,表姐因为超龄没法出去了。

一个户口本里就只剩下她一个。父母和弟弟在海的一边一起生活,而自己在最无助时,也只能一个人。

有时候她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如果是亲生怎么可以对自己这么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