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小说【情渝】1.莫斯科的眼泪

Somepeoplemeetpeopleislikeameteor,Suddensparkofenvy,butonlyinahurrybutdoomed。----Platon

有的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间迸发出令人羡慕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柏拉图

迷情KTV的包间内,乔晓俞和李子怡坐在位置上,碰着酒杯,听着袁佳声嘶力竭地唱着;“莫斯科没有眼泪,我却流泪,不住哭的赞美,让我付出不怕心碎.”

这首歌接近尾声时,袁佳一手抓着话筒,一手举着酒杯,不住地往嘴里送着酒,李子怡在一旁看着袁佳摇晃的身子,像是受到了某种带动。酒杯里的酒水没了就继续倒,嘴里嚷嚷着;“来,佳儿,今天姐陪你一醉方休!”说罢,李子怡摇晃地站起来,拿起酒杯朝袁佳所在的方向虚敬,“来!干!”

两个女人豪迈的碰杯声听在乔晓俞的耳里,传进乔晓俞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伤感。大学毕业,三人各自找到工作,然商场得意,情场却开始走向滑坡路。最后终于滚向滑坡的尽头。

“你们两个这哪儿是喝酒,分明是灌酒嘛!”实在是看不下去,乔晓俞出声阻止两人继续疯下去的架势。

“你别管!”袁佳甩手朝乔晓俞挥了挥,满身酒气。“今天说什么我也要来个,来个一醉解,解千愁!呵呵,呵呵呵,呵,这男人,男人啊,就是得到手了,就,就不珍惜了啊,你说,嗯,你说啊,我对他冤大头这么好,他竟然今天一大早的发神经,给我说,,说,分手?我到底哪里做不对了,啊?你倒是告诉我啊,看吧,你也说不出来对不对?那就,别管我!让我醉!我要醉!”

“呵呵呵,佳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阿俞这孩子,连酒都不敢喝的乖乖牌,呵呵呵,来,你怡姐今天陪你醉!你刚才说的话啊,太对了,男人啊!就是那副德行,姐为你点32个赞!”

乔晓俞咬了咬唇,看着自己手中刚和李子怡碰杯的酒杯子,里面装着黄橙橙的果汁。抬眸看向包间中央搭着肩膀姐们好干酒的袁佳李子怡两人,吞了口唾沫,心一横,学着李子怡说话的语气,恶狠狠道;

“不就是喝酒嘛?行啊,既然你们今晚想要高+潮,我也跟你们醉过去了!”随机换了个干净的杯子,注满了冰啤,端着就被往两人站的地方走过去。忽而又迟疑地朝两人说道;“不过啊,我们可说好了,你们别灌我喝,我,我。。”

没等乔晓俞我完,就被袁佳李子怡两人拽到中间,李子怡切歌,三人一起唱着伊妹儿的《拽》来。

袁佳和岳霖从高一开始谈恋爱直到工作,可就在今早上,岳霖发来一条短信,大致的意思也就是要和袁佳分手。当晚,袁佳酒吧闺中密友乔晓俞和李子怡拉了出来到了迷情KTV,乔晓俞知道的也就是袁佳和岳霖,在今天早上,分手了。

看着李子怡和袁佳两人不要命的像歌乐山上跑出来的神经病一样的互相灌酒,与她两比起来性子清净的乔晓俞心里很不是滋味。

乔晓俞没有问袁佳,为什么岳霖要提出分手,既然袁佳不想说,那她也不想去揭袁佳的伤疤,让她再痛上一回。

其实袁佳和岳霖的这段感情说不惋惜是违心的。她两从初中毕业开始交往到现在经过了九年。一起度过了高中,熬过了大学四年,又在社会的大染缸里两人闯荡了两年,到现在这最后的结局确是分手。曾经袁佳和岳霖两人可是我们同学的情侣模范,现在却弄成这样一个局面…

乔晓俞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ktv内袁佳崩溃的背影,她是明白这种难受的,因为失恋,大家都经历过。

而李子怡呢,乔晓俞看向和袁佳搂在一起的高挑靓影,她也知道李子怡今天为何这么激动。这是李子怡的性格使然。若说乔晓俞是随时保持清醒的镇静剂,那她李子怡就像是一簇易燃的酒精,来一点刺激就能自燃到最旺盛的状态。

这个世界,就像这所三人常来的KTV名字“迷情”一样。处处充满诱惑,稍微不注意就会迷情。

灯红酒绿的街道;闪烁着七彩光芒的霓虹灯;露着腰肢的女人们;商场里的各类牌子的衣服;还有马路上数不尽的各色名车.这些,无不带着扑朔的欲望,吸引着人的目光,令人不自觉的走向没有退路的深渊。肖伯纳说过,自我控制是最强者的本能。可是你看这茫茫人海内,能够做到强者的人能有几个?于是我们活在饱极生厌的边缘,欲望依旧是地限的。

乔晓俞记不清当晚是怎么走出KTV的。迷迷糊糊坐上了直达家的夜班车,终点一到今夜就到家了。在回家的车上,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突然觉着身边似乎少了一个人陪着观看巴渝绚丽的夜景。

深夜。公交车在街道上“轰隆隆”地开,乔晓俞打开车窗,用她那模糊的千度的眼睛打量着夜色。时代发展的快,天上本应有繁星,或者弯月儿,然乔晓俞努力的睁大双眼,看向漆黑的夜空,总觉着寂寞。

公交车继续往前开,哪怕下一站没有人上车或是上车,每过一站都要停一次,数秒后关门,继续往前开。

她挨着窗坐,身边是一个空座位。乔晓俞仰头看天,久了,脖子酸了。头一侧,看着身边的空位,更觉着眼睛有种干涩的疼。

她平时会刻意的避免这种干涩。兴许是袁佳今儿个和岳霖分手酗酒的场景刺激了她,导致那刻意避免的干涩又活跃了起来。

她一直记得的啊,刚和那个人交往的时候,两人总爱坐着循环的公交车,从起点开到终点,再开回起点。

她总爱坐在里面,然后看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眉眼弯弯,一转头便是那个人含笑的眸子,轻轻浅浅的笑。

她看着他笑,也笑,咧开嘴,露出八颗牙齿。

那个人曾经存在过,现在不在了。

他离开了她,离开得决绝。

而她呢,到现在,还念着他,他的名字,还是她乔晓俞心中的牵挂。

周少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