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

白浅拜墨渊为师之后,过上了怎样的校园生活?

这日,司音与十六师兄子阑去凡间替人摸骨算命,迎来一位白衣女子。

在司音看来,这白衣女子不过偶然路过,有心于未来的姻缘前程。

然而,司音以为的有心,却与白衣女子的用心截然不同,只因白衣女子的有心算上司音的无心,恍似平静湖面之下,暗潮汹涌,危机四伏之中,险象已现。

白衣女子找来司音的算命摊,不仅另有所图,更是来者不善。

白衣女子究竟有何所图,又为何来者不善?

司音无意间点破白衣女子接近她的缘由——“情路坎坷”。

《三生》的女子,除了恩义牵绊之外,大多逃不开为权势地位而斗,为男女情爱而争的宿命,白衣女子也不例外。

若然如此,白衣女子又为哪位男子而来?

这一幕也透露出一个讯息——司音的摸骨能力看似不俗。

这究竟是司音的歪打正着,还是她的学有所成?

问题的答案,有待接下来的剧情揭晓。

无论真相如何,司音展示出的技能证明,她的修为无从得知,却也不是不学无术的无能之辈。

既然如此,司音是否也如夜华一般,被无数功课填满她的学生生活?!

司音与子阑一搭一唱,对街上恶霸调戏良家妇女,路遇侠士拔刀相助的戏码,烂熟于心。

二人对言情小说的套路了如指掌,这又证明什么?

这一幕吃瓜观众式的对答,说明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这俩师兄弟一定没少在课余时间,博览凡间话本,以致对这英雄救美的老梗倒背如流!

这股流行于昆仑虚的话本风潮,究竟因司音而起,还是历来如此,也是昆仑虚的另一个未解之谜谜。

这一幕也呼应了夜华请三叔连宋出谋划策的情节,司音对英雄救美的套路驾轻就熟,也对如此老套,毫无新意的情节发展不屑一顾,由此可见夜华对素素的判断之准确。

对司音(素素、白浅)来说,她的人生目标不是为了成为被侠士英雄救美的良家妇女,而是要成为拯救落难美少年(璀璨夺目小金莲、俊俏小黑蛇)脱离苦海的英勇侠女,这一点在她与夜华的三世情缘中得到充分证明。

在凡间收摊之后,司音与子阑一路打闹,赶回昆仑虚。

原来,司音趁师父墨渊离开昆仑虚的功夫,找了十六师兄与她一同下凡摆摊算卦。

如今,二人害怕暴露行踪被师父发现,若被师父施以严惩,被关紧闭,也不知下一次偷溜出门的机会,要等到何年何月。

由此不难看出,司音玩心重,不循规蹈矩,与人打成一片的个性。

在司音与师兄嬉戏打闹之时,危机却一步步向她逼近。

在司音赶回师门之际,昆仑虚迎来意外的来客——卦摊偶遇的白衣女子,尾随二人而至。

比起墨渊的十六弟子子阑,白衣女子却只在意拿了玉清昆仑扇的司音,她也正为司音而来。

野狐狸司音得了天族战神墨渊的新法器玉清昆仑扇,九重天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如今,白衣女子只凭玉清昆仑扇便已认出,为她算命之人正是墨渊的十七弟子司音,由此可见白衣女子也是仙界中人,绝非寻常求神问卜,忧心姻缘前程的凡间女子。

若说白衣女子毫不在意她的姻缘,却又与实情不符,否则她又何必如此惦记拿了玉清昆仑扇的司音,甚而为了司音找来昆仑虚?!

白衣女子尾随司音而至,所为何来?

事实证明,白衣女子来者不善。

白衣女子的到访,不是为了答谢司音的“周到服务”,而是为了教训司音一番。

然而,司音与她往日无仇,旧日无怨,白衣女子又为何对昆仑虚的小狐狸敌意如此之深?

白衣女子找来昆仑虚,究竟为了一面之缘的司音,还是为了昆仑虚的另一个人?

白衣女子的回答,说明她确实有教训司音的意图,现在不动手,不过时机未到。

白衣女子的按兵不动,不仅展现她的个性,并非冲动鲁莽之人,也从侧面反映出她对昆仑虚的环境的熟悉。

司音,她当然会去教训。

然而,做与不做,成与不成,却要深谋远虑,万不可草率行事。

要做,就要一击即中,不给司音还手之力,也要打昆仑虚一个措手不及。

昆仑虚不是寻常之地,那是天族战神的所在地,她们若想要教训司音,一定要从长计议,周全谋划,谨慎行事。

此时的司音,浑然不知危机正一步步向她逼近,依然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

司音与子阑同日拜入师门,虽在拜师之初互别苗头,却也在经年累日的学艺生活中,培养出深厚的同门情谊。

这不,司音想要偷溜去凡间摆摊,也只找了十六师兄与她结伴而行。

在这跪迎师尊的肃穆一刻,二人还是一副拉拉扯扯,嬉戏逗趣的模样。

姜还是老的辣,即使二人尚未招供,墨渊已然洞悉两位徒弟的行踪。

“又去凡间了”。

这已不是二人第一次偷溜去凡间,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墨渊对司音的管教态度——轻轻地拿起,轻轻地放下。

俗语说得好,好了伤疤忘了疼,师父墨渊既从未严惩于她,不解伤疤之疼的司音,又如何会循规蹈矩?!

为师的墨渊对最小的弟子宠爱有加,司音也在师父的宽松管教之下,“屡教不改”。

不只师父墨渊对十七的贪玩宽大处理,大师兄也在十七每一次出包被抓之后,关爱有加。

对十七师弟又一次被师父抓个现行,大师兄忙不迭地为两位师弟说情,担心师父的惩戒落上他们的身。

两位师弟正在苦思冥想如何为自己辩解,大师兄已急忙为二人开脱,他维护两位师弟,说服师父放过二人的理由如下:

其一,从二人的行为性质看,这不是底线问题,而是个性问题,二人正是玩心最重的年纪,替人摸骨算命也是图个新鲜;

其二,从二人的行为后果看,师弟在凡间摆摊,也没惹出大祸,师父无需大动肝火,追究二人的贪玩之过。

大师兄爱护师弟的兄长风范,深受师父墨渊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影响,却也让他在这一场风波的处理上,顾此失彼,以致引火烧身。

大师兄维护他们的好心,为他们开脱的善举,都让司音铭感于心,她也不由得出言感激大师兄的雪中送炭,一旁的子阑也暗自送出窃喜的眼神。

大师兄本为师弟开脱,却在维护的过程中,用词不当,结果引火烧身。

墨渊的关注点不在于大弟子的开脱之词,而在于他的那句“您就别为难他们了!”

在墨渊看来,他也不过问了一句“又去凡间了”,怎么在叠风看来,却是他这个师父为难于人?!

他若有意为难,哪里还有这两个徒弟又一次偷溜出昆仑虚,跑去凡间玩乐的机会?!

叠风,你这是为了保护两位师弟,担心他们被我惩罚,不惜“倒打一耙”,责怪我做师父的太过严厉,这才先下手为强,不给我处罚他们的机会?!

明明是这两个徒弟有错在先,怎么到了你的口中,反倒成了为师我的问题?!

我又何曾为难于他们?!

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是非不分,对你们这一众弟子严苛无理的师父?!

墨渊本为就事论事,大弟子的措辞不当,反而弄巧成拙,从对事的探究,转移到对人的责难,这般火上添油的周旋技术,怎能不让墨渊上神火力大开?!

眼见大师兄弄巧成拙,惹得师父更加不悦,司音仓促应战,上阵灭火,否认师父对他们的误解。

这火既由大师兄点燃,理应由大师兄扑灭。

师父的责问,让司音理屈词穷,手足无措之下,她将求助的眼光转向大师兄,希望师门的高个儿施以援手。

大师兄,这话既非出自我与子阑之口,便该由你善始善终。

师父的责难,你我不受也得受,我与子阑人微力薄,在场的一众师兄,唯一能顶住师父隆隆炮火的高个儿,非大师兄莫属!

昆仑虚的大弟子,果然非同凡响——周旋于同门与师父之间,深谙善后之术。

大师兄不仅友爱师弟,守护师门,更有火线救援队的灭火技能。

引火烧身又如何,只要不只会点火,更擅于灭火,便能化险为夷,万事大吉。

大师兄接收到十七的求救信号,及时醒觉情势不妙,由此匆忙出手,转移话题。

此前既照顾了师弟的感受,眼下也要安抚师父的不平,利用开炮空隙,大师兄以关心师父的身体健康为由,好言相劝,建议师父早点休息。

大师兄的转移话题,稍显刻意,痕迹明显,却也在墨渊的配合之下,收到成效——既及时描补他的无心之失,也绕过追究责任的话题,云淡风轻地揭过此事,最终平息这一场风波。

这是叠风给师父的交代,也是他给两位师弟的安抚。

叠风此话,在墨渊听来,便是两位师弟的责任,由他这个大师兄担下,他会代替师父看好师弟,不会再让师父为此操心;

这话在两位师弟听来,却似另一番滋味在心头——这是大师兄对师父的安抚,也是大师兄对他们的维护,大师兄如此一说,不仅应付了师父的追责,也让他们逃过一劫。

大弟子的心思,做师父的墨渊怎会不知?!

他本就无意追究十七与十六偷溜下凡的责任,两句看似责难的反问,也不过借机提醒座下的弟子端正态度,不要因为他不在昆仑虚,便懈怠了功课的学习,尤其不要散漫度日,更不要诿过与人,而要随时反思己身。

十七与十六既已受此一惊,想来也会安分一阵。

他的目的既已达到,大弟子又有意揭过此事,墨渊不再与他们为难,也就顺水推舟地接了大弟子给他的台阶下。

正当他接受大弟子的提议,吩咐众人退下之际,墨渊忽然叫住十七,吩咐十七留下。

墨渊单独留下十七,所为何事?

这又与白衣女子的来者不善,是否有所关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缪小喵_M阅读 4,162评论 5 44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缪小喵_M阅读 3,458评论 8 21
  • 白浅五万岁,因心性顽劣被折颜送上昆仑虚拜墨渊上神为师。 两万年后,翼君擎苍已起反叛之心,若水河畔,墨渊带领的兵将所...
    歌尽桃花w阅读 2,644评论 11 31
  • 上大学那阵,社会上流行“成功学”的学问,一出校门,地摊上摆满了《拿破仑希尔成功学全书》、《学习的革命》、《穷爸爸...
    李寻眠阅读 72评论 0 0
  • 【执子之手】儿童学习力六期 践行记录20170519Day4 1.今天没上班,上午带宝宝下楼玩,通常带他去小区里...
    cancan妈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